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5章 联手
    玄门中人以家族和门派为基础。不过,家族势力与门派势力之间,却存在着不少的矛盾,或者是说,彼此并不融恰,主要是相互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对于门派中人来说,世家出身之人,根本就没瞧在眼里。而世家传承的玄门修士,可也不怎么瞄门派势力。因此,双方向来就不怎么和协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,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,把各地的门派势力和家族势力,都吸引到了这里。如果没有个秩序,自然会引起一场不可预料的纷乱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在这片小树林里,先一步到达此处的门派势力与世家诸人,聚集在一起,面对面地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南面的人数有十几人,最前面的是一位老和尚以及一位道长和一名古装老者,三人盘膝而坐,一个个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与他们相对而坐的也是三名老者,精气内敛,显然个个修为不凡。

    “徐长老,苦大师,无嗔道长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坐在左面三人中的一位老者,向对面三人抱了抱拳:“在下恩施连家的连长河,有幸参与此事。这次我们共聚于此,也算是我们玄学界的一大盛事。不过,人多事杂,如果任由各方任意行动,必然会产生不必要的摩擦,引来不少的纷争。所以,我们今天在此,必须拿出个章程来,也好为接下来的事,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自称连长河的人,正是恩施连家的一名长老。原本连老爷子离家之时,已是留下遗言,不许连家之人今后再追查盐水古国之秘。

    但是,这次消息在外宣扬,连家做为在恩施一带最有势力的地头蛇,那里还忍耐得住。所以,连夜召开了家族高层的秘议,这才派出了连长河这位长老,带领家族的十数名精英,进入了大峡谷。

    做为当地最有实力的世家,连长河自然被这次进入大峡谷的一众家族势力,推为了与门派势力谈判的代表之一。

    “嗯,连长老说的是!”

    对面的古装老者微微颌首,一脸的傲然:“我玄武门虽然向来不问世事。不过,此次盐水古国古迹现世,却也不得不前来看看,以防此事背后有居心不良之辈,在暗中阴谋,布下什么陷井,从而搅乱我们玄门。”

    古装老者头戴高冠,一身秦汉时的打扮,看起来古意盎然,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飘逸出尘的古韵。他正是玄武门的一位长老,名为徐恩。

    这次盐水古国的消息传扬开来,却也是把玄武门这个传承自元古的古老门派给惊动了。甚至派出了徐恩这位长老。以玄武门在玄学界的声望,徐恩自然是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次谈判中代表门派势力的主导人物。

    徐恩说着,一脸的正气凛然:“我玄武门虽然远在深山,但是,守护玄门也是我们玄武门之职。所以,老夫以为,在盐水古国的秘密,未被解开之前,我们无论是世家弟子,还是门派门人,都必须尊守一定的规矩,以防被小人所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徐长老说的是,老衲也是这个意见。”

    三人中的那位老和尚,宣了一个佛号,朝众人合掌为礼。

    老和尚身形消瘦,看起来就象是一副皮包骨头的枯槁样。许多人还以为他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    但是,老和尚可绝不简单,他在玄门中赫赫有名,乃是西域大雷音寺戒律院的主持。因为生就一张苦瓜脸,人称苦大师,修为已达半步四品。是如今佛门中出世的高僧。再加上大雷音寺在玄门中的地位,他自然是毫无例外地成为了此次与世家谈判的首脑之一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

    坐在最右边的道长,此刻也开了口,他朝众人稽手为礼:“徐长老和苦大师说的对,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所以,此次我们必须拿出个章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三位高人说的是!”

    对面三人中的一名老者,哈哈一笑:“此也正是我们之所愿。老夫宋年庚愿闻诸位高见。”

    自称宋年庚的老者,自然就是北方风水世家宋家如今的老太爷。他这次听到盐水古国的消息,顿时心中大震,不仅是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,更重要的是那些断肢重生的人的照片,让他无比的振奋。

    他最爱的孙子宋长风,当日在虎啸山庄,被张横打成残废。虽然这段时间来,化尽了心思,求遍各方名医,却仍然无法让宋长风的残腿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那次宋长风所受的伤实在太严重,不但腿部的骨头全部粉碎,而且筋脉也受了不可恢复的创伤,许多医道名家在看了他的伤势后,也只有徒叹奈何,根本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本以为宋长风这回是要残疾一生,从此再无复元的希望。那知,现在竟然传来了盐水古国的神奇之事。且不说长生是不是有这事,只要想到断肢能重生,就足以让宋年庚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可以让孙儿残腿复元,他们宋家年青一辈最有潜力的俊杰,又将重现光彩。这对于宋家还是具有无比重要的意义。

    所以,接到有关消息后,宋年庚丝毫没有犹豫,立刻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,成为最早到达盐苍头村的一批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最后一位世家代表也说了话:“老夫冯天平也以为,此次事关重大,而且,有人故意散布这个消息,目的不明。我们确实要预先防犯,以防背后有小人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冯天平正是南方玄门冯家的一位长老,冯家所在的地方离恩施最近,所以,得到消息也比较早。虽然冯家在听到这消息之时,还有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但是,消息关系到了长生,他们却也是宁可信其有,不愿放过。这才派出了一位长老级的人物,前来核实情况。

    等到了这里,已是有不少的门派和世家之人汇聚于此,并进一步了解了相关的更多内幕,冯天平自然也是兴奋无比,决意要参与这次探秘的行动了。

    以宋家和冯家在玄门世家中的影响,他和宋家的宋年庚,自然被推出来成为了与门派谈判的代表。

    现在,双方已有了初步的意向,都希望在发掘盐水古国之秘前,双方保持和协共处,事情已是开了一个良好的开端。

    当下,众人也不迟疑,各自提出了如何保持和平共处的方案。有六位世家和门派的长老级人物出面,跟着他们坐在后面的一些小门派以及小世家的玄门之人,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半天的时间,大家终于制定了一个初步方案,定下了在盐苍头村内彼此相处的规矩。

    因为这次前来的玄门之人,来自四面八方,各个地方都有。这些门派或世家,难免以前就有仇隙。

    因此,第一条就规定,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,在此就得暂时放下。如果私下斗殴报仇泄愤,将成为众人公敌,会被立刻赶出谷去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,那就简单多了,一句话,和平相处,绝不可内乱。

    当然,商议的重点并不在此,而是要联合起来,与抢占先机的洪门谈判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进入盐苍头村后,这些人自然到处打听消息,以便能尽快地弄明盐水古国之秘的确切内幕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一向不与人交往,对外人视若异族的盐苍弄村民,这回特别的好说话。凡是有人来打听,立刻就会把地壑指给他们,并说明那里正有人在挖掘古迹。

    所以,洪门弟子招集大量人手,在此挖掘的事,早已被所有人知晓。只是,单凭各门各派以及各大世家现在所带的人马,根本无法与全副武装,并有洪门恩施分堂徐恒和张东东两大高手坐镇的队伍,直接抗衡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门派和世家联合,主要的目的,还是对付如今的洪门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十分,商量最终有了结果,那就是大家联手,一起向洪门那边交涉,不管怎么说,众人不辞辛苦地赶过来,可不能只在外面看戏,无论如何,也得参与挖掘。好处可不能全被洪门给占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联手前来,要与我们谈判!”

    地壑中,徐恒以及张横他们,也已接到了守候在千尺瀑的弟子汇报,说是进入大峡谷的一众人,已汇集在地壑外,要求与洪门主事人交流。

    徐恒的脸色骤变,眼眸里都暴起了凶光:“欺人太甚,竟然敢逼迫到老子头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常主息怒,此事得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张东东连忙劝导道:“现在情况复杂,那边汇集了门派和世家的势力,而且,进来的人数会越来越多。确实是要与他们做一翻交流。否则,要是发生了冲突,这对谁也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张副堂主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在一边开口道:“尤其是,这次暗中散发消息,把这些门派和世家之人引来的那人,我们直到现在,都弄不清对方的意图。但绝对可以肯定,他这样做,必然包含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。或许,我们与外面的各个门派和世家闹翻,正好是中了那人的奸计。所以,此事得慎重处理,不能义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徐恒虽然胸中怒火中烧,但他毕竟不是傻瓜,也知道其中的厉害,强自压抑心头的火气,他的目光转向了张横:“那以张少之见,我们现在又该如何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