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6章 不祥的女人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这里确实还有一条非常安全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今天晚上,谢老爹显然是喝多了,谈兴也变得特别的浓:“只不过,那条路一年只有一个月可以通行。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他们再问,谢老爹继续道:“在我们盐苍头村的村底,有一个叫龙涎洞的山洞。那里常年有地下水从里面流出来,而且流出的水特别甘甜清澈。平时是我们村里人汲水泡茶的好泉水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每到大年三十,这个龙涎洞的泉水就会突然干涸,龙涎洞就变成了一条通道,可以容人通过。”

    谢老爹脸上现出了一抹异样的光彩:“这一现象,一直会维持到正月底。然后,洞里的泉水又会重新灌满,恢复先前模样。这样的情况,每年都会按时发生,因此,它成为了我们盐苍头村出入的一条最安全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谢老爹满脸的感慨:“龙涎洞那一头的出口,就在巫山的支脉上,离那里十多里路,就是恩施的一个小镇。这些年来,我们村里的年青人,都是走这条路外出打工,到大年三十回来,然后又在龙涎洞重新注满水之前,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多亏了这条路,也让我们这里与外界多了许多的交往,若不然,我们村的年青人,都要讨不上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谢老爹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等人互望一眼,神情变得很是惊讶。一个常年注满水,却又会在每年固定的时间干涸,成为通道的山洞,听起来确实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对这个古老的盐苍头村,是越来越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徐恒和张文龙两人却是目光凝注着谢老爹,脸上现出了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盐苍头这条奇异通道,虽然在村中不算是什么秘密,但在外界却仍是鲜有人知。徐恒和张文龙因为追寻那神秘少女的原故。这些年来一直派人观注盐苍头村,因此自然是知道这条路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现在时间不对,这才不得以走大峡谷的那条险路。只是,他们还真没想到,谢老爹与大家初次相见,就把这事给说了出来,这还是让两人心中很是狐疑。

    “对了,谢老爹,还有一件事想问您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默不作声的小青,向谢老爹道。一边说着,一边已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递到他面前:“不知您是否在村里看到过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谢老爹连忙接过手机,仔细地看了起来。手机里的是一张照片,正是小青的父亲。只是,他毕竟年纪大了,眼睛老花得厉害,还真看不清手机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连小姐,这人在我们村没有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谢淼连忙接了口:“来我们盐苍头村的人,虽然这些年比较多。但是,只要是来村里的客人,都要经过寨门。所以,我敢肯定,这人绝对没有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谢淼是村保卫队的副队长,负责的就是寨门的守护。因此,要进出那里的外来人员,确实是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哦,竟然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小青和张横互望一眼,脸上都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么,谢淼兄弟,这个姑娘你们见到过吗?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把小青的手机按了几个按钮,立刻,那位神秘少女的照片,呈现在了屏幕上。

    这是小青他们当时在观看徐恒拿出来的照片时,用手机拍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不是哑女吗?”

    这回,谢淼却是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:“你们难道就是为了哑女而来?”

    “哑女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怔,大家还真没想到,谢淼竟然会把这个神秘少女称为哑女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连忙点头道:“就是她,不知谢淼兄弟对她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谢淼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他低低地与谢老爹交流了几句,这才道:“这个哑女是个不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都变得肃然起来,谢淼的回答让大家感觉非常的意外,也立刻把注意力全放在了谢淼身上,想听听他对这个神秘少女会有什么样的说法。

    也许,他的意见,就代表着这村落里人们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谢淼慎重地点头:“这话可不是我说的,是我们族中的祭司所说,他就是这样告戒我们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哑女每隔数十年,就会出现在我们村中。因为她从来不说话,所以,我们都称她为哑女。”

    谢淼继续道:“本来,以前并没什么人注意她。只是,她来的次数多了,一些老人就感觉非常的奇怪。尤其是她每次出现,都是那样的年青,好象她从来不会老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后来大家猜测,可能来的这个哑女,并不是同一个人,可能是前一代哑女的女儿,否则,不会长得那么象。”

    谢淼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古怪:“只是她每隔数十年来此,我们村里人实在是非常的好奇,不知道她来此干什么?”

    屋里落针可闻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听着谢淼的叙述。可以说,这是大家第一次听到有外人对神秘少女的评论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祭司之所以说她是不祥的人,就是因为每次她来我们这里,村里总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谢淼摇了摇头,脸上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悸。

    “哦,谢兄弟可以祥细地说说吗?”

    徐恒终于忍不住插了口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谢淼点头,这还是让我阿爹来说。

    “哑女的每次出现,确实是会给我们村里带来不祥。”

    谢老爹磕了磕烟袋,神情凝重:“据前辈们说,她每次来,村里的鸡犬家禽,都会莫名其妙地大量死亡。而且,村里也会有人突然发疯,以至于见到她出现,村民们总是很恐惧。前几代人,甚至还想过要抓住她,把她遣送出村庄,不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她的行踪很诡秘,从来不是从寨门那儿进来。人们看到她时,大多是在村里了。等叫人来,想抓住她,哑女却早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谢老爹满脸的忧色:“她就象是幽灵一样,出没无常,我们村里人还真拿她没办法。这么多年来,谁也没能奈何她。时间长了,大家也就不再想抓她,只求她能快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徐恒和张文龙两人,更是互望一眼,神情中现出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在盐苍头村,其实两人也派了不少人手,打听过神秘少女的事。但是,这么多年来,他们打听到的情况,却少之又少。村里人对那神秘少女晦莫如深,根本没有人愿意谈起她。

    此刻,在谢老爹父子这里,终于听到这么多有关神秘少女的事,确实是让他们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哑女也有给村里人一些好处。”

    谢老爹想了想又道:“早年的时候,哑女最初出现在我们村中,村里有人可怜她,就会给她食物等东西。她也会接受。只是,这些救济过她的人,如果家里有什么残疾的成员。过一段时间,就会莫名其妙地生出残肢,多年的残疾就这么完全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让村人们很是震惊。因此,后来村里凡是有残疾的,都能盼哑女到来。”

    谢老爹有些感慨:“她真是个让人又敬又怕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现出了感慨。现在,他们总算明白了,那些残肢恢复的照片,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了。

    屋里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,谢老爹所说的这些,让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怪怪的。一个能让人残肢再生,但却似乎充满了邪恶,能让鸡犬无故大量死亡,能让人莫名其妙发疯的神秘女子,她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,又是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“对了,流大哥!”

    谢淼突然转向了流氓辉:“你们这次也要小心些,在一个多月前,哑女又出现在了我们村里,有人见过她在村底游逛。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出现了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震,神情也变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徐恒和张文龙早就知道这一消息,甚至当时在恩施就已发现了她的行踪。但此刻在谢淼这里再一次得到证实,还是让他们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谢淼点头,神情慎重之极:“还有,我们村的村底那里,你们最好也不要多逗留。因为,那里的人比较排外。”

    盐苍头村的范围有十数里,村底已是在大峡谷的深处,在村里被称为盐苍弄,那里居住了百多户人家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人家并不是象外围的村民,是从先秦时因逃避战乱而来,他们似乎是早就居住在此的原居民,连村里人也不知道,他们在此到底居住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由于盐苍弄的那些人,非常的排外,很少与人接触,甚至连同住在盐苍头村的人也不怎么来往。因此,那里的人就显得有些孤僻。再加上盐苍弄经常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渐渐的,整个盐苍头村的人们,也对那里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此刻,谢淼特意嘱咐了一句,这让所有人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。看来,这个地方,确实是处处充满了诡异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