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7章 阴阳石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十一点多,整个盐苍头村,已陷入了一片寂静,除了偶尔的狗吠,根本没有了任何的声响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还没有通电,所以,村民们早已习惯了早睡早起。众人也不好再打扰谢老爹,当下告辞离开了竹楼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自然不便在谢老爹家住宿,所以,早就有洪门弟子,在谢老爹家门口不远处的河滩上,找好了宿营地,撑起了帐蓬。

    回到帐蓬,张横丝毫没有睡意,自从进入这座古老的村寨,听了谢老爹的那些话,张横感觉这里笼罩了一层诡异的气息。现在,他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关于此处的无数疑问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,当第一声鸡鸣响起的时候,张横已然从修练中惊醒了过来。见小青他们仍在沉睡,他也不吵醒众人,信步走出了帐蓬。

    淡淡的雾气缭绕在空中,空气特别的清新,让人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。举目四望,此刻的盐苍头村,笼罩在蒙蒙的雾气里,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,大峡谷两边的山崖,怪石嶙峋,恍然让人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,确实是一处世外桃园的美景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四周,神情陡地变得异样起来:“竟然是这样,阴阳石,原来这里是由阴阳石架构的一个阴阳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终于恍然了。昨天问谢老爹,为什么此处会有如此浓重的阴阳煞,当时谢老爹很神秘地说是白天让他自己看。张横心中自然是记得这件事。所以,一大早起来,就细细地探察起了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此刻一看,却是终于发现了盐苍头村阴阳煞形成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见,在数里之外,应该是整个盐苍头村的中心部位,在两边的山崖上,各矗立着一块奇异的怪石。

    左边的山崖,是一根粗达数丈,遥指长空的一柱孤峰。

    只是,这柱孤峰的形状实在是太怪异了。

    右边的山崖上,也有一块奇石,从张横的角度望去,仍是可以清晰地辩出它的形状:如一只横躺的小舟,平卧在崖上,与对面的那柱孤峰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这样两块奇石,矗立其上,看起来确实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禁一凝,立刻认了出来,这一柱孤峰和那块卧船般的奇石,正是玄门秘闻中记载的阴元石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感受到了一股炽烈的阳元之气和一团浓重的阴元之气,从两块奇石中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虽然,这两块阳元石和阴元石的体刑实在是太离谱,已完全超越了普通阴阳石做为观赏石的范畴。

    要知道,阳元石在这世上虽然罕见,但也并不是没有。象丹霞山,武夷山等风景区,也有阳元石和阴元石出现。但体积如此恐怖,还是出乎了张横的想象。

    然而,这正好符合了玄门秘闻中对于阴阳石的记载。

    一旦阴元石和阳元石能凝聚阴阳之气,那么,它们已不是普通的阳元石和阴元石,已是被称为阴阳石。聚有风水道具中法器的力量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盐苍头村会笼罩在一股强大的阴阳煞中,而进入村里,却再也无法感受到那股阴阳煞气的气场。原来,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两块阴阳石存在的原故。

    阴阳石的阴元和阳元,相互交溶,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。所以,身在其中,反尔感受不到阴煞和阳煞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盐苍头村果然不凡,竟然能用无比罕见的阴阳石做为阵基,布置了这样一个神奇的阴阳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不禁感叹。他自然明白,阴阳局可不简单,在阴阳局的作用下,可以让在此的人们人丁兴旺。

    这也就怪不得了,深入大峡谷如此偏僻之地,盐苍头村不但在经历了这么多年后,丝毫没有衰败的现象,反而是人口已达到了近万人,这完全就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“盐水古国,盐水古国,你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当然知道,这处遗留的古村,其实就是当年盐水古国的中心。昨天晚上,谢淼所说的村底盐苍弄的居民,应该就是当年盐水古国遗留的原始居民的后人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两块石头好奇怪,这是什么奇石啊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背后传来了小青的声音。她也已从帐蓬里走了出来,正美眸灼灼地凝望着远处的那两块奇石,俏脸上满是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她看到这两块石头,也被它们奇异的形状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青姐,这两块石头,就是阴阳石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阴阳石?”

    小青一怔,续尔一张俏脸顿时涨得血红,不由嗔怪地瞟了张横一眼:“啊呀,你要死啦!”

    一经张横提破,小青也立刻明白了阴阳石是什么,顿时羞得都要找地缝钻了。说话间,她呸了一口,连忙又返回了帐蓬,一时那敢再露面。

    村子渐渐地热闹起来,居住在这里的村民,也都起了床,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

    土家族与汉族在习俗上有许多相似的地方。土家族虽然有自己的语言,但却没有文字。所以,居住在此的土家族人,大多也是说的是汉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土家族也以耕作渔猎为生,在这片大峡谷里,确实适合他们的生活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饭,张横等人整装出发,准备向村子的深处走去。按照昨天从谢淼父子口中得到的消息,神秘女子最近就是在盐苍弄那边出现过。张横他们自然要去那里调查调查。

    谢淼已早早地来到了他们的营地,说是他们在村里,就由他负责引路,以免与其他村民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冲突。必竟,洪门一众弟子,一个个全副武装,确实是有些扎眼。而此地也驻扎着政府部门的人员,若是引起了误会,确实是会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谢淼望向众人的目光已是有些异样。在昨天晚上,张横他们离开后,谢淼曾与老爹有过一翻交流。

    当时,谢淼也是非常疑惑,为什么老爹对这伙客人特别的热情,甚至还会把一些村里不与外人说的秘密,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而谢老爹的回答,却是让谢淼心中无比的震惊。因为,谢老爹告诉了他一个村里最大的隐秘。

    据土家族现任祭司的预测,在这几年内,盐苍头村可能会发生一次巨大的灾难。而化解灾难之人,却是来自外面。

    因此,当看到张横等人,以谢老爹的眼光,立刻看了出来,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人。这让谢老爹心中一动,立刻就想到了祭司的预言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丝可能,谢老爹也不会放过。所以,他就对张横他们特别的重视起来。不管怎么说,祭司的预言就象一块巨石压在他心头,他是日夜不安。如果这伙人真有可能是预言中的人,他自然是要特别的招待。

    为此,他就让谢淼在这伙人离开之前,随时在他们身边,也好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一众人走过,顿时引起了不少村里人的观注。幸好,见到带头的是谢淼,大家倒也没有什么人表示出戒备。毕竟,谢淼在村里也是个名人,不仅他爹是土家族的族长,本人也是村护卫队的副队长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许多人向他打招呼,也有人问起张横他们的来历。谢淼都以外面来的考察队应付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一路领略四周的风光,倒也是非常的悠闲。而让张横等人感兴趣的是:这一路走来,两边山崖上,不断地出现许多壁画。虽然壁画的风格,依然保持着那种粗犷简捷,但是,在高达数十丈上的崖壁上,雕刻出这些壁画,仍是让张横他们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尤其是经历了千多年的风雨,那些粗糙的壁画,竟然还能保持着原先的轮廓。这更是让人不禁叹为观止。也不知道当时的古人,是用了什么手段,才能让这些壁画,可以不受风霜雪雨的侵蚀风化。

    当然,壁画的内容,仍是大多与性崇拜相关,想起此处以阴阳石布置的阴阳局,张横现在对盐水古国的信仰,更多了一些理解。想必,当年盐水古国还处于母系社会,人们的生育能力很低,人口稀少,这才会有这样的信仰崇拜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,到中午十点的时候,远远地就看到了村落的底部,那里,有一道千尺怒瀑,从后面的高崖上轰隆隆地倾泄而下,声势实在是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瀑布下,有一处方圆数里的大湖,鳞波荡漾,蒸腾起漫天的水气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盐苍弄了!”

    谢淼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大家注意了,千万不要招惹这里的人,他们一向排外,如果有人惹了他们,会受到整个村子里人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谢淼向众人道,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了指中央矗立着的一块石碑。

    石碑有丈许高,显然已是过了不知多少的年份,碑面的颜色变得斑驳一片,难以分辨它的材质是什么。而在碑的正面,刻画了一幅奇怪的图案,象符象篆。图案上已积满了厚厚的一层苔藓,根本看不清那图案到底是什么影像。

    不待众人问话,谢淼已然又道:“这是块界碑,是盐苍弄的人们与我们外围的盐苍头村的分界线。据村里的老人说,上面刻的是一句警戒的谒语:盐水女神之国,犯者必死!”

    “盐水女神之国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石碑上,细细地察看起来。

    石碑其实还有个基座,只是好象因为年份太久,已陷到了地下,只有隐约地有一小部分露出在外面,可以看出,上面雕的是某种怪兽。石碑的四周,也有如蛇如龙的图案,只是上面的苔藓覆盖得太多,一时也分辩不出它真实的样貌。

    徐恒皱了皱眉,立刻有几名洪门弟子走了过去,拔出腰间的匕首,细细地清除起了石碑上的杂物和污秽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石碑的表面被清理干净,终于现出了它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石碑上显露的影像,所有人的神情一震,脸色也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