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8章 歪嘴葫芦
    左边的地壑,从千尺瀑的崖壁,一直到大峡谷的山壁,筑起了一道高有三四米的石墙。上面苔痕斑斑,显然已是有很多的年份。

    按照蒋老五当时的说法,这是因为千尺瀑后,乃是盐苍弄被认为是恶鬼诅咒的地方,所以,这才会把这里封闭起来,以阻止族人随便出入。

    果然,大家也在最旁边的石壁边,看到了一块矗立在那儿,高达丈许的石碑。上面用古篆写着一行字:诅咒之地,族人止步!

    目光凝注在这块石碑上,再望望高高的石墙,张横和徐恒等人的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。感觉上,石墙后透着一股森寒的气息,很是有阴森的意味。想到昨天晚上蒋老五所说的那些事,心中更是有一种特别的异样在蒸腾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他们可不是吓大的,敢来此探察,也早就做好了应对一切变故的准备。当下,几名洪门弟子,爬上了石墙,先行探路。

    石墙的背后,果然是一条深沟,里面漆黑一片,一眼看不到底。四周嶙峋的怪石,在水汽的掩映下,看起来仿佛是有无数的怪兽,蜇伏其中,让人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。

    几名探路的洪门弟子,也不犹豫,头上戴着矿灯,手臂上绑上了狼眼电筒,一个个放下了绳索,开始向下攀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下面发射了三枚信号弹,在空中如三道流星徐徐绽放。正是他们早先预定的信号,意思是可以下去,地底没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还没有电信的信号,所以手机等现代化通讯工具,完全无效。一切的传讯,还得依靠一些传统的老办法。信号弹正是其中的一种。

    有了下面人的指示,一众人陆续爬上了石墙,向下面攀沿而去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以及李有才等人,被安排在了队伍的中间。身形一进入下面的地壑,顿时感觉四周冷风嗖嗖,温度也刹那下降了十几度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举目四望,更是看到地沟的岩壁上,湿漉漉的一片,许多地方更是滴着一串串巨大的水珠,仿如下雨。

    显然,这里经旁边千尺瀑丰富的水汽浸润,无比的潮湿,甚至沟壑壁上,都长满了厚厚的苔藓,下行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当然,这点困难自然难不住张横他们,几人迅速下降。地壑的地形呈倒喇叭状,上面狭窄,越往下便逐渐放宽。从最初的十几米,到后面竟然已是有百多米,还在不断的扩大。

    越是往下,光线也越暗,到了最后,几乎已是没有任何阳光透入,完全成了黑暗。必须借助头顶矿灯以及狼眼手电的光芒,才可以视物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蹙,地壑的深度出乎了他的想象,竟然不下百米。当脚底终于落地的时候,面前已是一片宽达千米的巨大沟壑了。

    再往上看,那确实就是真正的一线天,上面能看到的天空,只剩下了一条细若缝隙的一条线。

    早先下来的一众洪门弟子,早已散了开来,守住了四周的各个角落,一个个手持武器,警惕地观注着一切。地壑中灯光闪闪,显得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早一步下来的徐恒,见到张横他们到来,一脸凝重地走了过来:“你看,这里有许多被丢弃的东西,这应该是当年那次考古时,挖掘人员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徐恒手中的狼眼手电照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地方,那里果然有许多残破的铁铲等工具,以及腐烂的衣物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看到这些东西,说明当年的考古确实存在,己方这支队伍没有走错地方。

    整个地壑的地形非常的复杂,并不是想象中的一片平地,而是到处有起伏的小山丘。虽然每一座小山丘高度都并不高,但在这片只有千米宽的地沟里,却把整个地沟分割得支离破碎,无形中把地沟的地形,变得复杂之极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些山丘的走向,都与地沟平行,并不会阻挡前面的道路。只是让原本还算开阔的地沟,出现了无数道狭窄的通道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汇集,众人一路向前,个个小心翼翼,随时警惕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蒋阿根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异样,他明知此次的目的地乃是地壑天沟,是当年爷爷他们挖掘古墓的地方。但是,他仍是下定了决心,要跟张横他们同来,这自然是有原因地。

    一方面,听了昨天晚上五爷爷的述说,他对这片地方,也充满了好奇。另一方面,爷爷等四位长辈,长眠于此,这么多年了,也从来没有人敢下来,他确实也是想看看那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所以,咬咬牙就这么来了。此刻,望着四周的环境,想象着当年爷爷他们在此的挖掘,他的心情也变得难以莫名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穿行向前。杨飞所留的笔记中,有着地壑的地形图,张横和徐恒早已看到过,并描绘了下来,交给了大家。因此,一路向前,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十数里,前面的地势豁然开阔,原本的山丘在此赫然消失,又成了一片开阔的峡谷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细细地打量四周,张横和徐恒不禁目光一凝,两人已然看出,前面就是杨飞笔记本中所记载的考古现场。

    笔记里有明确的描绘,古墓群在地壑第二处开阔之地,方圆有数里,如果从进入的那条山丘形成的窄口来看,就象是进入了一个歪嘴葫芦。

    眼前的地形,却完全符合笔记的描写。

    果然,众人在这片地方,看到了更多的遗弃之物,有帐蓬,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,甚至还有铁锨,绳索等当时用于挖掘的工具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兴奋起来,这次的目的地已然到达,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歪嘴葫芦局,好一个歪字,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中闪起了异彩,神情也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风水大师,他早已养成了习惯,每到一地,就会对四周的地形地脉进行探察。此刻,望着这片开阔的地壑谷地,他的心中确实是无比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处于母系原始社会的盐水古国,是不是有风水这一道。但是,看这里的地形,他却明显地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整片谷地正如杨飞笔记所记载,如同一个歪嘴的葫芦,谷地就是这个葫芦的腹部。

    葫芦有聚气凝元的效果,而歪嘴葫芦,更是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葫芦本是凝聚阳气的最好道具。但作为墓地,却是需要阴气地脉滋养,这才能让埋于地底主人,受地气龙脉恩泽。所以葫芦形的布局,其实并不利做阴宅。

    好就好在这处墓地的地形,是个天然的歪嘴葫芦。葫芦嘴一歪,正好阴阳相反,让此地凝聚的是地脉阴气,而不是阳气。

    所以,这片地形,妙就妙在一个歪字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又回过头来,望向了身后的小山丘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莫名的异样。

    小山丘连绵起伏,深入后方的黑暗。面向这处的却是一道山崖,并不算高,也就数十米。

    但是,这处小山丘,正是当年那位端木行云在此剪纸为阳,把纸太阳贴在上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也是那时候,神秘女子出现,在山崖上观看下面情形的所在。

    现在回首而望,脑海中恍然映出了那时的情形,这却是让张横无限的感慨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甩了甩脑袋,与小青以及阿蛮阿娇等人,已跨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入这片开阔的地壑谷地,四周的情形却是有些狼藉,到处都是被挖过的痕迹,一堆堆泥土就胡乱地堆放在那里,不时地挡住去路。显然,这些泥土,都是当年考古时候,挖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还仅仅是考古现场的外围。按杨飞笔记的记载,最重要的区域,乃是中心那一片,当年出事也是在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徐恒这个时候也带着一众洪门弟子,向中心区域走去,一路行来,大家都不时地停下来看看,一个个被挖出了深坑的地方,这应该是古墓被挖掘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按一般考古的规矩,对古墓进行发掘后,会进行标识,并留下石碑等物进行说明。

    只是,当年考古出了大事,死了很多人,之后更是队伍匆忙撤离,自然也就无遐顾及这些擅后之事。这从这些深坑没有留下任何标识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,经过了这么多年,地壑深沟内也发过几次大水。所以,这些古墓被挖掘的深坑,一个个都积满了黑乎乎的水,一股隐隐的恶臭传来,仔细看去,水坑里好象有什么细小的虫子在蠕动游窜,顿时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众人都经历过水蛭湖,对这些不知名的水里小虫子,还真有种阴影。

    走了里许,穿过了数十个这样的水坑,终于来到了中心的区域。然而,一看到那里的情形,张横和徐恒的脸色不禁微变。

    出现在众人眼前的,是一片方圆足足有数百平米的巨大水坑,也不知有多深,黑乎乎的水,在众人头顶矿灯和数十支狼眼手电的照耀下,仍是感觉幽深一片。

    张横和徐恒等人的心中都是一震。按杨飞笔记的记载,当时中心区域的开挖,是按测定的方位凿洞,从而进入地下的墓室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情况,显然与笔记不符,不仅没有那十多个盗洞的痕迹,反尔整片区域的一大半,都成了一处深坑。

    那么,在杨飞和蒋老五他们出事后,这里到底又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深坑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