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5章 考古疑云
    “蒋大哥,我们听说,在当年的时候,曾在盐苍弄这边,政府部门曾在此地进行过一次考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迫切起来:“我想知道,那一次考古,还有没有村里的人现在仍活着?”

    “考古?”

    蒋阿根一怔,与妻子潘金莲互望了一眼,脸上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悸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,蒋大哥不方便说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不禁一挑。

    “唉,张先生,不是不方便说,而是这事说来也是我们蒋家的痛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长叹了一声,这才道:“此事说来发生在六十多年前,是我爷爷那一辈的人经历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静静地倾听着蒋阿根的叙说。

    当年,政府部门的人进驻盐苍头村,自然也是遭到了盐苍弄里的人抵制。最初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一年大峡谷内发洪水,整整半年的大雨,让村后的千尺瀑布水流大涨,几乎淹没了这一带自耕自种的田地,可以说是数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大灾难。

    村中的人都陷入了饥荒。就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刻,政府部门的人,及时送来了粮食和各种生活物资,总算是解了大家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至此之后,盐苍弄的人才算是接受了外面的人。再加上政府部门的人也不需要村里人做什么,平时更是不会平白无故打扰他们。双方相安无事,只不过是村里多了一个支书和一支村联防队。

    但是,支书和联防队也是驻扎在盐苍头村,对于盐苍弄却是丝毫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再加上盐苍弄每过一段时间,总会发生些诡异的事件,驻村的干部,其实也不愿来多管这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在那一年的六月,天又降了一场大暴雨,这让原本就高涨的水位,变得更加的凶猛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提心吊胆地生怕洪灾升级的时候,有人却在村后的千尺怒瀑边,发现了一些被水冲来的铜器。

    那时的人们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古董,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人去在意。

    可是,当时大峡谷中正有一批从城里来的知识份子,据说是什么考古人员。他们就是因为发现了这处古老的村落,来考古的。早在政府部门进入后不久,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考古队的人听到了这一消息,顿时兴奋无比。他们队伍一共有十几人,就迫不急待地对此进行了探察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发现,这些铜器,就是从村后千尺瀑旁边的地沟中冲出来的。这也就是说,在千尺瀑的后面,存在着古墓或者是古代的遗迹。

    立刻,那些考古人员,对那里进行了实地的考察。

    千尺瀑后面,其实是一座连绵的小山脉,因为处于大峡谷的中间位置,两边又形成了两条深壑,被这里的村民称为地列天沟。

    无论是山脉还是地裂天沟,却是一片禁区,即使是盐苍弄的人,也没有人随便敢进去。因为,进入后面,会发生许多西奇古怪的事。据早年流传下来的记载,进入过那里的人,不是会迷路,就是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。而且,进去的人,不是失踪,再也没有回来。就算侥幸能走出来,也往往会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那里便成为了一处人人闻之色变的凶险之地。按历代祭酒的说法,那里是一片被诅咒的地方,是恶鬼出没的所在。

    所以,自很多年前,那里就没有什么人敢进去,原本在千尺瀑两边的深壑出入处,也竖起了两块石碑,警示人们不要进入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考古人员可不管这些,十几人的队伍,就这么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按照先前的探察,那些铜器就是从左边的那一条地壑天沟中冲出来的,是因为大水淹没了地壑,形成洪水倒灌,从而把里面的东西给冲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这次考古队的人进入地壑,竟然并没有遇到什么异常。而且,还顺利地发现了一片古墓群。

    考古队的人惊喜若狂,立刻就准备对此进行发掘。只是,他们十几个人,力量实在是太单薄,要想发掘那里的古墓,实在是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所以,考古队向村民们招募劳工,让此地的村民来帮他们挖掘。

    本来,村里的人对这处被诅咒的地方,充满了恐惧。但是,架不住考古队的重金薪资。再加上那一年的洪灾实在是太重,即使是有政府部门送来的救灾物资,但僧多粥少,却那里能够满足所有人。许多人家仍是要饿肚子硬撑。尤其是村里男丁多的人家,根本就是一天只能吃一顿,强自硬撑。

    所谓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那些实在撑不下去的人们,终于接受了考古队的雇用,开始帮忙为他们进行挖掘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蒋阿根的脸上现出了一抹悲色,又是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我家本来也是挺兴旺的,太爷爷生有五个儿子。但就是当时男丁太多,逢大灾年,几乎就揭不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当时我家五位爷爷,全部参加了考古队的挖掘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继续道:“当时考古队所给的条件非常优越,不但一日三餐全包,而且还能拿到丰厚的工钱,这无疑就解决了家里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蒋大哥,听说后来考古队出事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蒋阿根的脸上,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考古进行了大半年,从里面挖出了很多东西。然而,就在第二年春节刚过的时候,却是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摇头叹息:“那一天,地壑天沟中挖掘的现场,突然起了浓雾。之后,正在挖掘的人,就不知怎么的,失踪了好多人,甚至考古队中也有五个人从此就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“我太爷爷的五个儿子,有四个也在那一次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脸现悲色:“我的亲爷爷就在其中,幸好,爷爷当时已结婚生子,留下了我父亲,不然,我们蒋家就要没后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与徐恒以及张文龙他们互望一眼,神情都变得异样无比。

    蒋阿根的叙说,比先前谢淼的描术更详细。但是,这却是让几人都感觉到,这事充满了诡异,尤其是当时突然起雾,之后人员失踪。

    显然,那一天,挖掘现场,肯定是出了不同寻常的事故。

    那么,当时考古队的人,到底在那里挖掘了什么?那一次事故当时又发生了什么?无数的疑问在大家心中冒泡,却是让众人对那次考古更加的感兴趣。也更加希望找到当年参与挖掘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也许,只有从幸存者口中,才能知道当年的隐秘。

    “蒋大哥,那是不是说,你家太爷爷唯一逃过那一劫的儿子,就是如今的幸存者?”

    张横已是想到了蒋阿根讲这么一大段故事的原因了,不禁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点头:“他是我的五爷爷,是当年五兄弟中最小的那个,当时年纪还只有十七八岁。”

    “挖掘现场出事后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寻找,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些失踪的人。而且,村里也传扬开了,是诅咒之地的恶鬼在作怪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道:“从此,便是最也没有人愿意去挖掘了。而考古队遭到这样的事故,也是弄得焦头烂额,好不容易由政府部门出面,赔偿了各家的损失,考古的事却也无法再继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轻嗯了一声:“那么,你五爷爷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五爷爷现在是我们村的守墓人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叹了口气:“他自那次挖掘事件中幸存下来,整个人都变得很低落。之后,又去外面呆了五年。只是他并没有在外面找到媳妇,回来后,便自愿当了村里的守墓人,从此几乎与所有人隔绝了。我们也很少再遇到他,只有每年去祖坟祭祀的时候,才会见到他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守墓人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怔:“那你们的墓地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们村里的墓地,就在那片槐树林的后面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也不隐瞒:“那里是我们盐苍弄世世代代先人安息的地方。凡是我们的村民,死后都会落葬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槐树林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微微一震,他自然没忘了,先前去追潘金莲的时候,曾经感受到那片槐树林的诡异,仿佛那里面隐藏着一头洪荒怪兽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盐苍弄的历代祖坟,就在槐树林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蒋兄弟,你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你家五爷爷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边的徐恒终于插口道:“我们想与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阿,你们要见我五爷爷?”

    蒋阿根这回是真的吃惊了:“你们要去我们的祖坟那儿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徐恒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蒋阿根身形微微一滞,脸色变得很是为难:“祖坟那儿,也是我们村的禁地。除我们村的人外,其他任何人员,是绝不允许进入。要是你们进去,只怕真的会引起公愤,会遭到全村人的围攻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搔搔头,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他说的自然是实话,祖坟对于盐苍弄的人来说,无疑就是他们的根。因为,他们本身就一向最崇拜祖宗,每年的祭祀,所祭的也是祖神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他们竟然想进去,这自然让他无比的为难。更何况,张横他们先前就与村里人发生过冲突,村民们早就对他们充满了敌意。如果知道他们要去祖坟,不跟他们拼命才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