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3章 丢失的隐秘
    再次在笔记中看到了长生的秘密这样的字眼,众人的心中顿时变得迫切起来。张横也迅速地翻向了下一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竟然被撕掉了?”

    众人的身形尽皆一滞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后面的笔记,被撕去了很多页。因为年代的久远,大家也根本无法看出,撕去的这些页面,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撕掉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杨飞自己撕掉的?”

    小青秀眉一蹙,低声道:“老人家先前说过,他们在地底的墓室时,杨飞就是用笔在笔记本上写条子,与上面的人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好象不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微微摇了摇头:“从这本笔记来看,最后面的页面似乎撕掉了很多。我想,这才是杨飞用来交流时撕下的页数。而且,杨飞是个考古人员,为人必然无比的谨慎和细至,养成的习惯,也不会轻易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所以,中间的笔记突然缺失,这不应该是为交流而撕掉了页面。极有可能是有别人也看过了这本笔记,看到了其中记载的秘密,却不想留下让更多的人知道,这才把其中最重要的部分给撕掉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又是一震,感觉上,张横所说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那么,是谁在杨飞把笔记本交给蒋老五之前,撕掉了后面的内容?

    大家互望一眼,目光都转向了老人,眼神中露出了疑问的神色。虽然众人都明白,老人不识字,再加上他对杨飞的那份情义,肯定不会是他撕掉了那些页面。

    但是,笔记本是由老人一直收藏,也许只有他有可能知道这些缺失的笔记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关系到长生之秘,只要有任何一丝希望,大家都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缺失的那些页面,其实老头子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人一直默默地在坐着抽烟,却也一直观注着众人。此刻看到大家的神情,立刻明白了他们的意思。他缓缓地道:“而且,我当时离开盐苍弄,感觉上很是浑浑噩噩,所以,根本没注意到这笔记本是不是有缺失。”

    老人微微叹息:“直到到了外面,才稍有清醒过来。之后我也没有去动这本笔记,如果不是你们这次过来,要看笔记。只怕我就准备让它永远陪着我,不会让它再见天日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一片沉寂,谁也没有想到,事情竟然又钻入了一个死角,这本最有可能弄清当时挖掘古墓现场的笔记本,在最重要的地方,却缺失了。这让所有人的心情不禁变得很是沉重,一个个脸上也露出了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当时似乎依稀地记得,杨飞大哥好象在我离开之时,在这本笔记本的后面又写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人沉吟了一下,这才又道:“而且,他写那些东西的时候,神情很是古怪,好象是下定了什么决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震,张横立刻又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后面在数十页的空白后,又出现了一行字迹。

    “阴阳合,五行毁,神台灭,地壑开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地念道着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脸上现出了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恒以及张文龙等人,互望一眼,一个个也是脸现狐疑。

    张横所念的这段话,似乎是什么谒语,但大家却一时那里能理解它所包含的意思。一时间,众人都陷入了沉思,结合自己所获得的各种消息,思索这段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,大家都没有了声响,全部被笔记本上这段话给迷住了。按老人的说法,这是那位杨飞大哥最后写上去的,这肯定蕴含了某个秘密。否则,以当时的情况,杨飞绝不会特意写上这段话。

    可是,阴阳合,五行毁,神台灭,地壑开……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石屋外的坟地里,突然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嗡鸣。众人陡然一震,目光都望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望之下,大家的脸色却是骤然而变,神情中也现出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石屋外满山遍野的坟墓,突然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个坟包上,闪烁起了幽幽的蓝光,就如同是鬼火一样,明灭不定,飘摇旋舞。

    满山遍野的坟墓,聚集了盐苍弄村不知多少代的先人,一眼望去,根本数不清数量。现在,每一座坟包上,飘舞的这些幽幽蓝光,确实是几乎布满了山野,看起来恐怖之极,也是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那些幽火的出现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也迅速地向四面八方扩散。嗡嗡嗡的异响,更是越来越甚,在隐隐的夜风中,就如同是亿万鬼魅在叫嚣起舞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眯紧,眼瞳中也刹那现出了一个淡金色的巫字,心中的骇然却是无以复加:“这是阴灵之力,是盐苍弄这么多年来死去的先人,凝聚的阴灵之力。”

    在张横的真实视野里,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那漫天飞舞的幽光鬼火,每一团曲扭摆舞,不断地幻化出一个个朦胧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头大震,他立刻明白,这是阴灵。是埋葬在此处的盐苍弄历代先人的阴灵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盐苍弄历代先人的阴灵,竟然仍能留在此处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从这些坟包的情况来看,最远的时间应该都是在千年之外了。如果刚死去几月或几年的阴灵,还会滞留。但经历了千年的阴灵,却还能游荡人间,并不消散,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里肯定是被什么人布置了凝聚阴灵的诡异阵势,否则,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陡然明白了此地诡绝的现象:“怪不得刚才从小路上进来,会有那种奇异的幻觉。原来,这片坟地中,存在着如此恐怖的阴灵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啊!有鬼,有鬼!”

    蒋阿根身形瑟瑟发抖,一屁股坐到了床上,整个人都要被吓傻了。长这么大,他何曾见识过如此恐怖的情形,一时间,完全被震摄当场,人都要瘫软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老人,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窗外的情形,不禁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惊骇之极:“先祖之灵,是祖宗们发怒了,是祖宗们发怒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卟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,朝着窗外的坟墓群,叩头如倒蒜,怦怦怦地跪拜起来。与此同时,他嘴里喃喃着祈祷:“子孙不肖,惹老祖宗生气,请老祖宗息怒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虔诚地膜拜,只是叩了几个响头,他的脑门顿时血流如注。显然,他的每一个头,都是硬生生地叩在石板地面上,根本就是拿头在撞地面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正是时,那万千幽光飘飘悠悠,已向着这边的石屋飞来。

    空间一沉,天地倒转,众人的眼前立刻出现了万千幻影。无数的朦胧人影,汇成大江怒海般的威压,向这边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门窗似乎无法承受这股无形的威压,刹那在嘎吱声中化为了粉屑,似乎连石屋也在微微地摇晃。

    “区区阴灵,何奈我何?”

    陡地,徐恒全身光芒骤耀,一股澎湃的气势也轰然高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横和小青以及张文龙三人,也是神情一凛,开始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面对漫山遍野的阴灵之力,几人自然也不会束手待毙,立刻体内真元鼓荡,准备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金色的光芒轰然爆开,以张横为中心,石屋里刹那撑起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汽泡,把所有人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正是时,万千阴灵所化的无形威压,也轰然挤压而来,与这道金色的光圈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刹那,漫天的幽光爆逸,金色光圈与幽光相触,顿时如同是酸碱相泼,腾起耀眼的光弧。

    阴灵之力虽然无形无质,但却是一股极阴之力。它的攻击,也不是对人身的**,而是神魂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鼓声响彻,张横已然敲响了九阴神鼓,想震摄这股阴灵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,鼓声响过,四周的威压如故,仿佛是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大变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骇然:“这回糟了!”

    如果是阴灵的攻击,张横并不在意。但是,此处阴灵凝聚的力量,却完全是一种纯粹的能量。这让张横立刻意识到,情形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身上藏着拽着的宝贝可不少,对付阴灵那根本不在话下,九阴神鼓就是专克阴邪之物。

    但是,凝聚成纯能量的阴灵之力,却是连九阴神鼓都无可奈何。也许只有诺亚冥舟才可以。但是,现在的诺亚冥舟完全处于沉眠中,张横根本不能驱使它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如今只能凭个人的修为,与之硬抗。

    小青以及徐恒和张文龙三人,更是身形剧颤,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魂虽然已凝成实体,但在数以万千计的阴灵汇聚的力量攻击下,他的神魂小人儿,立刻也遭到了如针扎刀刺的痛楚。

    徐恒张文龙和小青三人,更是不堪,他们的修为还没突破到四品,神魂未凝成实质。受到如此恐怖数量阴灵的侵蚀,脑袋瓜子刹那如遭雷轰,几乎就要爆开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几人已是陷入了生死一线。

    “哈哈,敢进入我们盐苍弄的祖坟坟地,这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盐苍弄中央的石屋中,张彦青疯狂地大笑起来:“我历代祭酒,凝聚千百年来盐苍弄先人阴灵,守护这一片地方。凡是异族妖人,胆敢擅自闯入,必死无疑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彦青狂笑着,眼眸里闪烁起了道道血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张供桌后的黑袍雕像,全身也爆起了幽幽黑光,一圈圈奇异的振荡,变得更加的犀利凶猛。

    夜风更甚,天空阴沉得几乎要压下来。风中呜呜的凄号连天,这一刻,那片坟地的所在,已成了真正的幽冥地府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