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4章 又一个判逆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极光闪耀,空间振荡,张横等四人撑起的金色光圈,在外围万千阴灵的攻击下,陡然发出了一阵密集的声响,光圈上也猛地出现了无数细细密密的裂纹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几人浑身一震,除张横之外,眼鼻耳口中,七窍尽皆渗出了丝丝的鲜血,神情也变得更加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阿根!阿根!”

    老人一直在地上叩头跪拜,但是,却那里会有什么效果。当他再次抬起头来,看到跌坐在床上,脸无人色,神情骇然的蒋阿根,老人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守在墓地数十年,虽然没有遇到过象今天晚上这样恐怖的现象,但是,老人却也知道许多关于祖坟墓地的一些隐秘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年他来此守墓,上一代的守墓人仍在,他与那人一起共渡了二十多年的时光。

    上一代守墓人并不是个普通人,曾经是上代祭酒的弟子。只是因为犯了族规,这才被罚到祖坟墓地守墓。

    两人寂寞无聊,自然是无话不说。老人从他那里,知道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外面那幕恐怖的情形,老人的心真的绝望了。

    祖灵现形,这不仅是祖灵发怒,更是祭酒暗中在作法。这也就是说,祭酒已发现了今天晚上,有外人进入了祖坟墓地,他是要把这些外人留下来,以祖灵之力,置这些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老人可以不在乎这些外人的生死,但是,他却不能眼看自己蒋家唯一的血脉也死在这件事上。以祭酒的手段,他是绝不会放过把外人带入此地的蒋阿根。

    至于阿根家里的老婆和宝宝,也必然会遭殃,绝无幸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老人的眼眸中陡地现出了一抹绝决。他绝不能眼看蒋阿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不说别的,当年阿根的父亲,就是为了寻找他才失踪,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而老人之所以甘心情愿地守这片墓地,就是心中怀着对四位哥哥深深的愧疚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先祖有灵,不肖子孙愿受万万劫,替我蒋家血脉受罚!”

    老人再次虔诚地跪拜起来,额头叩地,叩得怦怦直响,口中更是喃喃地念道出了一连串怪异的音节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上一代守墓人,教过他的一项秘法,是可以与祖灵沟通的奇术。当然,使用这一项秘法,却也不是那么简单,是要以自己的神魂为代价,以血脉为媒介,结果自然就是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个诡异的符号,猛地从老人头顶蒸腾而起,幻化出一团血光,曲扭摆舞着,猛然飞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老人全身的毛孔,骤然渗出了丝丝的血点,却刹那蒸发成了血气,在他全身缭绕旋转。这一刻,老人的情形,变得无比的恐怖,整个人都已成了血人,面目狰狞诡异,可怕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!五爷爷!”

    正瑟瑟发抖,骇然惊魂的蒋阿根,看到老人这副样子,顿时惊醒了过来。他一声凄厉地惨号,却也是什么也顾不得了,就朝老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身形刚接近老人,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了开来,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五爷爷,您怎么了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阿根无助地凄呼着,一时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本命血祭,老人竟然使用本命血祭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现在只有张横还保持着清醒。他神窍中的小人儿,头顶的功德光环已然现形,把汹汹侵蚀而来的阴灵之力,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的张横,也只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根本无法再护及身周的小青和徐恒等人,他此时此刻也是焦虑万分。

    但是,突然看到老人的举动,却是把张横的心震动了。他一眼就看出,老人正在使用的是本命血祭,这是要以他的性命来化解此处的阴灵之力。

    “阿根,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,为我们蒋家保留这一支血脉。”

    老人陡地抬起头来,目光望向了蒋阿根,声音悲切之极。不待蒋阿根有所反应,他又猛然回头,望向了张横:“阿根是我蒋家唯一的血脉,老头儿别无他愿,只愿你们一定要保护他,保留我蒋家这一脉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声音陡地变得凄厉无比,眼眸中的血丝也轰然暴涨,目光变得凶狠无比:“否则,老头儿我就算是化为厉鬼,也绝不会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您放心,蒋大哥的事,我绝不会袖手旁观。你们蒋家这一脉,我必然会以尽我最大的努力,保其一生平安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凝注着老人,一字一句地答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老人这是最后的遗言,也是他最后的心愿,并且在这样的情况下,已是发下了血誓。张横那会违背他的心愿。

    说到底,老人有如今的结局,也是因他们而起。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前来寻找他,老人也许可以平静地度过他的余生。更何况,他现在的所作所为,就是为了救大家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老人狰狞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。他最终还是把所有的希望,寄托在了这些外人身上。他也看出来了,这些外人并不是普通人。蒋阿根要想活着离开这里,离开盐苍弄,还得依靠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得到张横的承诺,老人已是放下心来。此生他已再无遗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血光爆起,老人整个人刹那炸成了一团血雾,丝丝地漫向了四面八方。眨眼间,滚滚的血雾溶入外面那幽幽的光芒中,整个墓地,突然象是大海的怒潮一样,澎湃汹涌起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飘舞在漫山遍野的鬼火,明暗闪烁,与涌来的血雾丝丝相溶,刹那间摇拽更甚,闪烁更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中央石屋里,那尊黑袍雕像,陡然剧震,全身散发的滚滚黑芒,也如同是骤然遇到了阻挡,刹那变得振荡不以。

    “孽贼,竟然又一个判族的孽贼!”

    坐在雕像下的张彦青,身形狂颤,嘴角也猛地流出了一抹鲜血。

    他以祖神之力,驱动祖坟墓地中的万千阴灵,此刻突然遭到来自墓地中一股力量的反击,张彦青顿时受到了反噬。

    而他也立刻明白了,祖坟墓地中,有本族的族人,以本命神魂为祭,破坏了他的这次施法。张彦青又惊又怒,一张脸都刹那扭曲变形。他是做梦都没想到,这种情况下,还有本族的族人会与他作对。

    当然,张彦青也猛然醒悟过来,与自己作对之人,绝对就是守墓的蒋家老五。

    “五爷爷,五爷爷!”

    蒋阿根凄厉地呼喊着,终于扑到了老人刚才所跪的地方。但是,那里已是空空如也,老人化为一团血雾,没有留下任何东西,甚至一根毛发,一片衣服也不残留。本命神魂血祭的恐怖力量,已把他炸得魂飞魄散,这世上最也没有他残留的任何一丝气息。

    “蒋大哥,节哀,我们快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望望悲痛欲绝的蒋阿根,再看看四周小青以及徐恒张文龙等人,已然清醒过来,一个个脸现劫后余生的庆幸。目光扫过窗外,张横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外面的坟地已恢复了原先的平静。漫山遍野的鬼火,突然都消失了,那股可怕的阴灵之力,也早已消弥于无形。

    老人用他的生命,终于化解了这次危难。屋里的人都心中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是啊,蒋兄弟,你五爷爷为了救大家,不惜以命为祭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徐恒也是满怀的感慨:“不过,此地凶险,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快点离开,不要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片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蒋阿根终于停止了哭嚎,泪眼婆娑地望望四周。他自然不是傻瓜,知道大家说得不错。所以,强忍心中悲痛,朝着老人所跪的地方,恭敬地叩了三个响头,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沉默,向老人墨哀。见蒋阿根站了起来,当下也不迟疑,鱼贯向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外面仍是一片漆黑,大约正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,也是天最黑的时刻。他们来时还是昨天晚上九点多钟,想不到已是在这里逗留了近五六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回仍是由蒋阿根引路。只是,让大家心中惊奇的是:先前无数岔道的幻觉,此刻已然消失。眼前的这条小径,蜿蜒地伸向前面的黑暗,已然没有了丝毫的异常。

    大家心中不禁都是一松。显然,老人化解了祖坟墓地的阴灵之力,此路上的布置,也暂时失效。

    他们还怕经历了刚才的事,这条路也会发生什么变化,生出诸多事端来。

    迅速沿着小路,向前行进,不一会儿,就走出了数百米。似乎已是到了小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但是,望望前方,所有人的脸色骤然而变:“不对,这条路不对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大家才猛然发觉,小路的尽头,并不是外面的盐苍弄村,而是一片茂密的树林。那一棵棵几人才可以合抱的树木,完全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小路的前面,竟然是那一片槐树林。这下,大家的心陡地又提了起来。显然,经历了刚才的事,这条小路其实早就发生了变化。只是,先前大家没有觉察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