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0章 大变故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杨飞的手触及雕像的刹那,雕像的眼眸陡地暴射出了两柱幽幽的光芒,凝注到了杨飞和蒋老五的脸上。

    空间微漾,暗芒急闪,蒋老五的身形轰然剧震,他只觉脑海嗡然作响,雕像的眼瞳,猛地就象是变成了一个黑暗的旋涡,让他突然陷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蒋老五的意识,陡地陷入了一片黑暗,整个人也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的脸上再次现出了悲痛欲绝的神情,颤抖着手,重新点了一袋旱烟,吧滋吧滋地猛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寂静,所有人望着这个满脸痛苦的老人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当年挖掘古墓的事,说到这里,应该是最紧要的时候。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他的四位哥哥都会死亡,那尊雕像后来又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大家的心头缭绕,迫不急待地想得到答案。但看到眼前老人那副神情,却也没有人忍心去催促他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,老人终于把一袋烟抽完了,他抬起头来,目光扫过场中众人,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一片黑暗的地方,身上的矿灯以及手电等东西,全部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终于接着刚才的话题,叙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时的蒋老五非常的恐惧,还以为自己是死了,来到了传说中的阴朝地府。不过,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身边传来了杨飞的声音:“老五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蒋老五顿时又惊又喜,惊呼出声:“杨飞大哥,我们这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转过了身来,想去拉杨飞。但是,刚一回头,他伸出去的手,刹那僵在了当场,身形也不禁蹬蹬蹬地倒退了数步:“啊,杨飞大哥,你的眼睛,你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蒋老五确实是吓坏了。因为,黑暗中的杨飞,他整个人都淹没在浓浓的阴影里,根本看不到他的轮廓。可是,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蒋老五却看到两点幽幽的光芒,悬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他最初还以为那两点幽光是鬼火,但当看清它在明暗开合,立刻醒悟了过来,这应该是杨飞的那对眼睛。这回确实是把蒋老五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杨飞这段时间就居住在蒋家,甚至还与蒋老五同床。他自然是看到过杨飞黑暗中的眼睛。只是,他可从来没有看到过杨飞象此刻这样,如同是鬼火一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老五,不用怕!”

    杨飞显然也明白了蒋老五的意思,黑暗中伸出了手来,握住了蒋老五。幸好,杨飞的手还是象以前那样温暖,这让蒋老五的心总算有些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尊雕像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杨飞继续道:“我们现在被带到了一个我也不知道的地方,但是,这里应该也是古墓的某个所在。”

    杨飞并没有解释他身上的异常,而是说起了此刻的情况:“不过,老五你也不要担心,我有办法可以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送我出去?”

    蒋老五一震,他虽然没读过书,却也不是个傻瓜,立刻听出了杨飞话中的意思:“那杨飞大哥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送你一个人出去。”

    杨飞淡淡地道:“老五,你们家人对我都不错,你更是象兄弟一样待我。刚才如果不是你,我几乎就被那青牛雕像给砸死了。所以,我一定要回报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,杨飞大哥!”

    蒋老五大惊,正想说些什么。但是,杨飞似乎早已做出了决定,手一推,陡地把蒋老五推向了黑暗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身边一团光芒骤耀,蒋老五只觉自己象是腾云驾雾一般,整个人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脑海嗡然作响,他再次陷入了昏沉中,仿佛自己被推入了地狱,一直在往下沉,永远都不能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五爷爷!”

    蒋阿根听得满脸的紧张,看老人似乎又要停下来,他已是有些急不可待了,连忙插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老人痛苦地摇了摇头,脸上的折皱全部都要挤到一起了:“当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已是在上面的工地了,四周围满了人。爱教授和村里的几个人,正急急地叫喊着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见蒋老五醒来,所有人确实是惊喜无比。

    爱教授立刻问道:“老五,你们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呃,爱教授!”

    蒋老五头脑还有些昏沉,一时搞不清眼前的状况。等他摇摇脑袋,总算记起先前发生的事,不禁脸色大变:“爱教授,地下的那个哑女雕像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蒋老五也不敢隐瞒,把自己和杨飞的遭遇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杨飞大哥把我送了出来,但是,他好象还在里面,你们快救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然而,一听蒋老五的话,四周响起了一片唉叹声,所有人的脸色也变得黯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老五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迷芒地望望四周,想从大家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但目光扫过,蒋老五的脸色再次剧变:“我的四位哥哥呢?他们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蒋老五总算是看出了点异常。照说,他这个最小的兄弟出了事,他的四位哥哥一定会无比的焦急,一定会守在他身边。可是,望遍了所有人,却没有看到四位哥哥的身形,这顿时让他心中大惊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,老五啊!”

    同是盐苍弄的一位村民,遥头叹气道: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在下面的墓室里已困了两天两夜了。当时,爱教授发现你们一直没有传音讯上来,就着急了,以为你们出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他立刻派人准备去找你和杨飞。”

    那位村民继续道:“你的四位哥哥,自然是二话没说,你大哥和二哥首先爬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老五挣扎着坐了起来,心中一种无比强烈的不安,已如同是恶魔的爪子,深深地扼住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和二哥下去后,就突然失去了联系。爱教授的传讯,也始终没有得到他们的回音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道:“这下,大家都急了,知道下面肯定出了可怕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你三哥和四哥,立刻要求再次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脸上现出了一抹叹息:“爱教授本来不同意,但你家两位哥哥决意一定要下去,他也没办法。最后,让两人带了枪和武器,并在他们腰上系了长绳,一切准备妥当,这才让他们下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下去后,也是音讯全无,我们在外面,甚至根本没听到他们开枪或发出尖叫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插了嘴,把情况全部说了出来:“我们上面的人立刻感觉不对劲,连忙拉绳子。可是,绳子那端轻飘飘的,根本感觉不到有人。当拉上来时,看到绳子已然断掉了,而且从断口来看,似乎是被什么凶兽给咬断的。因为,断处完全参差不齐,不象是人为。”

    “啊!我四位哥哥都没能上来?”

    这回,蒋老五是真的惊骇了,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,就要爬起来:“我要下洞,我要去救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过,四周的人那里肯让他下去,死死地把他给拉住了。而且,人们告诉他,这次事情是闹大了,不仅是他的四位哥哥失踪。其他正在挖掘的人员,也有好几组出了问题,好象就是在蒋老五这一组出事后,不知怎么的,下面就发生了变故,许多人都没有上来。按照如今的统计,一共有二十多人,包括几名爱教授的学生在内。

    这一次事件确实是闹大了,二十多人的失踪,惊动了盐苍头村和盐苍弄的人。甚至政府部门驻扎在这里的民兵,以及盐苍弄的那一代祭酒,也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那一个个开始出现塌方的地洞,众人一时也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最后,招集了村里的上百人挖掘,想挖开塌方的地洞,寻找到失踪人员。可是,结果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?”

    屋里的众人互望一眼,脸色都变得很是异样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事情的结局会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那个雕像,有没有被挖出来?”

    徐恒终于忍不住问道。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,老人只说了他四位哥哥出事的经过,并没有把最关键的雕像说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如此,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望着老人,期待着他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雕像?你们是说那尊哑女雕像?”

    蒋老五似乎是刚回过神来,望了众人一眼,这才道:“那个雕像好象破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破碎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,又全部聚集到了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的,应该是破碎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想了想:“那几天,我日夜都在工地上,一刻也不愿离开,想着能见到四位哥哥出现。只是,四位哥哥一直没有被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就在我在工地上四处乱窜的时候,突然在爱教授所住的那个帐蓬边,看到了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不仅如此,我竟然还遇到了一个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一振:“老人家,您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,又遇到了什么人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