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7章 地壑探秘
    此时此刻,槐树林中一片狼藉,无数的碎骨粉屑飘扬在空气中,许多几人合抱的千年古槐,枝断茎折,甚至有数十棵已是被拦腰截断,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,看起来就象是被一群凶兽践踏过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和小青举目四望,只见徐恒满身是血,却正四处张望,焦急地在喊叫文道长。

    然而,树林里静悄悄的,除了哗啦啦的风声,却那里有张文龙的回音,更是看不到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互望一眼,心中不禁都是一惊。先前遭梅西塔等一众血族袭击,大家各自为战,只有徐恒和张文龙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刻,张文龙突然消失了,难道是他出了事?

    “徐堂主,文道长人呢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走了过去,急切地问道:“他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张少,文道长好象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徐恒满脸的无奈:“刚才,在下遭到那十几只扁毛畜生的攻击,最初的时候,还与文道长一起联手。但是,后来就被它们给分了开来。等那些吸血鬼逃走,我就发现,文道长竟然也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蹙了起来,目光细细地在四周搜索,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从现场残留的痕迹来看,战场的范围就在槐树林中心的千多平米内,并没有向外扩散。可是,除了满地的残枝断树,却并没有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张文龙乃是位达到半步四品的超级强者,以他的力量,就算是血族的那名老者,要想杀死他,也不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    如果要把他无声无息地掠走,更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那么,张文龙突然消失,他这是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一时间,张横心中疑虑重重,怎么也想不通张文龙会突然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几人也不再犹豫,开始向外围搜索,但是,搜查了半天,几乎走遍了整个槐树林,也没有见到张文龙,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那位文道长是不是被恶鬼给捉走了?”

    一直跟在几人身后的蒋阿根,战战兢兢地道:“我们村里一直流传着,槐树林里有一群恶鬼。所以,被恶鬼诅咒后发了癫狂的人,就会进入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又惊又恐又是疲惫。这一夜的经历,可以说是他平生最惊心动魄的一夜,早已是心神疲倦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却也不反驳他的话,心中却是疑云更甚:难道这片槐树林,还真有自己还没有看透的奥秘?

    望望天色,天边已是浮起了一片鱼肚白。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望向了徐恒:“徐堂主,看来文道长确实是失踪了。不过,想来,以他的修为,不应该是出了什么危险。或者是他当时发现了那些血族有什么异常,来不及通知我们,追着血族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希望是如此!”

    徐恒也知道,再这样毫无头绪地在槐树林中乱转,根本不可能找到张文龙。若是他还在附近,早就应该听到自己这边的呼喊而现身了。

    现在,看来也只能把张文龙的失踪,当成是一个谜。如果他还活着,肯定会自行回来寻找自己这伙人。

    当下,几人暗自叹气,却也不再寻找张文龙,向槐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蒋家,屋外的院落里几个帐蓬里的人,早已醒来,正站在院门口等待,看到众人出现,不禁都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半夜出门,竟然一夜未归,在此的众人其实早就一个个坐立不安。只是,张横和徐恒在出门时,下了严令,在他们未回之时,绝不允许有人外出。所以,众人一直焦急地等待,甚至大家几乎都是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潘金莲也是一夜未睡,抱着宝宝一直等在屋里,看到丈夫,她顿时喜极而泣。见丈夫和张横他们一个个脸现疲态,而且徐恒满身是血,她立刻又焦急起来:“张先生,徐先生,你们没事吧?还有文道长呢?他怎么没回来?”

    潘金莲把一连串问题问了出来,众人这才发现,一起去的张文龙文道长竟然不在其中,这下让所有人尽皆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我们没事。”

    徐恒此刻却也无遐向潘金莲解释,只是挥了挥手道:“文道长有其他的事,等会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金莲,快点弄吃的,张先生和徐先生他们累了一夜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连忙向自己的婆娘道,自己已是有气无力地瘫坐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很压抑,看到几人疲惫的模样,再看看徐恒满身的血迹,一众人都意识到了,他们这次外出,显然是遇到了凶险。尤其是洪门弟子,一个个神情都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潘金莲张罗出了一顿丰富的早餐,招待大家。众人却那里有心思吃饭,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他们,等待着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张横和徐恒以及小青李有才围坐在了一张桌边,昨晚一夜的经历,虽然曲折凶险,却也是了解了更多的信息。他们确实是要再次筹划一下,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。

    原本,他们这次进入大峡谷深处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寻找到那神秘女子,从而探察失踪的连老爷子和那长生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是,从蒋老五那里,了解了当年那次考古的内幕,他们觉得,那片地壑天沟里的考古墓地,很值得怀疑。尤其是在杨飞的笔记中,几次提到长生之秘这几个字眼。

    也许,亲自到地壑天沟那里看看,能发现更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当下,徐恒与张横他们一再商议,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。让两名洪门弟子与赵子强一起,和流氓辉以及谢淼,带潘金莲母子先离开这里,到外面的盐苍头村暂住。

    剩下来的人,自然就是前往地壑天沟,查看当年考古的现场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是想把蒋阿根也一起带往外面。只是蒋阿根决意不肯。他还是愿意为张横他们在村里做向导。毕竟,盐苍弄这里,他是最熟悉的,就算是谢淼,也没有他对此地的了解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看他如此坚决,也就不再强劝。有他这个熟悉地理的向导,确实是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过了中午,张文龙也没有回来,大家也不再等他。在桌上留了字条,就此分头行动。张横和徐恒带着一大群人,直接穿过盐苍弄,向那道千尺瀑而去。

    而赵子强也与两名洪门弟子,护送蒋阿根一家离开,去向了盐苍头村的谢家。

    一路过村,遇到的盐苍弄的村民,个个怒目而视,对于这些外来人员,充满了厌恶和敌意。只是,张横他们全副武装,却也没有人敢招惹。只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横穿而过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中央石屋里,一个黑衣男子,来到了张彦青所居的房间外,躬身向里面道:“那些外地佬有行动了,他们正向千尺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房间里传出了张彦青略带沙哑的声音:“密切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,随时向本座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!弟子领命!”

    黑衣汉子恭敬地行了一礼,倒退着向外走去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石屋里。

    隆隆隆!

    靠近千尺瀑,隆隆的巨响传来,众人的眼前刹那出现了一条气势浩大的瀑布,如同是银龙腾舞,从九天之上倾泄而下,情形确实是壮阔无比。

    瀑下一泓湖水,银辉闪烁,泛起片片银鳞,在阳光的照耀下,充满了一种梦幻般的色彩。

    站在湖边,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,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
    大峡谷内依然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,没有工厂,没有污染,天空是特别的蓝,湖水是别样的清,人在其中,就仿佛是触摸到了大自然的脉博,整个人的心灵都好象是受到了一次洗涤。

    这里,确实是一处好风景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徐先生!”

    蒋阿根的目光望着前面的千尺瀑,给几人介绍道:“其实,这道千尺瀑后的崖上,有无数的溶洞。只不过,被瀑水遮掩住了,所以从外面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千尺瀑。但奔腾的瀑流,仿然如九天银河,却根本看不透后面的山崖岩壁,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蒋阿根所说的溶洞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却是微微一凝,神情也变得肃然一片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透这层水幕,但是,在他的真实视野里,却可以清晰地洞察到瀑流后的情形。一切果然如同蒋阿根所说,千尺瀑后的崖壁,布满了无数的溶洞。密密麻麻,堪与当日经过的蝙蝠崖相比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些溶洞里,蒸腾着氲氲的水汽,显然,洞里也有水源。只是,望着这些溶洞,张横的眉头却是不由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看到溶洞,想到蝙蝠崖,张横的心头猛地一震。他立刻又想起了昨天晚上,在槐树林遭到梅西塔那些血族的突然袭击。这让张横脑海中猛然灵光闪过,陡地意识到了什么,心中的警惕也立刻提高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千尺潭边稍微停留,队伍走向了左边。

    千尺瀑的位置非常的特别,是突兀地在大峡谷的中间,出现一座小山脉,把整个大峡谷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最奇特的是:这座小山脉并没有截断大峡谷,而是在两边留下了近千米的两条沟壑。这就是盐苍弄人称为地壑天沟的所在。

    大家这次要进入的地方,就是笔记中记载的左边那条地壑,是当年考古的现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