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9章 不干的血迹
    当年考古的现场,已发生了变化。这让张横和徐恒都是非常的惊讶,一时却也想不出这些年来,这里到底出现了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徐先生,你们快来看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远处传来了蒋阿根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蒋大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转头望去,这才发现,在左边的山崖下,蒋阿根正站在一处破败的帐蓬前,朝着这边叫喊。他满脸的兴奋,似乎是找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由于当年撤离的匆忙,这片区域的四周,还留下了许多的帐蓬。只是因为年代已久,大多数的帐蓬已瘫塌,成为一堆堆的破布烂泥。

    不过,蒋阿根所在的那顶帐蓬,显然质量非常不错,直到如今,还歪歪斜斜地撑着,并没有倒塌。

    张横和徐恒以及小青等人,那里还会犹豫,连忙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徐先生,这里应该就是我五爷爷最后遇到杨飞的那个帐蓬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他们过来,蒋阿根已是兴奋地解释起来:“我在这帐蓬里,看到了那张行军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等人的眼眸不禁一亮。他们自然都不会忘了,蒋老五最后遇到杨飞时,就是在端木真人所住的那顶帐蓬里。当时的杨飞全身是血,好象已是没有了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,当蒋老五抱住他时,他却奇迹般醒了过来。并把笔记送给了蒋老五,要让他离开盐苍弄。

    可以说,整个考古的事件中,杨飞是一个非常的关键人物。尤其是他与蒋老五进入地底墓室后,看到那尊雕得如同神秘女子一样的雕像,更是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。

    蒋老五所说的那片黑暗的墓室,以及杨飞那时的怪异表现。都表明了杨飞这个人在当时,已出现了某种奇异的变化。特别是他在那时说的,涉及到了长生的秘密。更是让张横对杨飞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此刻,蒋阿根找到了他最后出现的这间帐蓬,张横等人的心中确实也是顿时兴奋起来。也许,在这里,能找到杨飞遗留的什么信息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几人已是跟着蒋阿根拉开了帐蓬。

    帐蓬已出现了风化的现象,歪歪斜斜地撑在那里,随时都有会倒塌的可能。大家的动作顿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    拉开帐蓬破烂的门,大家总算看到了帐蓬里的情形,众人的神情不禁又是一凛。

    帐蓬里积满了灰尘,地面上也积了不少的水,一股霉变的异味,充塞其中。举目望去,里面原本简单的摆设,早已被腐蚀的不成样子,只能依稀地辩出它们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徐先生,你们看!”

    蒋阿根已指向了帐蓬的一角,那里摆放着一张行军床。只是,让人奇怪的是:这张行军床依然完好,不但床的铁架上没有丝毫的铁锈,甚至连上面的床单,枕头也完好如初,没有看到任何被腐蚀的现象。仿佛就是刚刚摆放在那儿似的,丝毫没有受环境和岁月侵蚀的情况。

    众人的眼眸尽皆一凝,脸上的神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眼前的情形,实在是出乎了众人的想象。同样经历了数十年,同样在这样潮湿霉烂的环境,这张行军床,却完全不象四周的其他东西,出现腐烂和衰败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实在是违背了自然界的规则,众人的心如何不震动?

    “张先生,徐先生!”

    所谓无知者无谓,蒋阿根虽然也惊奇眼前这张军用床的怪异,但他心中却并没有象张横和徐恒等人那样震憾,所以仍是兴奋地在捣咕着:“你们看,这床单上还有血迹,竟然看起来象新鲜的一样,祖神在上,真是太神奇了,过了这么多年,这张床上的任何东西,好象就丝毫没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神奇!”

    张横,徐恒以及小青和李有才等人,互望一眼,一个个嘴里喃喃着,确实是震惊在了眼前的这副情形里。

    正如蒋阿根所说,这张行军床上,雪白的床单赫然留着斑斑的血迹,并且,仔细看去,仿佛是一个人形的轮廓。

    从当日蒋老五的描述中,杨飞就是满身是血地躺在这里,显然,这些血迹,就是当时的杨飞留下的。可是,众人做梦都不会想到,经过了数十年,杨飞最后躺过的这张床,竟然仍能保持着当初的情形。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几人轻手轻脚地向那张行军床走去,一个个动作变得无比的谨慎。

    刚凑到床边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冲入了鼻际,大家的身形又是一震,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竟然闻到了血腥味,而且这股血腥味如此的新鲜,就象是刚从某个人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一样。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好浓重的生命气息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刹那眯成了一条缝,目光死死地瞪着床单上的血迹,心中的震骇已是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修为,五官的感知自然是无比的敏锐,因此,他清晰地从那浓重的血腥味中,感受到了一股勃勃的生命气息。就仿佛床单上留下的血迹,并不是已脱离了生命体,反尔是象仍然留在体内一样,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顿时被惊骇了,血液离体,那自然就是断了生机。可是,这留在床单上的血,且不说已经历了数十年,没有干涸凝固,已算是奇迹。但是,此刻却仍能在这些血迹中,感知它充满了澎湃的生命力,这完全就是超出了张横的所知范围。

    无论是现代的科技,还是玄学的范畴,都没有这种近乎天方夜谈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这血迹有问题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徐恒和小青以及李有才等人,也发觉了血迹的异样,一个个下意识地都伸手触向了行军床。

    手指一碰,几人的指尖上立刻都沾染了不少的血迹。大家细细地拿到眼前察看起来,神情却是一个个急剧地变化。

    能用手指沾上血迹,再一次证明,床上的血迹,确实是新鲜的。也进一步印证,大家看到的并不是幻觉,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。

    但是,这更加让众人心头震憾不以。一时间,帐蓬里陷入了沉寂,人人都被眼前这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并没有去触摸床单上的血迹,而是目光灼灼地凝注着,眼瞳里淡淡的暗金色巫字,早已浮突了出来。他已开启了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,正在一寸一毫地洞察这张行军床。

    果然,一切如同猜测的那样,这张床上所有的一切,都没有受岁月和环境的侵蚀,依然保持着当初的状态。仿佛这张军用床,与四周隔绝在两个世界中,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杨飞所说的长生的秘密?”

    张横脑海中电念急闪,有关蒋老五的述说和杨飞笔记中的记载,全部浮上了意识。

    生命的衰败和死亡,就是因为生命体没有了活力。那么,如果这些留在床单上的血迹,就是当年杨飞体内流出来的。那么,这岂不是说,那时的杨飞,身体里的血液,已完全与正常人不同了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以这种血液超乎寻常的生命活力,经历数十年,在离开生命体的情况下,仍可以象在人体内一样充满活力,这完全可以断定,它就是长生之秘。

    不是吗?要是谁的体内,流着这样神乎奇神的血液,生体怎么会衰败,又如何会死亡?

    “可是,这样的血液,怎么样才能形成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更多的疑问浮上了心头:“从蒋老五当初的述说来看,最初的杨飞,应该也是个普通人。直到在地下的墓地中,挖掘出了那尊雕像,发生了某些变故后,他才突然发生了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杨飞当年在地下墓室,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思绪有些混乱:“为什么当蒋老五再一次见到他时,他的血液竟然已经改变。还有,他当时满身是血地如僵尸般躺在这帐蓬的床上,又是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疑问越来越多,但一时间,张横却那里能找到答案。他竟然深深地陷入其中,有些不知所以了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!”

    直到蒋阿根的惊呼再次传来,这才把张横猛地惊醒。

    举目一看,蒋阿根正拍着大腿,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再次露出兴奋之色。他一边怪叫着,一边已是冲出了帐蓬,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蒋兄弟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徐恒也猛地醒悟了过来,目光望向了蒋阿根。

    他以及李有才和小青等人,刚才也想到了与张横同样的问题,刹那心中震骇之极,更是陷入了无数的疑问中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被蒋阿根的叫声惊醒,又看到他这副模样,心中顿时也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蒋阿根不是玄门中人,也不知道他们找寻的所谓长生之秘是什么。因此,心思非常的单纯。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反尔是他这个局外人,更能看到他们所不能看到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徐恒已跟了出去。张横以及小青等人,也跟了出来,他们都想看看,蒋阿根这回又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果然,走到帐蓬门口,已看到蒋阿根蹲在了帐蓬旁边的草丛中,似乎在仔细地寻找着什么。见此情形,众人尽皆一怔,续尔,大家猛地反应了过来,已然想到蒋阿根这一怪异举动的目的何在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