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8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
    原本绝不可能完成的事,那位道人竟然答应了,这让围观的人们又惊又奇。

    于是,道人当场就铺开了纸张,泼墨作画。时间不断的流失,道人也没有做假,就是一笔一画地用心画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让人们震惊的事发生了,时间已是过去了很久,从沙漏纪录的时间来看,应该是午夜三更了。但是,天空却仍有一轮太阳高照,把四周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去,太阳的上方,星光点点,还有一轮弦月与它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堪称奇迹,让所有人张口结舌,几难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位不良富商这个时候也醒悟了过来,明白眼前的道人绝不是普通人,否则,那里能出现如此日月同辉的异相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敢再有什么歪心思,最终答应了道人的募捐。道人也不为难他,只是留下一句话:为富不仁,必遭天遣!

    说罢,拂袖而去,而那幅画此刻也已画好,整整用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当他离开,天色顿时暗了下来,人们这才发现,在一堵墙壁上,贴了一张圆形的纸片,正是刚才一直高高悬挂的太阳。

    那位富商在经历了此事后,再也不敢象以前那样,后来成为了一名当地有名的大善人,也总算有了一个善终。而这个故事,也一直流传在人间,这就是非常有名的剪纸成阳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。他还真没想到,当年盐苍弄的考古,竟然有达到四品的道家高人参与。那么,既然有这样的高人存在,为什么后面还是出了事故。这其中又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?

    张横对当日考古之事,是越来越感兴趣,也越来越想弄清其中的隐秘了。

    “五爷爷,那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蒋阿根已是有些迫不急待,他也被五爷爷所叙述的故事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嗯,自从端木真人展示了手段后,我们所有帮忙挖掘的人,心都放了下来。之后,挖掘的速度就快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老人点头道:“很快,我们从一些古墓里,挖掘出了许多青铜器,各种各样的式样都有。那时我们也看不出这些青铜器好在那儿。但是,当第一件青铜器从暮中挖掘出来的时候,爱教授几乎是惊喜若狂。他一向非常严肃,平时也是不苟言笑。可是,就在那一刻,他竟然手舞足蹈,又笑又哭,看起来如同是癫狂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还记得他抱着一只青铜器,满脸是泪,跪在地上,对天长吼,说是什么神迹!”

    老人摇了摇头,满脸的感慨:“还说什么母系社会,竟然就有青铜器,还达到了如此高的锻造水平,这足以颠复历史,这是考古界具有里程碑的一次发掘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等人互望一眼,脸上也露出了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从老人的叙说来看,当年的那位自称爱书的小虫的爱教授,显然已判断出这些古墓,就是原始社会母系时代的盐水古国之墓。

    在原始母系社会的墓中,能挖掘出青铜器,这确实是一件震惊世界考古界的新发现,怪不得这位爱教授会如此的喜至癫狂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让众人想到了一件事。想来,爱教授应该对盐水古国的研究已然很深,他的手中肯定掌握了外人所不知的许多秘密。否则,他如何能判断这些古墓就是盐水古国所遗留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的挖掘工作,完全是按爱教授指定的方案来执行。”

    歇了半晌,老人又继续道:“我还记得,挖掘的现场是以一处划定的地方为中心,向四周扩展。而爱教授要让我们先把四周的区域全部清理出来,中心部分留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事情到了十二月份的时候,爱教授却是突然改变了方案,让我们停止对四周的挖掘,全力开始对中心部位动工。”

    老人脸上现出了回忆之色,向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哦,改变了方案?”

    大家一怔,徐恒道:“老人家,那是不是当时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,那位爱教授才会改变方案?”

    大家虽然都不是什么考古人员,但却也明白一点。一般来说,考古是一件严谨的事。从制定方案到开挖,都会进行一翻科学的验证。

    一旦方案确定,自然也就是其中挖掘的最佳一个,很少会轻易改变。

    那么,当时爱教授突然改变方案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变故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变故?”

    老人一怔,抽了口烟,想了好半天,这才道:“当时好象并没有什么变故发生。只不过,那个哑女突然出现在了我们挖掘的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哑女也来了?”

    这回,所有人尽皆一震,他们还真没想到,事情又牵涉到了神秘少女。

    “是的!那天我们正在干活,也不知是谁突然发现,山崖上有一个人正在观看我们挖掘。”

    老人道:“立刻,大家就认了出来,那个观望的人,就是那个不祥的哑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,她就这么静静地望着我们,目光幽幽,感觉冷冰冰的,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意味。”

    老人继续道:“哑女的到来,让大家突然都感到了不安。尤其是想到,她是个不祥的女人,无论她出现在那里,都会发生不祥的事情。因此,我们突然都感觉,这是个不祥的兆头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哑女的到来,也引起了爱教授和那位端木真人的注意。甚至端木真人还向山崖上奔去,似乎想与哑女交流交流。”

    老人脸上回忆之色更浓:“不过,哑女看到端木真人,立刻就走了,看她的样子,似乎并不想与端木真人接触。不过,端木真人最后还是追了上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中。”

    “端木真人后来是不是追上了哑女,我们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人继续道:“但是,自端木真人回来后,爱教授就立刻改变了方案,让我们全力挖掘中心区域的那块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恍然之色。心中也都想到了一个可能。想来,端木行云肯定是与那个神秘少女,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他回来后,这才会改变方案。

    只是,到底两人当年发生了什么,此事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那是不是说,之后出现伤亡事故,就是在挖掘中心区域的时候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老人长叹一声,脸色也骤然变得悲痛一片:“都是我,这才害得我那四个哥哥都没能回来,可是,这原本应该是我回不来才对啊!”

    老人的情绪突然有些失控,喃喃着凄呼起来,满满都是自责和愧疚。

    发生在当年的事,就象是他心中封印的一只恶魔。这些年来,他之所以甘愿孤身一人,在此守墓,就是不想再回忆起那段痛苦的往事。此刻,揭开这个伤疤,他一下子又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中。

    大家望着老人,神情也都变得很是黯然。谁都能感觉得出来,当年的事,应该是带给了老人极大的痛苦和伤害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事关系到他们要追查的秘密,众人还真不忍心让老人再回忆他当年的痛苦经历。所以,大家也不催促老人,只是静静地站在他的四周,等待着他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好半天,老人终于停止了喃喃,抹了一把鼻涕和眼泪,这才继续了刚才的话题:“当时,所有人都开始集中到了中心的区域,开始挖掘。我们五十多人在十几名爱教授的学生指挥下,分成了十个组,我和四位哥哥就在同一组里。”

    屋里一片寂静,大家全部的注意力都凝注到了老人身上。谁都明白,关于那次考古的真正秘密,就是在他接下来的述说中。所以,此刻大家屏住了呼吸,生怕影响了老人,打断他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原本,这块地方是需要从最上方把土全部挖走,一点点向下挖掘,挖出它原本的轮廓和结构。”

    老人道:“不过,为了加快挖掘进度,爱教授采取了挖洞的方案,让十组人在他划定的地方,挖出十个深洞,直入地下的墓室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四位哥哥轮流下洞挖土。终于,在挖了两天后,地洞已挖到了地下数十米,在那里,我们挖到了一堵石墙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神情变得莫名起来:“当时,我们就向爱教授做了汇报。爱教授一听,顿时喜出望外,这十组队伍中,我们这一组是最先挖掘到地下的墓室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爱教授就让我们挖开那堵石墙,进入地下的墓室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人接着道:“因为我曾经学过石匠的手段。所以,这一次就由我先下去,带着一应工具,把那堵石墙凿开。当然,爱教授当时还让他的一名学生,随同我一起下去,以便协助我凿墙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我们凿开那堵石墙的时候,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却是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的神情陡地变得惊恐起来,眼眸里也闪起了骇色,甚至握着烟杆的手,也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都不由一阵抽紧,从老人的表现来看,显然当时他遇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。否则,经过了这么多年,他一提起此事,不会仍是让他感觉如此的惊惧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