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4章 泄密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娟子提供的消息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,原本是件绝对隐秘的事。就算暗中有许多势力在追查,却也一直秘而不宣,不向外界透露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竟然有人在外面四处宣扬,把这原本绝秘之事,弄得众所周知。这岂不是说,现在的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,已然变成了公开透明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事所造成的影响,又会如何恐怖?只要想一想长生这个词,就会让无数玄门各方势力,会象闻着臭味的苍蝇一样,蜂拥而来。到时,盐苍弄以及这处正在开挖的地壑遗迹,那里还会安宁?

    心中震惊,张横也立刻想到了透露这消息之人会是谁?他的目的何在?所以,这才迫不急待地向娟子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唉,尊主!”

    娟子轻叹一声,脸色变得有些愧疚:“属下无能,自得到这方面的消息后,立刻就展开了暗中的调查。但是,直到现在为止,仍没有查到最初散布消息之人。从各方面所获得的信息,好象他们都是道听途说,谁也说不清消息的根源来自何处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,微微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从娟子所说的话来看,散布消息之人,其实早就有所防备。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目的何在呢?

    张横不禁心中暗暗地盘算起来。从他现在所掌握的信息,这次参与盐水古国长生之秘追查的势力,其实已然不少,除自己这方和洪门外,还有神秘失踪的张文龙文道长。如果加上意外结仇的血族,以及现在还不知所踪的连老爷子,就一共是五方面的人马。

    自己自然没有把这消息透露出去。洪门虽然调遣了这么多弟子,但以徐恒的精明,他自然也早就做好了保密工作,甚至参与的许多洪门弟子,也根本不清楚此次的目的是什么,只是奉命行事。

    所以,洪门方面也肯定不会散布这方面的信息。否则,这就是给他们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那么,剩下来就是血族和连老爷子以及失踪的张文龙了。

    然而,细细推敲了半天,张横也感觉不可能是他们三方把这一消息宣之于众。血族是西方玄门的力量。要是他们敢散布这消息,无疑就是给他们自掘坟墓。以西方与东方曾经订下的泰山之盟。血族竟然敢暗中来东方兴风作浪,那就是东方玄门之公敌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张文龙和连老爷子对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,追查已久。也不可能把这么多年,甚至是几代人的辛苦付之东流,白白地把这样重大的秘密传扬出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隐藏着其他的势力,想混水摸鱼,这才散布了这个消息,从而想把局势弄得一片混乱,以便从中取利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蹙得更紧了,心中隐隐的不安更加的强烈。

    “尊主,现在这个地方,已成为了各方势力瞩目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娟子神情肃然:“据我们所得到的消息,许多玄门门派或家族,正向这边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张少!”

    赵子强也是一脸的忧色:“今天娟子小姐他们赶来的时候,我们就在外面看到了许多陌生人,他们都是玄门中的高手。如今最外围的盐苍头村,就汇集了不下数十人,应该有四五个门派或家族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这样的结果,他已然猜到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关于长生之秘,只要是听到这个消息,玄门中人谁肯放过。宁可信其有,也不会错失良机。所以,各方势力汇集此处,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问题在于,各方势力一旦汇聚,此地便鱼龙混杂,洪门弟子正在挖掘的这个现场,只怕再也不能象先前那样清静,其他势力绝对不可能眼看洪门和自己在这里好好地进行挖掘工作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和洪门该如何面对,如何处理这样的场面?

    “张少,不知是否方便进来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帐蓬外响起了徐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客气了,我张横的帐蓬,永远为你敞开!”

    张横和娟子以及赵子强等人互望一眼,赵子强已然站了起来,向帐蓬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拉开帐蓬的门,徐恒和张东东两人,正站在那里。两人的神情都是非常难看,徐恒更是隐现怒气,一副气鼓鼓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子强把两人迎入了帐蓬,徐恒与娟子这位大拇指客套了两句,这才一屁股坐到了张横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张少,想来您也应该得到了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徐恒也不拐弯抹角,向张横道:“我们挖掘这里古迹,甚至是盐水古国的秘密,现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。甚至已引起许多门派和家族的观注,从而派出人员,向这边赶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恒脸现愤色,恨恨地道。洪门在外围,自然也有信息网。老千门所获得的消息,洪门这边也得到了风声。

    再加上现在盐苍头村,突然到来了不少陌生人,这更是印证了消息的准确性。徐恒和张东东了解到这一情况,顿时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也与张横一样,立刻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也明白接下来的盐苍弄以及现在所在的地壑,即将成为各方势力关注的焦点。他们在此挖掘的事,更是再难隐瞒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徐恒和张东东连忙赶到了张恒这边,想与张横商量一下,接下来该如何应付混乱的场面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带的人员不多,但有了老千门做后盾,再加上他达到四品的修为,确实是具有一定的震摄力。更何况,在名义上,洪门现在还与张横他们合作。所以,事情突然起了这样的变化,张横的意见确实是非常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嗯,徐堂主,我这边确实是得到了这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徐恒和张东东脸上:“不知徐堂主和张副堂主,你们对此有何感想?两位可曾想到会是什么人散布了这个消息,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也满是疑团,现在徐恒他们过来,自然也想听听对方在这方面是否有别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妈的,操他娘的!”

    徐恒显然是满腹的牢骚和怒气,一听张横提到这些,顿时有些怒不可歇,忍不住就破口大骂,完全没有了做为一堂之主的涵养:“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泄漏了这消息,老子必抽他的筋,剥他的皮。妈的,我们洪门几代人的辛苦,都要被那鸟蛋的东西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徐恒愤愤不平,他们徐氏一脉,自当年那位老祖宗,发现盐苍弄这里残肢再生的秘密,这么多年来,每代都有人为此化费一生的精力追查。

    可以说,洪门徐氏一脉,为此付出的代价,已是难以估量,无论在人力,物力和财力上,倾注之大,已不是数量能来衡量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息怒!”

    望着徐恒这副悲愤的模样,张横也是叹了口气。他可以明白,倾注了几代人心血的事,现在被人搅得西里糊涂。也怪不得徐恒会如此的失态。

    不过,从徐恒的话里,张横也已知道,看来洪门方面,也没有追查到散布消息之人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,此事既然已发生了,那我们也只能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了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终于做了表态:“还有,趁现在那些赶来的势力,还不成气候,我们得加快挖掘工作。希望在他们干扰到我们之前,能有所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说的是!”

    张东东在一边插口道:“现在也只能这样。外面赶来的人,现在对我们这边情况不明,我们必须趁这段时间,加快挖掘的速度,以求能有所发现。”

    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。若是等各大势力的人聚集,必然会直接插手挖掘之事,绝不可能容许洪门这边独占地壑的这处遗迹。所以,趁现在还有周旋的余地,加快挖掘,这才是目前最迫切的事。至于各大势力聚集后,该如何应付,到时也真的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商量有了结果,洪门弟子的挖掘工作也立刻提速,原本是分成三班抽水,现在又投入了五台备用的抽水机,力求在最快的时间内,把这泥潭的水全部抽干。

    盐苍头村,现在的情形确实是有些混乱。突然从外面进入的陌生人,如今已是增至百多人,列属不同的家族和门派,而且是南北各地都有。

    以现代的通讯技术以及交通的快捷程度,发生在恩施的事情,如同是长了翅膀一样,在有关长生之秘被散布后,几乎是在半天时间内,已是传达到了全国各地。

    只要是稍有实力的玄门家族或门派,都在第一时间内,派出了人员,赶往恩施大峡谷,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对于任何一个玄门人士来说,长生都是充满了诱惑的魔力,谁也无法抗拒。所以,前往大峡谷深处的人,不仅仅是现在这些,如今出现在盐苍头村的这部分,只不过是最早赶到的。之后,还会有更多的人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在一处树林里,二三十人正席地围坐在一起,一个个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从这些人的装束来看,显然东南西北,各地各族的人都有,此刻,这些人明显是分成了两队,面对面经纬分明。

    这是来到盐苍头村的各派各家族的玄门中人,当大家发现,竟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同行,立刻都警觉起来,也猛地意识到,这样的情况,极有可能会引起混乱。

    因此,来此的各方主持人,就决定了先坐下来,商量一下,以免事情还没开始,彼此间先发生冲突,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和麻烦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