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3章 地气脉动
    在张横的真实之眼里,阿根家院落的上空,蒸腾着一团浓重的阴煞。这正是受盐苍弄整个格局五阴绝地的影响所造成。

    但是,除此之外,竟然并没有洞察到其他的异常。这顿时让张横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张文龙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,他擅长观气,也觉察到此地并没有特别的异常。

    所谓的观气,就是洞观某一地的气场。这是道家的一项法门,与阴阳风水师的堪舆有类似之处。

    院落里突然变得寂静一片,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。众人尽皆明白,张横之所以要来阿根家,就是因为他说,金莲嫂的癫狂症,乃是家居风水冲煞所至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一脸凝重的样子,大家的心也都提了起来。感觉上,张横似乎并没有看出此地的风水破败。

    阿根夫妻这个时候也已停止了哭泣,满脸欺待地望着张横,神情中迫切之急。

    阿根当众违背祖训,带着外人进入村里,把他们带到自己家中。可以说已是犯了判族之罪。他这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果真能找到自己家中的风水破败,除掉他老婆金莲的病根。那么,他就算是承受最重的惩罚,他也认了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张横一无所获,岂不就是他所有的付出,都将是付之东流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阿根的脸上现出了焦急之色,心中也不禁默默地祈祷起来。

    “莫非问题在地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,心中电念急转。

    原本,地气如果有问题,必然会搅动整间房屋的气场。但是,此地位于五阴绝地的笼罩范围。以五阴绝地强大的气场,却是可以隐蔽许多现象。张横陡地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那里还会犹豫,左脚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顿时,以他为中心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刹那弥漫了开去,眨眼间就覆盖了阿根家的整个院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凝重无比:“地气脉动,竟然是地气脉动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横一时被震住了。在他以强大的真元感应地气的时候,陡然发现,阿根家的地底,传来一阵阵奇异的震动。而且,这种震动,有着固定的频率,就仿佛是地底有一头恐怖的洪荒猛兽,正在吞吐呼吸。每一次震动,仿佛就是这头洪荒猛兽脉搏的振荡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地底当然不会有什么洪荒猛兽,但这种地气的脉动,却实在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地气的脉动,其实就是地基的震动。在现代社会中,也是经常遇到。

    比如,一户人家的旁边,有五金铸造工厂,或是粮食加工等存在。因为这些工厂机器开动时,都会造成地面的大幅度振荡,从而造成地基的强烈震动。

    这种强烈的震动,会沿着地脉传播,形成一定频率的地面摇晃,这就是地气脉动。

    地气脉动是非常厉害的一种风水冲煞,受到地气脉动影响,人们会心神不宁,造成失眠,精神恍乎。更是会让家中口舌繁多,不聚财。

    如果脉动的频率与家中某个人的生物频率达到共鸣,那么,危害就更加的恐怖。会让此人神经衰弱,久而久之,甚至发癫发狂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金莲会出现癫狂症,这完全就是她家中存在着地气脉动的破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根夫妻互望一眼,阿根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蒋大哥,潘大嫂,问题是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阿根夫妻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知道了阿根姓蒋,而他的老婆金莲,却姓潘。说来还真是有些让人感觉怪异,阿根的老婆,名字竟然与水浒传中那位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,找到了?”

    阿根和潘金连两人浑身一震,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:“那张先生,能破解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还要细细探察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:“这里的地气产生了脉动,但我一时还没找到根源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也不犹豫,脚下踏起了奇异的步伐,在院子里绕起了圈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他的身上,一个个屏气凝神,却没有人再上前打扰他。

    在场的除阿根夫妻之外,都算是精英中的精英,大家已是看了出来,张横所踏的奇异步法,大有讲究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张横身形越走越快,渐渐的,已是如同魅影一样,四周幻化出了无数的幻影。

    他所踏的步法,正是阴阳风水中极其高明的幽冥魅影步,这是可以探察地底深处地气地脉的神奇步法。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,如果达到极至,可以探察深入幽冥的地脉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如今的力量,还没有这样的能力。但要探察此地的地脉地气,已然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脑海一震,一幅地脉的影像图,猛然浮现在了他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脸色也骤然变得异样无比:“这地气脉动,竟然是从中央那石屋的地方传过来。”

    在幽冥魅影步的加持下,张横的真元已透入地底,向四周延伸。地底传来的地气脉动,也顿时变得更加的清晰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:这地气异常的脉动,竟然来自盐苍弄中央的石屋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张横已然顺着感应的地气脉动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怔,立刻都跟了上去。不过,刚到院落门口,却已是被张横摆手阻止。

    他所探察的方向,正是中央石屋,如果这么一大伙人全部赶过去,必然会引起盐苍弄村民的警觉,还以为自己这边这么多人,要去破坏他们祭祀的石屋了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想引起误会。所以,阻止了大家,自己一个人缓步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张横这是要干什么。不过,既然他阻止了大家,所有人却也不敢再跟上去。

    从阿根家到中央石屋,还有上千米的路,张横顺着感应的地气脉动,缓步向前。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。感觉上,随着距离的接近,那种脉动的强度在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心中颖惑的是:这种脉动,仿佛是凝成了一股封闭的气场。它所经过的地方,其实建筑了不少的房屋。但是,它却没有对这些房屋产生影响,直接就一越而过,并没有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阿根家院落的这个终点,这才完全爆发,从而让那里产生了地气脉动的振荡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情况来看,似乎这是有意而为之,是具有针对性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是有意为之,阿根夫妻这对普通人,到底得罪了什么人?或者是说,这究竟是为什么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已是缓步走到了离石屋百多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屋门口的人,也已看到了张横这位不速之客,顿时所有人都怒目而视,一个个愤然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刚才张横与祭酒针锋相对,村人们早把他给记住了,也是把他当成了不受欢迎之人。此刻,见他竟然朝石屋走来,确实是个个充满了警惕。甚至许多人已喝叱了起来,看他们的架势,如果张横再敢接近,又是准备群殴了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在乎他们,仍是按着自己的步伐,向前走去,他想要靠得再近些,以便能探察到更多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脚步踏入百米的范围,张横的身形轰然一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之极:“这是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猛然感受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警兆。他的心神剧震,脑海中也骤然现出了一幕诡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猛地出现,旋涡里,一团阴影浮沉,仿佛是有一头怪兽正在窥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全身的汗毛也陡地竖了起来,一股无形的阴寒之力,侵蚀了全身,仿佛自己再进一步,就会被那隐藏的恐怖存在攻击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果然有玄机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死死地瞪住了不远处的石屋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看来,这处盐苍弄村民用于祭祀的场所,果然隐藏着秘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恍然了:“而且,整个盐苍弄,并不象表面布置的一个五阴绝地那么简单,这石屋中,应该还暗暗布置了什么特别的阵势。”

    先前,张横心中就存在着一个老大的疑团。从五阴绝地的风水格局来看,此地的村民,都是活不过六十岁。可是,刚才从石屋中出来的人群,其中有不少的老人,年纪看起来都有七八十岁了。

    这完全违背了五阴绝地的格局。当时张横还有些想不通。但是,此刻感应到石屋中传来的那股可怕的气息,却是让张横心头猛然醒悟。

    显然,五阴绝地,只不过是盐苍弄表面的布局,这石屋的所在,另有一个阵势与它相呼应。这才是盐苍弄真正的奥妙所在。

    至于阿根家的地气脉动,也应该是受到了石屋中那个奇异阵势的波及。虽然张横一时还不明白,为什么波及只影响到了阿根家,甚至会是在最近爆发。但张横却已然清楚,盐苍弄并不那么简单,它隐藏了自己所不知的许多隐秘。

    “小子,竟然敢探察我们的祭坛!”

    石屋里,张彦青正盘膝坐在一尊怪异的雕像下,此刻,他陡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猛地睁开了眼来,目光望向了张横的方向,眼眸里陡地爆起了一抹寒芒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