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8章 出言嘲讽
    “我的神,这,这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望着深坑那个黑洞中曲扭摆舞的怪物,徐恒和张东东心头大骇。

    以两人的修为,还是隐约可以看到黑雾笼罩中怪物的朦胧影像,那是一条粗如水桶的蛇蟒。只是,它并不是只有一个脑袋,好象是有好多脑袋,一个个伸缩吞吐,一时也无法分辩它到底有多少个蛇头。

    这顿时把徐恒和张东东给惊呆了,长了许多脑袋的怪蟒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。这到底是什么怪物?

    “九婴,竟然是九婴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和小青以及李有才他们,也赶到了现场。张横立刻注意到了深坑下黑洞里的东西,神情刹那大变。

    九婴乃是上古异兽,据天巫传承和玄门秘闻中记载,九婴生于极地之凶河,乃是上古凶兽,可吞吐水火,每每出现,便会给四方带来灾难。

    因为九婴有九个脑袋,叫声如同婴儿,因此,就被命名为九婴,也叫九嘤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在这片地壑深谷中,看到了早已失传的九婴怪蟒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玄门秘闻里,九婴因为为害四方,被后裔的神弓射死,从此消失于这个世界。但是,此刻竟然在这里活生生地见到了灭种的九婴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头震惊?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突然,下面黑洞中一阵黑雾翻滚,那怪物猛地怒嘶狂啸,发出了震天的婴儿怪叫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雾气翻滚如沸,整个深坑都嗡嗡震鸣,那东西已是携着漫天的雾气,向上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兄弟们小心,这东西又扑上来了!”

    四周惊叫声一片,经历过刚才的洪门弟子,个个惊骇。貌似先前就是那东西窜上来,一下子就让五个人被它卷携了下去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所有的枪支,刹那全部集中到了黑雾中曲扭摆舞的怪物,子弹倾泄如潮,十数个炸药包和雷管,更是朝着它狂掷了过去。

    爆声震天,石屑如雨,整个深坑都在颤抖,仿佛要被这一波猛烈的攻击给炸塌。

    但是,一幕让人无比骇然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雾气如沸,包裹在里面的怪物,翻滚飞腾,那如狂风暴雨般倾泄的子弹炸药,竟然被它身周的雾气所阻挡,丝毫没能伤到它分毫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正是时,怪物已冲上了深坑,九个狰狞的脑袋,陡地从黑雾中探了出来,血眸暴盛,朝着四周的人们,如闪电般狂噬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众洪门弟子大骇,惊叫着纷纷倒退,许多人更是滚倒在地,拼命地向后翻滚,想避开这怪物的咬噬。

    “孽畜,该死!”

    张横的厉喝陡然响起,一声沉闷的鼓声响彻,同一时间,他全身银光暴耀,蛮神枪化为一条虚幻的银龙,朝着九婴最中心的那个脑袋,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嗡鸣骤起,张横的头顶金光暴耀,镇海印已然现形,怒转狂旋,携着轰轰的风雷之声,当头砸向了九婴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空间剧震,天地翻转,蛮神枪刹那电射狂击,猛地射穿了一个蟒头,爆成了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镇海印也发挥了作用,虽然没有砸中最中间的那个蛇头,却也击在了旁边的一个脑袋上,顿时把它砸得西巴烂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怪嘶,发出惊心动魄的惨号,整个身形却是向深坑下狂窜而去。

    九婴虽然恐怖,但与万邪之尊的九阴相比,还是差了一截。所以,受到九阴神鼓的影响,它还是出现了瞬息的呆滞,却是被张横一下砸烂两个脑袋,一下子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这东西那里还敢再伤人,剩余的七个脑袋,一阵狂嘶摆舞,猛然窜回了深坑底下的黑洞。

    “张少威武,张少威武!”

    四周正在狼突兔奔的洪门弟子,许多人看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,在刹那的震憾后,立刻欢呼起来,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,多了一抹敬畏。

    这些洪门弟子,虽然与张横相处了不少日子。但从来没见识过张横出手。此刻看到张横竟然一下子击伤了下面的怪物,顿时人人心中震骇。

    那怪物可是所有人倾尽全力,在数十枝冲锋枪以及炸药的轰炸下,也是毫发无伤的怪胎。但是,在眼前这位年青人面前,却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堂主要与此人合作。原来这年青人果然是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“张少!这回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恒和张东东互望一眼,脸上仍有惊悸之色。

    在刚才九婴突然发威之时,两人也被怪蟒惊天动地的威势所摄,根本没有余力发出攻击。如果不是张横及时出手,只怕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洪门弟子,难免会有伤亡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不必客气,我们是并肩作战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摆手,目光一凝,死死地瞪住了深坑下的那个黑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黑洞里雾气翻滚,已不见了那条九婴的踪影,显然受到重创,这条上古凶蟒,已然窜入了黑洞的深处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,我等前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噪杂的脚步声,同一时间,徐恩的声音响起。世家和门派的一众人,已然出现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徐恒脸色微变,不由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这些家伙如此的无耻,竟然趁着地壑发生变故,直接就硬闯了进来。更可气的是:竟然用了前来帮忙的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徐堂主!”

    徐恩一副正义凛然样:“刚才在外面听到枪声和爆炸声,又见徐堂主匆匆离去,想来是下面出了什么变故。做为同道,我等岂能袖手旁观,所以不请自来,也好为徐堂主帮上点忙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徐恒冷哼一声,纵然心中怒火中烧,把这些人狠狠地鄙视了一翻。但是,此刻面对深坑下的怪蟒,他却也不能当场与这些人翻脸。

    此刻可不能内乱,否则,一旦闹将起来,对谁也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徐恒已转过了身来,也不愿与徐恩他们多费口舌。如今最重要的目的,还是对付那条怪蟒。

    这个怪物不除,根本无法下深坑探察。

    徐恩以及宋年庚等人可也不客气,立刻挤到了深坑边,一个个凝目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深坑下的情形,所有人的脸色都现出了怪异之色。从上往下望,现在的深坑确实是有些惨不忍睹,到处都是子弹以及炸药炸过的痕迹,许多地方已出现了塌方,在坑底积满了厚厚一层的碎石。

    当然,众人也立刻看到了那个黑洞,觉察到黑洞里滚滚翻腾的雾气,并感受到了一股阴邪的气息,从里面散逸而出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双掌合什,高宣了一声佛号,脸色已是凛然一片:“好浓重的阴邪之气,看来,这下面有凶悍的妖物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

    无嗔道人一甩手中的拂尘,点头道:“确实是有妖孽现世,诸位道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两位世外高人。”

    徐恒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,转过身来,向着苦大师和无嗔道人道:“下面确实是出现了一头凶物,是条长着九个脑袋的怪蟒。刚才被张少一击摧毁了它的两个蛇头。现在已躲入了那个黑洞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恒目光一凛:“既然诸位同行乃是助拳而来,那么,下面就全靠诸位了,我的手下,先前可是伤亡不少。”

    徐恒的目光望向了徐恩以及宋年庚和冯天平等人,脸上现出了一抹讥讽的神色。

    既然刚才徐恩说了,前来是为了帮忙。现在,徐恒就抓住了他们的这个借口,要让这些人出力来对付下面的怪蟒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徐恩等人互望一眼,脸色顿时象便秘一样难看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刚才只不过是信口开河找的一个借口,现在却是成了徐恒应付他们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尽皆不知该如何对付。如果现在立刻反悔,岂不是先前所说之话,变成了放屁,贻笑大方。要是此事传扬了出去,只怕今后再也无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,真要让他们做先锋,去对付深坑下不知是何物的凶兽,他们心里还真不甘心。这岂不是被徐恒当了枪使?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有些怪异,徐恩他们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谁也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徐长老,宋老太爷,冯长老!”

    徐恒大笑,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,脸上的嘲弄之色更浓:“难道你们先前的话就是放屁吗?如果真是这样,那还是请诸位快点离开这里,以免影响了我们行事。”

    徐恒可不客气,立刻出言嘲笑,而且毫不客气地要赶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也开了口,满脸的不屑和鄙夷:“想不到玄门几位赫赫有名的大家,竟然说话如放屁,真是丢我们玄学界的脸啊!”

    张横对这些人可没什么好感,那会给什么好脸色,现在自然也是出言嘲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张少说的不错,说话如放屁,真是一大笑话啊!”

    四周的洪门弟子,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哄笑起来,望向徐恩等人的目光,满满的都是鄙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