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0章 祭酒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的女子叫喊,顿时惊动了所有人。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,全部转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盐苍弄那边的一条路上,正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,凄厉地叫喊着,在路上狂奔。她一边凄呼,一边手舞足蹈,情形慌乱之极。看她的样子,似乎是真有什么人在追赶她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她背后根本没人,而且,因为她披头散发的原故,众人一时也看不清她的容貌,更是辩别不出她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中邪了?”

    众人互望一眼,脸色都变得无比的古怪。看那女子的样子,完全是中了邪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却是变得惊疑不定,望望路上那个疯跑的女子,又转向了盐苍弄中心处的那间石屋。

    刚才,盐苍弄一片寂静,好象这里的村民都休息了一样,张横根本没看到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那间石屋的门打了开来,无数人从里面走到了门口,向着那女子张望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无比奇怪的是:这些人虽然望着那女子,虽然人人脸现悲色,但他们就这么看着那女子,竟然没有一个人追上去。

    站在石屋门口的人老少男女都有,可就是没有人出声,一个个望着女子,神情都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悲哀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,仿佛他们就是一群看客,只是在看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干什么?怎么都在看戏似的。”

    小青这个时候,也看到了石屋那边的情形,不禁秀眉一蹙,转向了谢淼:“难道他们就眼看那女人疯癫吗?”

    小青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,看到这副情形,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谢淼却是不禁哀叹了一声,脸色黯然无比:“他们确实是只能眼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小青秀眉一挑,俏脸上现出了怒色:“难道这里的人都这么冷酷无情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谢淼遥头,脸上满是无奈:“这样的事,不是第一回了。每过几年,总会有盐苍弄村里的人突然发疯发狂,然后就死了,死的很悲惨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外围的人,对这里充满了忌讳,平时没事,很少有人愿意来这里。生怕沾染了晦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指指向了那边的石屋:“连大小姐,你们看,那间石屋,其实就是盐苍头村的一处祭祀的地方,每当村里有事,所有的村民都会聚集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显然就是那个女子发了疯,先前他们就是在为她祈福。”

    谢淼微微叹息:“可是,看现在的情形,应该是祈福没什么作用,这个女人,是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小青娇躯一震,脸色变得惊愕无比。其他人也是个个神情怪异。谁都没有想到,盐苍弄的人,竟然会有这样的风俗。

    正迟疑间,突然一声轻叱响起,一直站在原地的张横,陡地身形如同是离弦的箭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不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谢淼大惊,脸现惊骇:“不要去追那女人,不然,会被盐苍弄的人群欧,会成为他们的公敌。”

    谢淼看到张横冲过去的方向,正是那女人奔跑的所在,他立刻被吓坏了。他自然清楚盐苍弄的风俗。凡是他们村里发生的事,绝不愿让外人插手。

    早年的时候,外面盐苍头村的人,看到同样的情形,也有正义感爆蓬的人,不顾一切地前去拦阻那疯癫的人,想救治。

    可是,结果却是遭到了盐苍弄里村民的群殴,甚至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发生了几次,之后,外面的人就再也没有人敢插手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本以为是做好事,偏偏人家不领情,还被当成了公敌。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,谁还会去做?

    但是,谢淼扯破了嗓子,张横却那里会理会,他此刻已是就要追上那女子了。

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正是时,那边石屋门口的人群,也已看到了有人在追疯癫女子,顿时哗声一片:“不好,这家伙想害我们,快,追上去,不要让他破坏了我们的风俗。”

    立刻喝骂声骤然而起,不少年青人,已然脸现怒色,叫喊起来:“小子,停下,这不管你的事。你要是多管闲事,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十数名年青人,也冲了出去,似乎是想要阻止张横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那里还来得及,张横此时已然追上了那女子。

    “不要跑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一声,手指陡然一点,点在了女子的背心上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女子浑身剧震,身形猛地象是中了定身法一样,完全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不是中邪,是受了风水冲刑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凛冽地望着女子,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突然冲上来,追赶这女子,自然就是听了谢淼的话。而且,他看到女子所跑的方向,正是那片槐树林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张横突然有了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,仿佛那片槐树林突然活了过来,如同是一头张开了獠牙的野兽,要把冲过去的女子吞没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是诡绝,张横心头却是大凛。以他如今的修为,自然不会无缘无故产生错觉,这肯定是那处槐树林,存在着某种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拔腿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刻,追上了那女子,目光细细洞察,张横的心头又是一凛。女子其实很年青,大约在三十岁上下,而且面容清秀,说起来也算是个不错的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只是,她此刻面容扭曲,眸中布满了血丝,再加上衣衫不整,满是泥土灰烬,形象实在是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天巫之眼内,却呈现出了她头顶的三花聚顶,尤其是右边代表宅地气运的光团,灰暗一片。这让张横猛地意识到,女子此刻的表现,是因为受了家中住宅的冲刑,这才会出现癫狂的现象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是让张横更加的疑惑了。明明是风水冲刑造成的,为什么盐苍弄的人们,却就眼看她呢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却也不闲着,掌心陡地一按,已按在了女子的背心,一缕真元,也缓缓地输入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根源已找到,要根治这女子,必须到她家里去看看。但张横却也不能任由她这副样子,所以先用真元强行压制住了她的病情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女子又是身形一震,原本迷茫的眼神,也渐渐地现出了一抹清明。望望眼前的陌生男子,女子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她终于有点清醒过来了,也立刻明白,是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救治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干什么?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,竟然敢管我们盐苍弄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十几名年青人,已冲到了这里,顿时把张横和那女子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后面一大群人,也陆续地赶了过来,一个个怒气冲冲,望向张横这边的眼神,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在乎这些人,目光冷冷地望向了他们,那里会给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女子,看到自己和张横被人围住,刹那脸色煞白,整个人都瑟瑟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她可知道自己村里的规矩,外人插手村里的事,那无疑是真的活的嫌命长了。而她也猛然意识到,自己刚才似乎是发了癫狂。

    按盐苍弄的规矩,发疯了的人,那是受到了恶鬼的诅咒,只有任命的份。要是谁敢去救治,那就会给整个村庄带来灾难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女子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,已是脸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围过来的年青人,看到张横竟然不为所动,顿时一个个怒不可歇,立刻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只是,一阵厉喝响起,赵子强和阿娇阿蛮已冲了过来,挡在了张横面前。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,一下子于一众村民形成了对峙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洪门的几名弟子,更是直接把手中的武器对准了他们,一个个脸现凌厉。

    这一下,村民们顿时被震摄了。开玩笑,看眼前的这一众人,一个个杀气腾腾,那里是什么善类。更何况,他们手中黑洞洞的枪口,那可绝不是吃素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紧张,村民们那里还敢再上前硬来。

    “祭酒来了,祭酒来了!”

    突然,四周的人群中,发出了一阵阵噪杂的声音,人们纷纷让开,让出了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一位年纪在三十七八岁的男子,穿着一身黑袍,式样有些象巫师常穿的那种祭祀袍,穿过人群让出来的路,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禁一凝,走过来的男子,让张横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。尤其是他的身形,即使是在张横的真实之眼下,仍是有种很虚幻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位异能者?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微微皱了皱眉。这个黑袍男子,张横无法感应到他体内有真元流动。但是,他那种很不真实的虚幻,让张横感到很怪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这人的身上,张横还隐隐地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气场,似乎在他身体里,还隐藏着某种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陡地提了起来:这个男子让他有一种危险的警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男子的目光也凝注到了张横身上,陡地,他的眼瞳里猛地映出了张横的影子,而一幕让张横无比震骇的情形却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