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8章 当年秘闻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那神秘少女身上的胎记吗?”

    看清石碑上的图案,所有人的脸上都立刻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不错,石碑最上端的地方,雕刻着一个女子的雕像,而且还是浮雕。雕像的样子,与照片上那神秘女子手腕上的胎记,无比的相似,好象就是胎记的放大版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众人心中大震?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心中更是震动无比:“怎么会这样?这雕像竟然让我感觉象是活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洞察这女子雕像的时候,与当时在原始部落洞穴中几乎类似的情形,陡地发生了。他的脑海嗡然作响,意识中猛地出现了这雕像活灵活现地浮突在了心神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轰然的威压,也刹那逼迫而来,不禁让张横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再次凝目看去,石碑上的雕像,已然恢复了原先的模样,哪里还有刚才的幻影?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微微一凝,他已意识到,这个石碑上的雕像,与那时洞穴中的壁画一样,其中蕴含了某种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,他细细地端祥了半天,却是再也无法捕捉先前的感觉。仿佛这座雕像只有再初的时候,可以让人感受那种奇异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转向了谢淼:“谢兄弟,这样的雕像在这里多吗?”

    “张少,这样的雕像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。”

    谢淼此刻也是满脸怪异地望着雕像。显然,石碑尘封了无数年,上面被苔藓和灰尘污秽所覆盖,连谢淼也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哦,连谢兄弟也是第一次看到。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不过,谢淼想了想,突然又道:“虽然我是没有看到过,但是,据我老爹说,以前在政府方面的人来到我们盐苍头村后,据说发现了这里有许多古墓。后来,村里就来了一大批人,开始到处挖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刷地全聚集到了谢淼身上,人人脸现迫切。这可又是一条新线索,或许能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据我老爹说,那些人在村里整整挖了一年多,从地里挖出了许多雕像器皿,甚至许多都是铜器。”

    谢淼继续道:“其中就有一座有成人一样高的少女雕像,说是很象那位哑女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尽皆一震,脸色也变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谢淼的这个信息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如果那些挖掘出来的东西,就是盐水古国的遗物。那么,这个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处于原始母系社会的盐水古国,原本应该是处于石器时代,但是,竟然却出现了铜器。

    这完全超越了那个时代的科技水平。不仅如此,谢淼所说的那尊与哑女样貌相似的铜像,更是让大家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谢兄弟,那么这些挖掘出来的东西,都到了哪儿?”

    徐恒已是有些迫不急待,立刻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要知道,洪门追查这事百多年,自然对任何相关神秘少女,以及盐水古国的事情,都无比的观注。但是,徐恒从历代洪门恩施分堂所留的资料中,根本就没有看到过,这里还发生过一次历经一年多久的发掘。更是没有看到过政府部门对此有相关的报导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奇怪了。一般来说,考古界要是有重大发现,肯定会大肆宣扬。尤其是象这种超越时代的重大发现,更是不可能遮掩。除非其中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徐恒的眼眸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谢淼摊了摊手:“当时,我还没有出生,都是听老爹说的。按他的说法,那些挖出来的东西,都被政府部门的人带走了。至于放到了哪儿,谁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还没有古董这个概念,村里人自然也不在乎这些破铜烂铁,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去克意追查。”

    谢淼脸上现出了感慨之色:“如果换在现在,大家都知道是古董,那里会就这么不在意,肯定早就有人偷偷去挖掘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如今的那些古墓,早就都被那时政府部门的人挖空,要想找都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谢淼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的盐苍头村的村民,也有不少的年青人在外打工,虽然地理还是比较偏僻。但已不是老辈人那样封闭,与外界的联系也算是非常的密切。因此,对于现代社会的风向,也是无比的熟悉。所以,说到那些曾被挖掘的古董,谢淼很是感叹。

    “那时挖掘古墓,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?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在一边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异常情况?”

    谢淼一怔,想了一想,这才道:“要说异常情况,还真有发生。好象我老爹说过,当时挖掘的时候,他们曾找过我们村的许多村民当帮工。可是,后来,一起帮助挖掘的村民,死了好几个,甚至连那些政府部门的人,也有几个人莫名其妙的死了。之后就没有人愿意受他们雇用,而政府部门的人,也在几个月后退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和徐恒以及张文龙等人互望一眼,徐恒道:“他们遇到了什么?现在还有参与当年挖掘的人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到底遇到了什么,我老爹可能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谢淼想了想道:“至于当年参与挖掘的人,现在差不多都去世了,毕竟时间已是过了六七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都去世了?”

    这下,大家的脸上再次现出了失望的神色。本还以为,当年的古墓挖掘,也许能提供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时挖掘,竟然出现了人员伤亡的事故。这更显得那一次挖掘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听谢淼说,参与挖掘的村民,竟然都已去世,这让所有人的心都不由一沉。看来,想从参与当年挖掘的村民,得到一些消息,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都去世了吗?就没有一个人现在还活着?”

    徐恒有些不死心,不禁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许还有一个人活着。”

    谢淼再细细地想了想,这才有些不敢肯定地回答道:“只是,那个人是盐苍弄的人,平时就很少与我们外围的村民打交道。早些年听说还从那条通道去了外面。现在也不知他还在不在,至少,我是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徐恒等人的神情顿时兴奋起来。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他们都不会放过与此事有关的任何一条线索。谢淼所说的那人,既然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死了,那就仍然还有找到他的可能。

    当下,大家问了那人的姓名,以及此人曾经在盐苍弄居住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在石碑前逗留了半晌,大家也没看出什么端倪,也只好作罢。于是,在谢淼的带领下,众人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,越过石碑,大家的神情又是一滞,脸上也露出了怪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石碑前十多米,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条血色的隔离带,就象是现代社会,公路上用来让汽车减速的减速带一样,横亘在路上。

    这条血色的梗起,显然并不是人为铺就,因为它是由一种血红色的岩石天然生成,就镶嵌在路上的岩石层中。但是,层次分明,纵然是经历了无数年的风雨,颜色依然鲜艳,特别的扎眼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条横亘的血色岩石,大家立刻想到了谢淼刚才所说,那块石碑是块界碑。现在,这条血色横线,果然象是以此为界,划下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中都是微微一凛,感觉上,这处叫盐苍弄的地方,显得更加的诡异了。

    稍稍迟疑,大家还是跟随谢淼,跨过了这条血色的线,进入了盐苍弄。

    走过一片高坡,眼前豁然开朗。原本盐苍头村所在的大峡谷,两边山崖的距离,也就是千多米左右。形成开阔的地带。

    但是,翻过高坡,大峡谷突然变得无比的开放起来,两壁的山崖,一下子扩展到了数里的范围。仿佛是从葫芦口,进入了葫芦的腹地。

    耳边隆隆的巨响也变得更加的清晰,大家看到了十数里外那道千尺瀑布,仿然是天河倒泄,从天际隆隆而下的场景。

    纵然队伍中的人也都是见识不凡,但仍是被这千尺的怒瀑给心中震憾。这道瀑布,确实是壮观无比。在众人眼里,就象是一条银龙,从云霄咆哮腾舞,气势实在是宏大。

    瀑布下的那个大湖,此刻也显得特别的美丽,在阳光的折射下,闪烁着点点鳞辉,就仿佛是一个缀满了明珠的天湖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,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:“这里不是盐水古国的中心吗?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烈的冲煞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确实是被震动了,因为,就在他目光从瀑布上移开,望向盐苍弄的村民建筑时,他猛然发现,此地的风水格局大是异常。甚至是隐隐地蕴含了一股极其强烈的冲刑煞气。

    这顿时把张横给惊呆了。神秘的盐水古国的中心地带,怎么可能出现如此不合理的情况。那么,这到底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