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2章 五零一二
    “阿彪,阿彪,你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四周已有人叫喊起来,许多人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横,那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青满脸惊疑地望向了身边的张横,她一时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五台抽水机抽泥潭里的泥浆,为了能把抽出来的泥水放掉,不在场地上积累泥水,洪门弟子把五台抽水机的抽水管,放到了地壑崖壁间的缝隙里。这样,抽出来的水,就可以直接排到地沟中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条崖壁的缝隙,显然与地沟不相通,只是抽了一会儿的水,就满逸了出来。旁边正好站着几名洪门弟子,其中一位就被满逸的泥水给灌到了靴子里。

    只是,让人们想不到的是:他竟然痛苦地惨号起来,整个人也刹那摔倒在了地上,这才引起场中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他可能被什么东西给咬了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远远地观察着那个倒地痛嚎的洪门弟子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在真实之眼的视野里,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,阿彪灌入靴子里的泥水,其中有无数细小的虫子正在急剧地蠕动。仔细看去,可以看到那是些颜色血红,大小只有蚂蚁模样的小虫。现在,这些小虫正死死地叮在阿彪的脚上,数量有千百之多,看起来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而让张横心中一凛的是:被这些小虫叮咬的阿彪,他的那条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涨,甚至就这会儿功夫,表面的皮肤已经出现了腐烂。而且,这种状况,还在迅速向上漫延,如今已突破膝盖,延伸到了大腿的部分。

    以这种速度,只怕要不了多少功夫,就可以漫延到阿彪全身,足见那些血色小虫的毒性之烈。

    “腐尸虫,竟然是腐尸虫!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不禁喃喃地道:“怎么会有腐尸虫出现在这里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认出那血色小虫是什么了。看它们一只只背上有奇异的花纹,头上长着触角,口器却有狰狞的獠牙,这不是传说中的腐尸虫还会是什么?

    腐尸虫传说是幽冥之物,据说只有在九幽深处才能生长。在九黎古族的古藉中,张横见到过这种异虫的记载,在现实中,却是从来没有看到过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传说中的腐尸虫竟然出现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让张横心中更加震骇的是:昨天晚上,他曾借助量天八斗,用思感探察过这潭泥水。当时,张横并没有在泥潭中发现腐尸虫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开始抽干这里的泥浆,却竟然出现了可怕的腐尸虫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颤,猛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:“难道这泥潭通往地底某处?否则,昨天晚上还没出现的腐尸虫,怎么今天就突然出现了呢?”

    “啊,我的天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负责医疗保障的一名洪门弟子,带着药箱已冲到了阿彪面前。只是,当他看到阿彪脚上的情况,却是顿时脸色大变,不由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被阿彪的情况给吓着了,虽然曾经也算是在英尔岛皇家学院进修过,还取得了博士学位。但是,他却那里见识过这样恐怖的毒素,一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东爷来了,快让开,东爷来了!”

    旁边响起了一众洪门弟子的呼喝,大家纷纷让开了一条路。张东东神情凝重地踏步走来。

    在洪门中,大家都知道,张东东这位副门主,不仅修为高深,而且还擅长医道。许多名医都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,一到了张东东手中,都能迎刃而解。因此,张东东在江湖上还有个名号,人称妙手东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看到他到来,一众洪门弟子立刻都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张东东也不客气,已是蹲到了阿彪的面前,望着阿彪那条肿涨得比先前几乎粗了一半,皮肤却黝黑近乎透明,下面开始腐烂的脚,张东东的眉头不禁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手一翻,拿出了一柄匕首,挑起阿彪脚上叮咬着的一只血色小虫,细细地观察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先前如同蚂蚁样的小虫,已是膨胀了一半,鼓鼓囊囊的,身体也似乎变得透明,形象更加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传说中的腐尸虫?”

    张东东用鼻子嗅了一下刺在刀尖上的小虫,脸色骤然而变:“这下糟了!”

    他显然也是认出了这小虫的来历,心头大震。张东东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陡地,他咬了咬牙:“看来,只能保阿彪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的眉宇间猛然闪过了一抹狠色,手中匕首刹那划出一道寒芒,斩向了阿彪的腿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已陷入昏迷的阿彪,猛地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号,整个人都差点从地上蹦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也是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,人人脸色大变。因为,张东东竟然一刀斩断了阿彪的那条腿,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张东东却丝毫没有迟疑,手指在阿彪的断腿处一阵猛点,同一时间,另一只手已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瓶,把瓶里的药末撒在了阿彪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特,断腿处正狂喷的鲜血,立刻止住了。而阿彪已是再次痛得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千万不要碰触泥水。”

    张东东稍稍舒了口气,目光望向了四周的一众洪门弟子:“这泥水中有剧毒的腐尸虫,一旦触及,就会如附骨之蛆,腐蚀血肉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不禁身形尽皆一颤,神情中现出一抹惊悸之色。阿彪的例子还在眼前,所有人的心中确实是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,马上用火把这条断肢烧掉,不要留下任何残留。”

    张东东神情肃然地吩咐道,说着,这才站了起来,迎向了走过来的徐恒,两人低低地商量着,神情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,突然变得无比的压抑。刚刚开始挖掘,还仅仅只是最初抽干泥潭里泥水的第一步,队伍中就有人受伤。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此次任务的危险性。因此,所有人的心中都变得沉甸甸地。

    工作仍在继续,发电机和五台抽水机轰隆隆的轰鸣声,在这寂静的地壑里,显得异样的震耳欲龙。每个参与工作的人,神情却是变得无比的凝重,而做事也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他们几人,虽然在现在的情况下帮不上什么忙,不过,也是一个个神情肃然。对眼前的这潭泥浆水,心中更是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这潭看似平静的水,不知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东东和徐恒连袂走了过来,看两人的神色,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,张副堂主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颌首,心中却也是有些疑惑,不知两人此刻过来,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刚接到外面传来的传讯。”

    张东东和徐恒互望一眼,张东东开了口:“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,要与张少通个气。”

    双方现在还处于合作的状态,因此,各方面的消息共享。只是,张东东此刻如此慎重其事地过来告诉自己,还是让张横心头微微一震,感觉到他要说的事情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果然,张东东继续道:“自从接到徐堂主传来的音讯,提到此处曾在数十年前,有过一次考古。在下就立刻着手对此事进行了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那边的调查有了结果。”

    张东东神情变得更加的凝重,当下也不迟疑,把相关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洪门在恩施这么多年,底蕴自然是无比的深厚。要调查当年考古的事,确实不算是难事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东东想不到的是:在最初的调查中,无论是恩施市,还是所在的省级文物单位,竟然都没有那一次在盐苍弄考古的纪录。

    这就让张东东无比的奇怪了。要知道,虽然当年考古离现在也已有数十年,之后又是处于那段大混乱的时代,确实是会有许多政府部门的资料遗失。

    但是,做为当年一次可以轰动史学界以及考古界的考古,竟然丝毫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资料,这就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这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有人克意地隐瞒了当年的那一次考古。

    幸好,洪门暗中隐藏的势力确实是不凡,在一时毫无头绪的情况下,立刻从当年考古的人员着手,调查起了那时负责这次考古的领队爱教授。最终在国家文物局找到了一丝踪迹。

    通过关系网,洪门在国家文物局里,翻阅了那几年的所有档案。从堆积如山的档案里,看到了一份纪录,确实就是有关盐苍弄盐水古国的资料。

    只是,得到的资料让张东东心中很震动。因为,这份资料纪录了一个消息,那就是当时的那次考古,曾被烈入国家五零一二绝密档案。

    按文物局的人解释,五零一二是个编号,五零是指当时的年份,而一二却代表着序号。也就是说,那次考古,是国家那个年代的第十二份绝秘行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东东现在更是接收到了从外面传来的一个消息,却是把他和徐恒心中震憾了,这才会来找张横商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