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2章 祖训
    张彦青确实是被张横的话给惹恼了。做为盐苍弄至高无上的祭酒,他平时一言一行,人人奉若神谕,何曾受过被人指着鼻子骂他是胡言乱语,妖言惑众。

    他已然恼羞成怒,身上那股隐隐的强大力量,也突然变得蠢蠢欲动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以及张文龙徐恒等人,立刻警觉,不由脸色微变,所有人的真元刹那鼓荡,一齐锁定了张彦青。与此同时,一众洪门弟子的枪口,也猛地转向了他。大家已是立刻做出了反击的准备。只要张彦青稍有异动,众人会毫不犹豫地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张彦青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张横他们的威压,已凝成了一股扑天盖地的气势,让他身形轰然一滞。直到此刻,他才真正明白,对面的这伙人,绝对的强大,可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抗衡。一时间,他已是僵在当场,那敢再有异动。

    “阿根大哥,金莲大嫂,你们难道就真的任凭这家伙视人命如草芥吗?”

    压制住了张彦青,张横转过了头来,神情凛然地向阿根夫妻道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阿根身形一震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一时却是呃在当场,不知该如何说才好。

    他是土生土长的盐苍弄人,从小接受这里近乎严苛的族规村约。此刻,张横的话虽然让他心头震动,但一时之间,如果要他违背这么多年来几乎是深入他骨髓的信念,却还真是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“阿根,你真的要眼看我吗?”

    金莲却是脸上猛然闪过了一抹绝决之色,她陡地擦了擦眼泪,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阿根,我受够了,嫁给你也七八年了。但是,这些年却象是囚禁在此地一样,不但做事处处受约束,而且每年都要见到那一幕幕可怕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金莲越说越气愤,一张脸也涨得通红:“阿根,如果不是为了宝宝,我早就离开这里了。可是,今天他们说我被恶鬼诅咒了,这是要我的命,去安抚所谓的恶鬼,你难道就这么忍心看我去死吗?”

    金莲是几年前,阿根出外打工时认识的女友。后来,两人感情逐渐升温,这才嫁给了阿根,来到了这偏僻的盐苍弄。

    按村中的规矩,取了媳妇后的男子,是不能再外出。而且,女人嫁到村里后,必须生了孩子,才可以与外界再接触。

    金莲本是云贵那边的人,自从来到这里后,因为家乡路途遥远,这些年也一直没有回过家。安安心心地在家育儿教女。

    只是,村子里每年都会发生一些玄奇诡异的事情,这已是让他心里产生了阴影。若不是村里对违背村规的人,会有严厉的惩罚。要是谁家的女人,敢私自逃离,那更是会受到生不如死的处置。她甚至早就想偷偷逃走了。

    此刻,自己被认定是恶鬼诅咒的人,要成为村里为安抚恶鬼消灾除难的牺牲品,再加上有张横的鼓励,她已是再也无法再容忍,终于把这些年压抑在心中的一切,爆发了出来,朝着自己的丈夫凄厉地叫喊道。

    她有些恨自己男人的软弱,更是悲哀自己的命运,一边说着,已是一边泪流满面,凄苦之极。

    “金莲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妻子悲痛欲绝的模样,再看看对面冷若冰霜的张彦青,阿根却是我我我地我不出个所以然来了,他仍是无法做出决定,要与祭酒抗衡。祭酒这么多年在村中的威望,还是给了他很大的震摄。

    “阿根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了皱眉:“其实金莲大嫂并不是什么被恶鬼诅咒了,她的问题,是来自你家居。只要把根源查出来,她今后绝不会再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横忍不住插了口,他实在不愿金莲这个无辜的妇人,因为这里愚昧的风俗,成了牺牲品。所以,他是绝意要插手此事了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有一种预感,发生在盐苍弄的事,极有可能,与自己这次追查的事情,有着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心中有这样的感觉,张横自然更不愿袖手旁观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金莲她真的不是被恶鬼诅咒了?”

    阿根身形又是一颤,眼眸中也猛地爆起了一丝亮光。张横的话,给了他一丝希望,只要不是恶鬼诅咒,金莲还是有可能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了点头:“只要你带我们去你家看看,我们就能弄清其中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阿根脸上终于现出了决然之色,猛地咬了咬牙:“那我就带你们去我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阿根终于做出了决定。看看张横一脸慎重的表情,再望望自己老婆悲凄欲绝的神色,他的心也是一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当年他与金莲在外面那一段自由快乐的幸福生活,点点滴滴地浮上心头,他对自己的老婆,还是怀有深深的感情,确实是不愿看到她出事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抓到了一丝希望,他也是豁了出去。不管怎么说,金莲自嫁给他,这些年来,确实是非常的压抑,他心中其实也是对她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“啊,阿根,你竟然相信这些外人,你是要背判我们盐苍弄村吗?想违背我们的族规祖训?”

    四周哗然一片,谁也没有想到,阿根竟然会信了眼前这个年青人的话。几个老人已是厉声喝叱着,责骂起了阿根。

    但是,阿根心意已决,却那里还会理会众人,他毅然转身,拉着金莲,向村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彦青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不由重重地冷哼了一声:“违背列祖列宗的祖训,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甩袖子,也转身而去。在众人气势的压迫下,张彦青早已不愿留在此处。而且,他也意识到了,这伙人绝对不好相与。所以,他也不想再在这事上纠缠。反正,他对自己有信心,这些人未必能在村里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“祭酒大人!”

    看到张彦青突然拂袖而去,喧哗的人们,顿时一个个都愣住了,许多人叫了一声,却见张彦青头也不回地向中央石屋走去,后面的话却也是再也说不出来,一个个面面相觑,有些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等人互望一眼,却也没有犹豫,跟着阿根夫妻走向了村里。

    谢淼的脸色变得很是惊愕,与流氓辉交流了一下眼神,终于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张横他们竟然会插手盐苍弄的事。而且,看眼前的情形,已是与盐苍弄神秘的祭酒扛上了。这让谢淼心中很是不安。他可是知道,祭酒在盐苍弄不仅有很高的威望,而且本身也充满了神秘。外面盐苍头村的人,都对他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不过,谢淼这个土家族的年青人,还是很重道义。张横他们是他带过来的,他却也不能就这么拍拍屁股离开,任由他们留在盐苍弄。

    阿根夫妻的家就在西边五行金位的那一片区域,走过弯弯曲曲的村间小道,大家来到了一个院落前。

    院落的范围不小,里面是几间瓦房,看起来象是明清时的建筑风格。显然,他的房子在明清时曾翻建过。

    院落外围了围墙,院中还种了几棵树木,和一片菜圃,透着浓浓的农家风味。

    瓦房虽然已经历了无数年,墙壁等有些斑驳。不过,这里的主人显然很勤劳,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,房屋也收拾得井然有序,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

    阿根夫妻打开了院门,正要引大家进屋,这个时候,里面传来了一阵小孩子的哭喊声:“阿妈,阿妈,我要阿妈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立刻望向了那里,只见一个小男孩坐在门口的石槛上,哭得很是伤心。他显然已是哭了很久,声音都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宝宝,宝宝!”

    一看到小男孩,金莲浑身剧颤,立刻扑了过去:“阿妈回来了,阿妈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男孩已哭得有些迷迷糊糊,听到金莲的声音,猛地抬起头来,当泪眼朦胧的眼睛看清眼前之人,正是自己的阿妈时,小男孩猛地跳了起来,一下子扑入了金莲的怀里:“阿妈,宝宝不要你走,宝宝要与阿妈永远在一起,阿妈,阿妈!”

    小男孩凄厉地叫喊着,死死地抱住了金莲的脖子,再也不愿松手。生怕自己一松开,阿妈就会从他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他先前也看到了阿妈癫狂发疯的样子,更是看到村里一大伙人把他阿妈带走。甚至他也隐隐地听村里人说过,他阿妈是被恶鬼诅咒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又惊又恐又是害怕。去年的时候,他可是看到过,旁边邻居祥林嫂,就是这样被人带走,之后就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此刻,竟然再次看到母亲回来,小男孩确实是惊喜若狂,一时间母子抱头痛哭,一边的阿根也赶了上来,三人哭得声声摧泪。

    张文龙以及徐恒和小青等人,望着眼前这幕场景,一个个神情都变得有些黯然。虽然众人都是江湖中人,平生见过的人间悲喜已然无数。但是,看到眼前这一家子人的情形,仍是让大家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:“明明从金莲的三花聚顶中,看出她所居住的地方有风水冲刑,为什么到了这里,却看不出端倪呢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我遗漏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自进入院落,就已是在细细地洞察四周,想探察到此处有什么风水破败。但是,以他的能力,竟然一时看不出什么究竟,这让张横的心不禁一震,脸色也变得凝重无比:“难道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