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1章 这就是命
    嗡!

    男子的眼瞳中闪烁起了一抹异芒,映入他眼眸中的张横,竟然如同是坠入了深渊,急剧地向着他眼瞳中心的深处,迅速坠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。在这一刻,他猛然出现了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,仿佛自己的神魂,受到了某种奇异力量的牵引,正在向着一个黑洞坠落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的神魂早已凝成实体,神窍中的小人儿突然感受到危机,头顶的功德光环刹那光芒大作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阵极其轻微的争鸣响彻,小人儿的眼眸猛地睁了开来,张横心灵也骤然一震,完全清醒了过来,消除了那种诡异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这人竟然具有幽冥之瞳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微微变了,刚才看似错觉的感受,这正是玄门秘闻中记载的一项上古秘法:幽冥之瞳。

    据说,上古有大能,可以与幽冥沟通,他的眼瞳就是幽冥的一道门户。一旦在幽冥之瞳的凝注下,神魂就会陷入幽冥,刹那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这种幽冥之瞳,端是无比的恐怖,可以在无声无息间取人性命。张横怎么也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个男子,竟然就拥有幽冥之瞳这种上古的秘术。

    “张少,他叫张彦青,是盐苍弄的祭酒。”

    谢淼凑了过来,在张横耳边轻声道:“张彦青在这里地位非常的崇高,盐苍弄的人把他奉若神明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经历了刚才一幕,张横现在对这个叫张彦青的男子,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知道,祭酒是什么。这个名称其实要追溯到很久远的原始时期。当时的原始人已开始有了信仰和崇拜,每个原始部落,都会定时对他们信奉的某个图腾进行祭祀。而负责祭祀的人,就是祭酒。

    当然,祭酒都不是普通人,他们能与祭祀的图腾之神沟通,给族人们指示。因此,祭酒的地位,甚至比部落酋长还高,可以说在原始部落中,一言九鼎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子,竟然沿用了古老的祭酒称呼,足见盐苍弄这个村落,在某种习俗上,还保留着原始社会的一些风俗。

    “尔乃何人,为何要插手我们盐苍弄之事?”

    张彦青的眼眸微微一眯,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神情冰冷地喝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彦青,心中也是非常的震动。正如张横所猜测的那样,他刚才确实是对张横施展了幽冥之瞳。他本是想对这个不知好歹的外人,略作惩罚,让对方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那知,幽冥之瞳下,对方竟然可以轻易挣脱。这在他三十七年的生涯中,这还是第一次遇到。这让他顿时心中大震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已感觉到,眼前的年青人以及这伙突然出现的外来人员,都不是普通人。但张横的强大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张彦青的心中,顿时对张横他们充满了警觉。

    “呃,祭酒大人,他是来我们村游玩的客人!”

    谢淼连忙在一边解释道。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被张彦青目光一扫,谢淼顿时如遭电击,脸色刹那而变,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?

    “哈哈,小爷张横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天下人管天下事。虽然你们盐苍弄地处偏僻,但却也不是荒外之国,还是我们华夏的版图内。既然小爷遇到了不平之事,那自然就得管一管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也没什么好脸色,张彦青上来就暗下阴手,张横已是把他列入了敌对的范畴。

    他的这翻话说得义正严辞,张彦青不禁一时被说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盐苍弄的人虽然排外,但却也不是完全封闭。甚至如今的年青人,所找的媳妇,也都是外面的女子。否则,以盐苍弄的人口,不与外面的人联姻,他们早就要灭种了。

    因此,张彦青自然清楚如今的时代,已不是古时无法无天的野蛮年代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政府部门的人进入这片村落,也一直在进行宣传,做出许多实际的行动,想改变这里落后的面貌。每年,盐苍弄这里,也能得到政府部门大量的资助,算是把他们当成是扶贫的对象。盐苍弄其实与外面的世界息息相关,再也不是以前不受任何外界力量影响的孤岛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如此说,他张彦青还真是无语反驳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们村里的事,关你什么?滚,给我们滚出去!”

    四周原本安静下来的村民,突然又喧哗一片,眼见祭酒似乎被眼前之人给说得语塞,他们顿时怒不可歇,那些年青人更是叫嚷着,怒目而视,要让张横他们滚出去。

    赵子强和阿娇阿蛮等人,挡在张横面前,一个个神情凛冽。虽然并不象这些村民那样,破口大骂,但隐隐的一个个已然气势高涨,随时有出手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却是让村民们顿时感受到了压力,虽然嘴里骂得凶,却也没有人真的敢上前,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有些混乱,叫骂声一片,人人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金莲,你真的好了,谢天谢地,祖宗有灵,金莲!”

    突然,人群的后面,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,急冲冲地跑了过来。他显然是奔了不少的路,满头满脸的大汗,但神情却是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一边叫喊着,男子已越过人群,冲向了张横身边的那个女子,一下子抱住了她,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女子:“金莲,你真的好了,你真的好了,这回没事了!”

    男子仔细打量着抱在怀里的女人,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眼泪也不禁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男子正是这女人的老公,先前因为老婆突然癫狂,他已是完全处于了绝望中。按村里的规矩,一旦发癫发狂,那就是受了恶鬼的诅咒,后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。

    所以,他当时已是悲痛欲绝,一直在中央石屋的祭坛祈祷。甚至后来张横出现,引来石屋中人的愤怒,他也没有觉察,一直在石屋里叩拜。直到有人进来告诉他,好象他老婆突然清醒过来了,这才把他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迟疑,这才急急赶了过来。此刻,看到自己的老婆,果然不再癫狂,似乎真的恢复了正常,他顿时惊喜若狂,一时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“阿根,阿根!”

    被称为金莲的女子,这个时候也回过了神来,顿时伏在他的怀里,痛哭不以。

    金莲原本处于无比的惊惶中,被村人们围住,她已是惊恐万分,生怕这些村民会把她抓起来,仍把她当成是疯婆子。到时,那就只有赴死的份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了自己的老公,她总算感觉到了一丝安慰和依靠。两人抱头痛哭,一时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一声冷哼传来,张彦青的声音响起:“阿根,你还不回来,难道你也要象你女人那样,被恶鬼诅咒吗?”

    “啊,祭酒大人!”

    阿根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恐之极。他猛地转过了身来,望向了张彦青:“祭酒大人,我媳妇不是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好了?”

    张彦青冷笑:“你以为恶鬼的诅咒,是那么容易消除的吗?刚才,本座带着村中众人,向祖神祈祷,都没有能消除恶鬼的诅咒,你以为她现在就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阿根身形狂颤,脸色顿时死灰一片,整个人都摇晃着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他已然明白了祭酒的意思,他媳妇金莲,仍然被恶鬼诅咒着。这岂不是说,她仍是只有死路一条吗?

    “啊,祭酒大人,求求您了,求求您了,金莲她真的好了啊,您就放过她啊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阿根猛地反应了过来,连忙拉住金莲,卟通一声,跪到了张彦青面前,叩头如倒蒜,凄呼悲嚎着,向张彦青求恳起来。

    没叩几下,两人的额头顿时被地面坚硬的岩石磕得鲜血淋漓,样子悲惨之极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叹息声,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村民,脸上也不禁都露出了怜悯之色。毕竟都是同一个村中的人,平时天天相见。现在看到阿根金莲夫妻的凄惨,确实是个个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许多人的目光都望向张彦青,眼神中也都现出了求恳的神色,希望祭酒大人能给这对夫妻指点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然而,张彦青却是微微摇了摇头,顾自叹息道:“并非本座无情,这是金莲的命!”

    四周吁声一片,所有盐苍弄的人,个个哀声叹气,变得无奈之极。

    祭酒的这翻话,无疑是判了金莲死刑,她这回是绝没有活命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阿根和金莲夫妻,更是浑身一震,脸色完全没有了血气,两人一声悲呜,再次抱头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什么命?”

    突然,张横陡地踏前一步,目光凛冽地凝注到了张彦青身上:“谁说她注定了一定要死?小爷看她可是个长寿命,哪来什么恶鬼的诅咒,这完全是一派胡言,是愚弄百姓的妖言惑众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看不下去了,再次出面,针对起了张彦青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年青的外地佬,竟然敢当面指责祭酒大人妖言惑众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张彦青的脸色也陡地变得铁青,眼眸里更是刹那爆起了一抹凌厉的光芒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