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1章 越来越复杂了
    问到那尊雕像,老人又说出了一个大隐秘。

    四位哥哥因自己而失踪,蒋老五那段时间是自责悲痛不以,恨不得死的是自己。所以,他一直呆在工地上,始终不愿离去。

    可是,村里人那里还会让他再参与救援,他当时只能在工地乱窜,就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他无意中走到一处帐蓬前时,却是被地上一堆东西给吸引了。蒋老五浑身剧震,脸上也刹那露出了骇然之色:“啊,祖神在上,这不是那尊哑女的雕像吗?可是,她怎么就破碎了,而且还被丢在此处?”

    蒋老五确实是被震憾了,因为,帐蓬的角落里,杂乱地被丢弃在那里的东西,正是一大堆青铜器的碎片。而且,碎片就是一个人形的雕像,从残留的四肢以及脑袋,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来,就是当时他在墓室中看到的那尊哑女雕像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的这尊雕像,已是破碎一片,甚至哑女的青铜脑袋,也遍布了细细密密的龟纹,样貌变得无比的狰狞。

    蒋老五这回是真的吓坏了,他可明白,这尊哑女的青铜雕像,无比的诡异。当时就是杨飞碰触了它,自己就刹那昏迷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时自己和杨飞明明并没有把这尊青铜雕像带出来,怎么它就出现在外面了。而且还被弄成这副破烂的样子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是谁把它带到了上面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心中冒着泡,蒋老五身形都有些发抖。不过,想到自己和杨飞所挖的洞穴,就是四位哥哥失踪的地方。他的心陡地又热乎乎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把这尊哑女雕像带了出来,那是不是说,那人进入了墓室。那么,那人是不是在墓室中看到了自己的四位哥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四位哥哥失踪,蒋老五是迫切地想知道他们的结局。那怕是把他们的尸体带出来,也是蒋老五之所愿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立刻望向了帐蓬。脸色不禁又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意识到,眼前的这个帐蓬,正是爱教授特意为神秘的端木真人所安排的居处。自在此进行挖掘以来,端木真人就一直居于此处,甚至很少露面,也不与任何人打交道。在所有人的眼里,这位端木行云道长,确实是给人一种距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大家还真有些对他又敬又畏,尤其是当日见识他用纸剪了个太阳,就能让地壑昼亮一整天,大家对他更是敬服有加了。

    微一迟疑,蒋老五咬了咬牙,那里还管得了三七二十一,一步就踏入了帐蓬的门,他想问问端木行云,自己四位哥哥的下落。

    然而,一走入帐蓬,蒋老五再次身形剧颤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帐蓬并不大,里面的摆设也很简单。让蒋老五震骇的是:他一眼就看到了帐蓬里的一张军用折叠床上,竟然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,甚至连雪白的床单上,也被沾染了殷红的血迹。看起来实在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更让蒋老五骇然惊魂的是:这个躺在床上的人,不是杨飞又会是谁?

    “啊,杨飞大哥,您怎么了,您怎么会成为这样?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骇,蒋老五猛地反应了过来,不由自主地向床上的杨飞扑去。

    他可记得,在地下墓室那个黑暗诡异的地方,是杨飞把自己给送了出来。当时还听杨飞大哥说,他只有把自己送出去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自己竟然在端木行云的帐蓬里,看到了杨飞大哥,还成了这副鲜血淋漓的样子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蒋老五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扑到杨飞身上,触及杨飞的身体,蒋老五顿时如遭电击,蹬蹬蹬地向后倒退了几步:“杨飞大哥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蒋老五确实是又一次被吓着了,因为,此时此刻的杨飞,全身僵直,身体冰冷。这哪里还是活人,根本就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杨飞大哥竟然已经死了,这无疑就如同是当头雷劈,蒋老五差点就直接昏觉过去。杨飞可以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在蒋老五心中,他是与自己四位哥哥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,让蒋老五惊骇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就在他不知所措,心中悲痛无比的时候,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:“老五,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呃!祖神在上!”

    蒋老五双腿一软,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。那沙哑的声音,他实在是太熟悉了,不是杨飞大哥的声音,又会是谁?

    刚才摸过,已然全身冰冷,如同僵尸一样的死人,竟然开口说话了,蒋老五真的被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幸好,这段时间的古墓挖掘,也让蒋老五的胆子变得很大。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抬头望向了那张军用折叠床。

    “杨飞大哥,您还活着!”

    蒋老五颤抖着,满脸的震骇。因为,他看到床上的杨飞已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杨飞的身形还有些僵化,就直挺挺地坐在床上,但杨飞那幽幽地目光,却在不断地闪烁。这让蒋老五猛地想了起来,当时在地下黑暗墓室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心头又是一颤,但是,毕竟与杨飞相处也久了,看到杨飞大哥突然醒来,他还是有一种惊喜无比的感觉:“杨飞大哥,你没事吧?你怎么上来的,又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?”

    蒋老五把心中的疑问,一股脑儿地问了出来。在这位杨飞大哥的身上,似乎出现了无数不为人知的诡异现象,蒋老五现在是想迫切地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“老五,不要问我什么,你快离开这里吧!”

    杨飞目光幽幽地望着蒋老五,神情僵化地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当时蒋老五已完全失了方寸,一定可以看出来,杨飞其实说话时,除了眼睛在动,他的嘴根本就没有张开。似乎那声音,就是从腹腔内响起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杨飞大哥,到底出了什么事?我那四位哥哥为了救我,都失踪了,他们到现在还在那个墓穴里。”

    蒋老五此刻的脑海一片浑沌,那里有什么思考能力,只是下意识地把心中最牵挂的事,向杨飞问了出来:“还有,那个哑女雕像,怎么也弄上来了,又碎成了那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蒋老五手指指了指帐蓬外,急急地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杨飞长叹一声,幽幽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遂,声音也变得无比的哀伤:“长生,长生,难道这就是长生所要付出的代价吗?”

    杨飞喃喃着,好久,这才又抬起了头来:“老五兄弟,听大哥的,大哥不会害你。你快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杨飞那僵直的手,缓缓地摸向了口袋,掏出了一些东西:“老五,这是我这些年积下的一点钱和粮票,你就带着快点离开这里,否则,就要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,我……”此时,蒋老五已是有些回过神来了,他悲凄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,老五,你如果还当我是你的杨飞大哥,就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杨飞声音变得严厉起来,幽幽的目光中,也猛然射出了凌厉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我永远的杨飞大哥。”

    蒋老五心头一颤,被杨飞那凛冽的目光给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连忙道:“我一定听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好,带着这些,你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杨飞似是欣慰地点了点头,把手中的钱和粮票等物,塞到了蒋老五手里,又挥了挥手,似是在催促蒋老五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,挥了下手,他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再一次把手伸入了口袋中,摸出了一本笔记本,递给了蒋老五:“老五,这是我这些年的笔记,你就带它走吧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现在的蒋老五,已是完全处于一种本能的意识里,他就这么接过了杨飞的笔记本,西里糊涂地离开了帐蓬。

    当时正是正月,龙涎洞里的水已然干涸,可以任人出入。

    蒋老五就这么迷迷糊糊地从祭酒那里得到了手谕,出了龙涎洞,离开了那里。这一切的记忆,在蒋老五的意识里,是非常模糊,仿佛当时他所做的一切,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好象是有什么人在引导他。

    等他清醒过来,已是在二月份了,他也早已离开盐苍弄,来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看看怀里珍藏着的那本笔记本,以及一大把钱和许多全国粮票,蒋老五却一时震呆了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离开了盐苍弄,来到了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人的声音嘎然而止,又默默地抽起了他的旱烟。

    屋里的所有人神情一个个变得怪异无比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追寻眼前老人当年挖掘古墓的事,不仅翻出了无数的隐秘。而且,问题虽然解开了不少,但留下的疑问却更多了。

    从老人的述说中,以众人的见识,当时的杨飞绝对已出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,甚至大家都有些怀疑,杨飞那时根本已不是他本人。之所以后来蒋老五会莫名其妙地离开盐苍弄,显然也是受了杨飞暗中的影响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杨飞那时在墓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那些喃喃自语的话,所谓的长生的代价,又是什么?而他又为什么要让蒋老五离开那里呢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汩汩地冒着泡,众人却一时那里找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人家,那位杨飞大哥的笔记本,您还收藏着吗?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猛地想到了什么,目光一凝,向老人提出了这个无比关键的问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