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6章 是他
    “徐堂主,既然人家要与我们谈判,那就过去看看,他们究竟想谈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微微一挑,向徐恒道。

    “好,老子倒要看看,他们能谈个什么骨头脑汁。”

    徐恒微一沉吟,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千尺瀑下,此刻已汇集了不下五六十人,正是门派和世家的联合队伍。苦大师和宋年庚等六位大家推举出来的首脑,站在队伍前,一个个脸现怒色。

    他们已是依足了江湖规矩,向洪门递上了拜贴。那知,时间已是过了一个多小时,对方竟然还没有丝毫的回音,看样子是把他们给晾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苦大师以及无嗔道长等人,个个都是赫赫威名的玄门高人,他们何曾被人冷落过?

    更何况,在这里的洪门主事人,不过是区区一个分堂堂主。以他们的身份,就算是洪门总瓢把子,知道他们来访,也得亲自迎接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几人已是一个个胸中憋了一团怒火,只待徐恒出来,倒是要好好给这个小辈一点颜色。

    后面的一众世家和门派的弟子,也是一个个等得不耐烦了,甚至已是有不少人朝着那边守候在地壑外的洪门弟子,骂骂咧咧地开了火。

    洪门弟子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立刻反唇相激。顿时场中叫喊咒骂声一片,气氛变得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,张少到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有洪门弟子高呼。刹那正在叫骂的洪门弟子,一个个神情肃然地整齐列队,摆出了一副恭迎的姿态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场中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望向了地壑的那道石墙,一个个目光凛冽。

    “哈哈,在下来迟了!”

    一众人突然从地壑中出现,领头的正是徐恒和张横,之后还有张东东以及小青等人。

    徐恒一露面,目光扫过下面众人,打了个哈哈:“待慢诸位,失礼,失礼。”

    徐恒嘴上说的客气,但脸色阴沉如水,那里有什么失礼的意思,完全就是把对面一众人当成了敌人。

    “哼,看来洪门现在确实是脾气大了,丝毫不把同道放在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玄武门徐恩,脸色铁青,目光陡地一凝,望向了徐恒,开口就讥讽起了洪门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话说到一半,陡然身形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:“是你,姓张的小儿,你竟然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徐恩的目光终于瞄到了张横,心头却是轰然大震。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张横正是伤害了他们玄武门的少门主李孔亮之人。

    当日李孔亮从十万大山的秘境中捡了一条小命,之后经历千辛万苦,总算是逃回了玄武门。

    当他回到门派,样子简直是惨不忍睹,不仅衣衫破烂,完全象个叫化子。而且,他内伤外伤无数,根本到了灯枯油烬的地步。如果迟回几天,估计这条小命就得丢在路上。

    李孔亮的这副情形,顿时让整个玄武门无比的震动。当得知他在十万大山的经历,一众玄武门之人,个个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门主雷霆震怒,发下玄武令,要追杀张横,门中更是派出了两名太上长老级的超级强者,前往追杀张横。

    只不过,张横之后的行踪,却是无比的隐秘,一众玄武门弟子,根本无法追踪到他。

    徐恩怎么也没想到,原来张横是来到了恩施大峡谷内,似乎是与洪门联手,正在挖掘盐水古国的遗迹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徐恩目光陡地变得凌利无比。对于他来说,张横的出现,这与长生之秘同样重要。这小子如今已是玄武门必杀之人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竟然是在这偏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徐恩,此时此刻,宋年庚和冯天平两人,也已看到了张横,两人心头一凛,眼眸中刹那腾起了汹汹的杀机。

    对于宋冯两家来说,张横无疑就是他们家族之大敌。不管是宋家的杰出弟子宋长风,被张横弄成残废,还是冯家的冯慧敏,一再在张横那儿吃憋,甚至因为神龙组的参与,不得不被人眼睁睁地敲了竹杠。两家人已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外面,两家人顾忌到张横身后深厚的背景,还真不敢对他怎么样。但是,现在在这个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大峡谷古村,两人心中刹那暴起了熊熊的杀意。

    宋年庚和冯天平两人,互望一眼,尽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两大世家,代表南北两方的风水界。所以,这么多年来,两家相互敌对,谁也不服谁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一刻,宋年庚和冯天平,却因为共同的目标,竟然一个眼神交流,就达成了要联手对付张横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却是陡地蹙了起来,他立刻感应到了,对面领头的六人中,有三人看到自己,猛然间就爆发出了凌利的杀气。似乎他们与自己有着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根本不认识这三人。他可没有与宋家老太爷宋年庚以及冯家长老冯天平见过面,所以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来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小青和李有才两人,却是暗自惊呼:“啊,六爷爷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两人立刻看到了队伍中的连长河,看到他竟然出现在这里,确实是非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小青,有才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对面的连长河看到小青和李有才,也是神情一怔。他也是没有想到,自己连家的人,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,尤其是徐恩以及宋年庚和冯天平三人,身上陡然爆发的凛冽杀气,让四周一些修为低微的弟子,都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,被那股杀气给震摄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苦大师和他身边的道人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道人可也不是普通之辈,在玄学界赫赫有名,乃是万寿山五庄观的无嗔道长。他虽然长相有些怪异,身形肥胖之极,就如同是一堆大肉球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声威绝对不在苦大师之下,可以说,他们两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一时也有些猜不透,徐恩等三人,怎么会突然杀气暴腾?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,两人的目光,望向了徐恩三人杀机锁定的张横,他们倒也要看看,让三位强者如此愤恨的年青人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一凝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身形不禁微微一颤,心头更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以两人的修为,竟然看不透站在石墙上的年青人。不仅如此,当目光触及张横,两人更是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凛凛的威压,让他们陡地有一种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陡地高宣一声佛号,体内真元鼓荡,这才稍稍缓解了那一阵威压,心中的震惊却已是无与伦比:“这年青人竟然是位达到四品的超级强者。阿弥驼佛,年纪青青,竟然达到四品天师境界,难道他是某个上古传承家族或门派的传人吗?”

    张横在这次被散布的消息中,根本没有提到,人们只知道这次进入大峡谷挖掘古迹的势力乃是洪门。所以,对于张横的突然出现,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

    无嗔大师一身的肥肉都抖了几下,他心中的惊骇,丝毫不比苦大师差,也立刻看出了对面的年青人,是位力量达到了四品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场中陡地出现了一片静寂,在千尺瀑那隆隆的水流声中,显得异样的压抑。世家和门派的六位被推举出来的首脑,或震惊或震怒,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一时却是谁也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徐恒陡地再次狂笑,目光从一众人脸上扫过,最后落在了徐恩身上:“这位想必是玄武门的徐长老吧?”

    徐恩以及苦大师等六人,先前递上拜贴,里面自然具上了他们的名字和来历。因此,徐恒知道他们的身份,也从各自的衣饰打扮中,大概地认出了六人谁是谁。

    不待下面众人有所反应,徐恒已然继续道:“我们洪门是不是脾气大,可还轮不到徐长老你来平论。这次在下仅是代表自己个人,可与洪门扯不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徐恒可不想让对方借洪门来压他。要知道,以这些人的身份,他徐恒一位区区恩施分堂堂主的地位,还真够不上与他们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他先前故意冷落他们,要是真的扯上洪门,这完全可以说是洪门弟子不懂规矩,甚至是破坏玄门规则。一旦传扬开去,洪门确实是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但是,他现在表明,他如今所做的一切,仅是他的私人行为,自然就没有了洪门什么事。这也是徐恒早就想好的对策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他自露面以来,一直自称在下,不象以前那样,一直以本座自称。

    撇开洪门分堂堂主的身份,徐恒更是少了几分顾忌,所以,更加的狂放起来:“这次本人化尽千辛万苦,甚至是我们徐家几代先人呕心沥血,这才找到了这里的一处遗迹。可是,我就不明白了,诸位气势汹汹赶来,难道是想要强行霸占我们徐家这么多年的心血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恒的声音陡地高了几个分贝:“郎郎乾坤,难道我们现在的东方玄门,已是成了掠夺抢劫的强盗团伙,谁的拳头大,谁的势力强,就可以不讲道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徐恩的脸急剧地变化起来,徐恒的话,还真是把他说得无言以对。貌似徐恒字字铿锵,满怀正义,他还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徐恩的老脸涨得通红,怒气,火气,杀气也轰然高涨,以他自负极高的身份,何曾被人如此当面数落过,更何况指责之人还是个小辈。他现在已是怒不可歇,对徐恒产生了杀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