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0章 泥潭探察
    “那个破碎的雕像!”

    看到蒋阿根在帐蓬旁边的草丛中寻找什么,众人刹那恍然,他们立刻想到了蒋老五的述说。

    蒋老五最后之所以能看到杨飞,就是因为在帐蓬外看到了那尊破碎的雕像。之后才会想到要进入帐蓬,问端木真人。因为这个帐蓬就是当时端木道长所住。

    “啊呀,怎么连个碎屑都没有留下呢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蒋阿根搔搔脑袋,满脸的惊疑。

    他这次跟着张横他们来到地壑,就是为了追寻当年他家几位爷爷曾经的行迹。至于说什么长生之秘,他还真不在意。在张横和徐恒等奇人异士面前,他知道自己就象蝼蚁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注意力,全放在蒋老五当时所述说的事上,并想从蒋老五的经历中,看一看自己五爷爷那时的行迹,实地感受五爷爷在那一刻的心情。这也算是对自己五爷爷的一种悼念。

    此刻,仔细地搜索着草丛,却根本没有找到五爷爷所说的那些雕像的碎片,他确实是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在蒋阿根想来,雕像破碎后,就算后来有人把它收拾掉了,但也总会留下铜屑粉末什么的。可是,草丛中根本没有任何的残留物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也不禁凝重起来,他们的目力自然不是蒋阿根可比,在细细查看了草丛后,确实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他们心中也都是很惊疑,一滩破碎的青铜器雕像,原本已丢弃在了帐蓬的草丛里,显然当时的爱教授和那个端木真人,已把它当成了废品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它却消失了。那么,在那种出了大事混乱的情况下,会有什么人把它收拾干净,甚至不留任何一丝残碴余痕?

    叫来几名洪门弟子,再次细细地搜索了半天,甚至把这片草丛的泥土都挖起了一大片,仍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丝线索。众人不得不放弃。

    不过,自从进入这片地壑,难以解答的问题也实在是太多了。所以,再多这一个疑团,也就算不上什么了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和徐恒他们再次回到了帐蓬,研究起了那张行军床。

    这次跟徐恒一起出来的洪门弟子,个个都有专长,其中就有专门搞生物研究方面的人材。因此,早已把留在床单上的血液留了样,准备好好研究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他们也不客气,各取了一些血液样品。这种可以在生物体外,仍保持旺盛生命力的血液,实在是太奇特,甚至就是蕴含了长生的秘密。张横他们自然也要自己留些样品,好好琢磨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也已隐隐地猜测到了,为什么这张行军床会不受四周环境和岁月的影响,在经历了数十年后,仍保持着原先的模样。这绝对与留在床单上的血液有关。这更是说明,这些血液中蕴含着他们所不知的神秘力量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,张横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大深坑前,一个个脸色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原先的中心挖掘区域,变成了一潭深坑,已无法再还原当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这片泥潭却正是那时考古队着重挖掘的所在,从杨飞的经历来看,所有的秘密,就隐藏在其中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和徐恒他们,绝不可能就轻易地放过它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此刻,进入深壑,看到现场。张横和徐恒脑海中顿时都浮起了杨飞笔记本中最后留下的那段话。

    阴阳合,五行毁,神台灭,地壑开!

    先不管前面阴阳合,五行毁,神台灭意味着什么,最后一句地壑开,明显就是指的是这处地壑。可是,问题来了。地壑开,这是什么意思?这条地壑明明就是敞开的,除了盐苍弄那古老的石碑警示,说这里是被诅咒的地方之外,并没有阻止人进入。

    甚至自己等一众人进入了这里,直到现在为止,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。

    那么,所谓的地壑开,到底是指什么?难道大家现在看到的地壑,并不是杨飞笔记中所留的地壑吗?

    一个个疑团再次缭绕在众人的心底,大家感觉是越来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他们来说,杨飞当时慎重地把笔记本交给蒋老五,又催他尽快离开。他显然是有着特别的用意。写在最后的那段如同谒语的话,更是肯定隐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。否则,杨飞不可能会特意留下这些。

    甚至在张横他们想来,这段短短的话,极有可能隐藏着如何解开长生之谜的答案。只是,如今千头万绪,理不出个条理来,还真是让张横和徐恒他们头很痛。

    洪门弟子中,也有精于堪探之人。而且,这次下来,也带了专业的各种高科技工具。

    在泥潭边扎下营后,便开始对四周进行了重新测量。以便决定下一步行动。一时间,四周忙碌一片。

    张横和徐恒在四周巡视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在这处地壑中,显然要呆一段不少的时间,所以他们必须在四周探察一翻,布置一些阵势,以确保此地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切布置完毕,地壑上方的那道一线天,也早已变成了一片漆黑,显然天色已近入了夜晚。从所戴的钟表时间上显示,已是晚上七八点钟。

    劳累了大半天的人们,总算停了下来,开始造锅做饭,准备好好地吃上一顿休息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以及李有才等人,各占据了一个帐蓬。与徐恒所带的洪门弟子,分居大泥潭的两边。

    双方虽然合作,但还是经纬分明,彼此之间虽然说不上有什么间隙,却仍然保持着距离。张横也知道,徐恒当日所透露的消息,肯定不是全部。他必然会把最紧要的隐秘,捏在手心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了与蒋老五的那次沟通,现在张横他们对这里的情况,更多了许多了解。虽然到现在为止,最主要的目的,寻找小青的父亲,仍是丝毫没有着落。但是,他们却也相信,只要连老爷子离家,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。那么,连老爷子一定会在某个时间出现。他们只要象守株待兔那样,等在这里,极有可能就会遇到他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寻找连老爷子,张横和小青反尔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夜渐渐的深了,张横却丝毫没有睡意。他盘膝坐在帐蓬里,目光透过帐蓬的缝隙,凝望着外面的那潭深坑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诡异的寂静,地壑的环境非常的特别,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出没,但却会有许多毒虫毒蛇游窜其中。虽然经过了白天的一翻大扫除,基本上已把所有可以发现的毒虫毒物,一扫而空。但是,以地壑的结构,根本不可能杜绝外面以及深藏的毒虫毒物。

    洪门那边,有两名弟子负责守夜。张横这里,阿娇和阿蛮,自然就负担起了警戒的工作。大家各守各的,秋毫不犯。

    望着外面在灯光下泛起层层黑色涟漪的泥潭,张横的心却是难以平静。他虽然看似一直没怎么观注这个泥潭。但是,他早就在暗地里对它进行了探察。

    当时走到泥潭边的时候,他就以地师可动用地脉之气的特殊本领,强行把真元灌入地底,想探察泥潭中以及四周的地脉地气。

    然而,让张横暗自震惊的是:以他现在达到四品的力量,真元灌注之下,在深入地底数米之后,竟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隔,完全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同时也释放了灵犀,让它潜入泥潭底,想探察下面的结构。看是不是能寻找到当日杨飞和蒋老五所挖掘的地洞。

    可是,再次让张横张口结舌的情形发生了。因为,灵犀一潜入泥潭,立刻就被迫飞了出来。从灵犀所感知的情况,它感受到在泥潭底下,有一股让它无比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灵犀经当日被张横进一步粹练,力量已是达到了三品。以它如今的程度,仍然让它感到恐怖的东西。那么,泥潭下到底隐藏着什么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肃然起来。这片地壑,看似平静,但其实隐藏着巨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却已是做出了决定。帐蓬外的泥潭,他是绝不会就这么放弃。现在,趁着夜深人静,他决定再探察一次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心念一动,张横的头顶量天八斗现形,发射出了氲氲的华彩,一柱星光,也刹那从地壑的上空,直照而下,把他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量天八斗,可以延伸思感,不仅能向远方漫延,更是可以直接探入地底。张横这是要借助量天八斗之力,强行破开地底那层无形的屏障,探察这泥潭底的奥妙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帐蓬的地面,一阵轻微的振动,头顶的星光,以张横为媒介,迅速向地底延伸而去。与此同时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也以张横为中心,向泥潭中扩散。

    而在张横的意识里,一幕无比怪异的情形,已然反映其中。只见,黑乎乎的一层泥浆,如同是一片浑沌一样,扑天盖地的涌来。同一时间,一股无形的威压,也轰然迫至,让张横的心神猛地一滞。一种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的压迫感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更是震动,以自己借助量天八斗之力,仍是受到如此的阻碍,怪不得先前以地师振动地脉之能,根本就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心念及此,他更加的聚精会神,思感也一寸寸地向泥潭的深处漫延而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