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7章 出大事了
    “小子,目无尊卑。”

    徐恩气极,眼眸中寒光暴逸,整个人刹那杀气腾腾:“老夫今天倒要替你长辈,教训教训一下你这无知小儿。”

    徐恩真的暴怒了。不仅是徐恒的话让他无言以对,更因为徐恒竟然是与张横合作。此刻他那里还忍得住,一声怒喝,右手轰然怒舞,一团炫光骤耀,刹那化为一只巨掌,就朝徐恒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家伙不要倚老卖老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的声音陡然传来:“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。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鼓声响起,如同是一头元古凶兽的怒吼。刹那,一圈圈奇异的波动,以张横为中心,陡地向四面扩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发出攻击的徐恩浑身剧震,脸色骤变,嘴角也猛然渗出了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他首当其冲,已是立刻受到了那阵鼓声的影响,神窍中的神魂翻滚如沸,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,几乎让他当场昏觉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宋年庚和冯天平两人,也是心神狂颤,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客气,这一记九阴神鼓,大部分的力量就集中在了这三人身上,以他如今四品天师的力量,还没有突破四品的徐恩等人,那里承受得起?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两人,大喝一声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仅仅只是受到波及,两人也感觉神魂颤抖,如果不是两人的道行高深,只怕更加的不堪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们身后的一众世家和门派弟子,在鼓声的影响下,已是有不少人啊地一声惊叫,瘫软在地。一时间,后面的一众人个个惊骇,人人震憾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所有人的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,大家的脸上,都露出了骇然之色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,目光凛然地望向了下面。他之所以二话不说,就敲响了九阴神鼓,那就是为了展示一下,以震摄在场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此刻,果然见到了效果,张横的心中还是偷着乐。在今天的场合,如果不震摄这些人,只怕就算是磨破嘴皮子,也根本无法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从眼前众人,聚众而来,明摆着就是仗着人多势众,想强行参与这次挖掘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张横一记神鼓,却已是震住了所有人,他们先前气势汹汹的态度,此刻已然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,那里还有刚才的嚣张和傲慢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苦大师和无嗔道人等一众玄门修士,相互用目光交流起来,眉宇间却都是显出了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傻瓜,面对一名四品超级强者,凭在场之人的力量,还真难以抗衡。所以,现在众人心中都在盘算着,那里还敢当出头鸟。

    不过,堂堂各门各派以及世家的联合队伍,却也不能被人一记威摄,就这么灰溜溜地撤退。要是这样,事后传扬出去,只怕在场的人,再也没有脸面在江湖行走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高宣一声佛号,那张苦瓜脸都挤成了一团:“施主好修为,老衲佩服之至。只是,盐水古国之秘,乃是无主之物。天下异宝,自是有缘人得之,施主何以破坏玄门规矩,要与天下玄门为敌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立刻抬出了玄门不成文的规矩,想逼迫张横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好一个天下异宝,有德者剧之。那按老和尚的说法,徐大哥和小爷的心血,就这么白白付之东流,就得拱手让给你们?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脸色一滞,却立刻道:“施主所化心血,大家自然不会让你们白费,只要施主提出要求,我等必然会满足,会给予一定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显然,见识了张横的强大,原本要强行参与盐水古国挖掘的计划,已然行不通。这些人改变了主意,想用利益来打动张横,以便可以得到参于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事虽然是他们先前所没有想到的,但这却也是目前情况下,唯一可行之法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一个补偿!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,正想说些什么。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阵密集的枪声传来,隐隐的还夹杂着轰轰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陡然转身,望向了身后的地壑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下面出事了!”

    徐恒以及张东东和小青等人,也是脸色骤变,一个个全部转向了地壑。

    枪声和爆炸声就传自地壑那边。问题在于,现在地壑下面只有洪门一众弟子,正在抽干那个泥潭的水。

    那么,此刻突然传来枪声和爆炸声,这岂不是说,洪门弟子遇到了什么危险,下面的泥潭可能出现了变故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众人的心中大震,徐恒那里还会再呆在这里,立刻和张东东纵身跳了下去。下面的洪门弟子,全是他这么多年来培养的亲信,他可不愿有任何一个人出事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蹙眉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无比强烈的不安感,所以,也顾不得外面的那些家伙,立刻与小青等人,追着徐恒他们跃下了地壑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明白,那个泥潭里蕴藏着什么恐怖的存在,现在极有可能,那东西出来了。以自己当时的感应,只怕下面的那些洪门弟子,根本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刹那间,石墙上的人一下子走了个精光,只剩下几名守候在此地的洪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看看?”

    徐恩神情一凛,目光望向了苦大师等一众人。

    “嗯,天助我等!”

    宋年庚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喜色:“看来,他们那边肯定是出了大事。我们正好趁此机会,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提议,立刻被所有人认同。这确实是一个机会,如果张横等人挡在上面,他们还真不敢强行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对方自顾不遐,却是正好给他们有了可趁之机。想来,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方也不会再分出力量来拦阻他们。

    刹那,一众世家和门派之人,一声厉喝,就向石墙冲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几名守护的洪门弟子怒喝,手中枪立刻指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冲在最前面的徐恩,大袖一挥,一股强悍的劲气轰然怒射,已是击在了几人身上,他们顿时惨号一声,摔倒昏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众人那里还会犹豫,一个个身而下,跃落了地壑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根本不必象最初张横他们探察地壑一样,步步小心。反正下面早已经洪门弟子探察,应该在出入口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五六十名世家和门派之人,已是全部冲入了地壑,消失在了千尺瀑下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古迹发掘的中心区域,确实是混乱一片,数十名洪门弟子,手中的枪械武器,全部朝向了泥潭,无数的子弹,炸药和雷管,朝着泥潭下疯狂地扫射。枪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,整个挖掘现场,暴乱一片。

    透过爆炸产生的滚滚烟雾和漫天乱飞的石屑泥浆,可以看到,现在的泥潭底下,确实是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,原本已抽得差不多的泥浆,现在终于见了底,整个泥潭的面貌呈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只是,泥潭就是一个巨大的深坑,根本没有张横他们在杨飞笔记中看到的墓室结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接近深坑底部三四米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一个宽达五六米的巨洞,黑黝黝的洞里,正有一团巨大的东西在伸缩吞吐。

    深坑边所有洪门弟子的攻击,就是朝着那黑洞中的东西在狂扫猛射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东西似乎蒸腾在一团雾气里,所有的枪弹炸药,根本就无法穿透那团雾气,纵弄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势,但对那东西,并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下面那恐怖的东西,所有洪门弟子更加的疯狂了,手中的枪弹炸药,如不要钱似的,轰隆隆地倾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家的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惊恐,脑海中也只有了一个意念,要把那东西炸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刚才,抽水机渐渐抽干了泥潭的水,现出那巨洞的刹那。一团黑雾陡地从巨洞中暴起,猛地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上面的洪门弟子反应过来。陡然间惨号四起,悲呼连天,四周的洪门弟子,已有四五人被黑雾中一团曲扭摆舞的东西,卷携着消失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在这里的人都被震骇了,这才会拿起武器,朝着那黑洞疯狂地攻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正是时,徐恒和张东东已然赶到,两人使出了全力,在最短的时间里,赶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看到此刻混乱的场面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恒爷,东爷,不好了,泥潭下有怪物,刚才我们已有五名兄弟,被那东西给吞噬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负责此处的弟子,连忙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徐恒和张东东身形一震,目光陡地凝注到了潭底的那个黑洞。而一望之下,两人心头大骇,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