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4章 隔出一片地方
    石屋的空间很大,足足可以容上千人在此祭祀。不过,在石屋的左侧角落,被隔出了一片地方,那里却是张彦青所居住的地方,也是这个石屋的禁区,平时没有任何人会靠近那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彦青就盘膝坐在属于他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房间虽然说是被隔出来的小地方,但却也足足有上百平米,分成了里外两间,里间是张彦青平时休息的卧室,外间却是一个神堂,正中央供奉着一尊怪异的神像。

    神像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,全身漆黑,身上镂刻着黑衣黑甲,头上的黑色战盔生有两角,再加上神像一副狰狞的面孔,看起来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张彦青就坐在神像下,目光望向张横的方向,眼眸里闪起了一抹凛冽的光芒。微一沉吟,他双手陡地结成了一个古怪的资式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诡异的黑芒爆起,他供桌后的神像,猛然似是有了感应,那对暴突的眼睛里,刹那射出了两柱黑光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剧震,脚步也骤然而滞,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骇然无比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张横突然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,仿佛是被一条毒蛇给瞪上了,正欲向他扑噬而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要想进入这石屋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却毅然转身,向阿根家的院落走去。他可不想在情况不明之下,冒然再向石屋靠近。更何况,现在是大白天,石屋那边还有许多盐苍弄的村民,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心中已是了然,盐苍弄中央的这间石屋,绝对隐藏着什么秘密。能探察到这些,现在已是足够了。要想弄清这里的秘密,却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已是走回了阿根家院落。小青等一众人,都站在院门口,看到张横回来,不禁都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张横,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小青低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进屋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领先踏入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蒋阿根有些迫不急待。潘金莲也是如此,抱着宝宝,目光急切地望着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问题弄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神情却是变得凝重无比:“不过,我有一个疑问,不知蒋大哥和潘大嫂是否可以为我解惑?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连连点头:“我们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:“我想知道,你们家是不是有过违背盐苍弄或者是你们祖训的事?”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蒋阿根和潘金连一怔,两人互望一眼,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摧促他们,只是静静地望着两人。其他人也一个个默不作声,他们虽然疑惑,张横怎么会问这样一个问题。但大家都是聪明人,却已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。好半晌,蒋阿根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张先生,不瞒您说,正月里的时候,金莲确实是差点就犯了族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张横鼓励的眼神望着蒋阿根。

    “记得那是正月初一,当时村里人全部在石屋里祭祖。但是,金莲她却偷偷地带着宝宝,就想从龙涎洞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走到龙涎洞的时候,却被村里巡查的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连忙又补充道:“每次龙涎洞可以出入的时候,村里都会派人在那里巡查。外面盐苍头村的人他们不管。但是,我们盐苍弄的人,如果要出去,必须得到祭酒大人的手谕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盐苍弄的小孩子,不到成年,更是不能走出这里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盐苍弄对于小孩子的管束是非常严格的。不仅在未成年前不能到外面的世界。而且到了成年的时候,也必须在祭坛接受戴冠礼后,才可以到外面世界。更重要的是:出去到外面的年青人,还得在五年内必须回来。不然,就有可能会出意外。

    蒋阿根继续道:“当时,金莲她带着宝宝,本想混在盐苍头村那些回娘家的妇女堆里,混出去。但还是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潘金连当时是想带孩子偷跑。她自然没有祭酒的手谕。最后,只好灰溜溜地回家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家倒也没受到什么惩罚,好象这事就不了了之了。那知,就在几天前,潘金莲就出现了癫狂的症状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!”

    蒋阿根说到这里,目光变得炽烈无比:“您的意思是不是说,金莲出现异常,与那事有关?”

    “嗯,想来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在发现阿根家的地气脉动,来源竟然是那间石屋,心中就有了怀疑。

    以蒋阿根夫妻一对普通农人的身份,根本不可能会有人针对他们暗中布置风水冲刑。那么,除此之外,也就只有一个解释,之所以有人如此,极有可能是他家的人,犯了盐苍弄某些规矩,潘金连的异常,就是对他家的惩罚。

    此刻,听蒋阿根的叙说,张横已然是肯定了自己的看法。甚至也已想到了暗中使手段的人是谁。除了那位祭酒之外,还会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此言一出,蒋阿根夫妻顿时脸色大变。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潘金莲的祸端,竟然来自正月里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下,蒋阿根夫妻是真的急了,急切地问道,恨不得要跪下来给张横叩头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既然已知道了根源,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安慰道:“不过,我还是有个建议,你们留在这里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要是你们愿意,到时就跟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!”

    地气脉动的事,要解决并不困难,只要阻挡住地下的那股传来的力量,不再让此院落的地脉产生振荡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,既然蒋阿根夫妻当场与祭酒翻脸,张横可不以为,祭酒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蒋阿根夫妻一怔,续尔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:“那就多谢张先生了。宝宝,快来谢谢我家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这些年在此早已受够了,一直想逃离这里。而蒋阿根可也不是傻瓜,知道了自己老婆出事,有可能是族中对自家的惩罚,这已是让他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再想到自己先前当着全村人的面,违背了祭酒的意愿,他心底又是升起了一丝寒意。以祭酒的手段,他可能也不会这样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一听张横愿带他们离开,确实是喜出望外,已是把张横当成了他家的救星。

    蒋阿根的父母几年前就去世了,他们一家要离开这里,确实是没什么别的拖累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不迟疑,再次走出院落,绕着院落走了一圈,顺手在院落外布置了一个天罗地网风水阵,在阿根家院落,布置了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果然,屏障筑起,从石屋那边传来的振荡,顿时被隔绝在了外围,阿根家的地气脉动之局,也就刹那化解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自己好象浑身都轻了几十斤,脑袋也变得清明了。”

    院落里,潘金莲身形一颤,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原本有些浑沌的头脑,变得格外的清晰。不仅如此,以前心神不宁,心烦意燥的感觉,也刹那消失了,就仿佛是背上负着的一座大山,突然被移开。

    这让潘金莲感觉到从所未有的轻松和惬意。而他也立刻意识到,这应该就是张横化解了自家风水破败的原故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生在这偏僻的大峡谷深处,但是,因为村中本来就传承了有关风水鬼怪的一些东西。所以,他们其实比其他人更信风水命理。

    此刻,感受到身体明显的变化,潘金莲望向张横的目光完全不同了。如果说先前还只是抱了一丝希望。但是,看到了张横出手立竿见影的效果,她已对眼前的年青人,充满了信心。这一次,她确实是有救了,而且还有可能脱离这个诡异的盐苍弄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石屋中张彦青的房间里,陡地一阵奇异的振荡传来,供桌后的那尊黑袍神像,也猛地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个妖孽,竟然敢与本座作对!”

    盘膝而坐的张彦青,身形猛然剧震,神情也刹那变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地脉振荡正是从这边传出,现在遭到抵挡,张彦青顿时感应到了。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这伙外来人员,竟然真的敢管他们盐苍弄的事,如今更是直接破坏了他的布置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张彦青怒从心头起,眼眸里也闪起了一抹杀机:“哼,敢插手我们盐苍弄的事,任你是谁,都休想再走出此地。”

    张彦青咬牙切齿,一串冰冷的字眼,从他牙缝里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诸位贵客,快到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阿根家里,两夫妻却是忙开了,欢天喜地地招待起了众人,一边招呼众人进屋,一边已是拿出了家里最好的食品,准备好好地接待大家。

    “蒋大哥!”

    来到了屋里,张横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不由一肃:“我还有个问题,想请蒋大哥指教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屋里所有人的目光,刹那都聚集到了蒋阿根身上,张横的话,让大家都意识到了,张横要问的是什么,一时间,众人的眼神也都变得迫切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