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9章 不得不为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场中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,这个时候,突然苦大师一声佛号,已然踏步向前:“施主,不必妄言,我等既然为帮忙前来,自然不会空口白话。下面那妖物,就交由我们对付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苦大师缓步走向了泥潭边,全身也陡地闪起了淡淡的金光,一股凛凛的威压,也刹那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,捉妖除孽,岂能让大师独行善举,贫道也算一个!”

    无嗔道长一甩拂尘,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做为佛门和道门的两位高人,确实是有强者风范。明知是被徐恒抓住了理由,要被他当枪使。但是,既然刚才话已出口,却也不愿在这么多人面前反悔。所以两人已是决定当一回急先锋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芒暗逸,空间微漾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两人,全身刹那腾起了一圈金光和一团青芒,如同是两位降世的佛驼和神仙,已然一步踏入深坑,凌空缓缓地向坑底降落。

    徐恩,宋年庚以及冯天仁等三人,不由互望一眼,终于咬了咬牙,也不再多说什么,跨步向深坑走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话是徐恩说出来的,现在苦大师和无嗔道长却已然实施了行动。若是他们三人在上面袖手旁观,估计以后出门脸上就得包上毛笋壳了。

    所以,逼不得以,三人也只好一起出手了。

    至于连家长老连长河,现在早已被小青和李有才拉到了一边,把他拉入了自己这一方。

    连长河他们组成的联合队伍,完全是个临时的松散同盟,对任何人都没有约束。连长河自然不会傻乎乎地与小青和李有才为敌。

    其他的一众门派和世家弟子,也一个个顿时紧张起来,目光凝望着向深坑下降落的五人,个个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倒是张横和徐恒以及一众洪门弟子,很默契地从深坑边退开,他们倒要看看,这些人如何对付下面那条怪蟒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两人,已落到了深坑的底部,凌空站到了黑洞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安玛尼哞轰!”

    苦大师大喝:“大悲天龙!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一声震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,苦大师手中禅杖一顿,隐隐的龙吟声响彻,金光大作,禅杖猛地幻化出一条金龙的虚影,朝着黑洞狂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无量至尊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嗔道长拂尘一甩,向空中掷去,口中更是念念有词,说道出了一段扭涩的音节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拂尘迎风而涨,刹那间化为了丈许方圆的一柄巨型拂尘,根根银丝光芒大耀,刹那指向了黑洞。

    两位佛门和道门的高手,一攻一守,很默契地形成了阵势。

    徐恩以及宋年庚和冯天平三人,此刻也已来到了两人身后。他们自然不敢大意,一个个全身气势暴涨,各自拿出了兵器,形成了第二道攻击方阵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黑洞内一阵巨响传来,那条虚幻的金龙,显然冲入洞中,已寻找到了藏匿于深处的怪蟒,双方顿时扭打在了一起,洞内不断传出怪蟒哇哇哇的嘶吼,整片地壑的地面都剧烈地摇晃起来,仿佛就要塌方。情形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正是时,大地震动,山崖摇晃,一道金光从黑洞中如电狂闪,向深坑急窜而来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金光之后,一团黑雾曲扭摆舞,那条怪蟒狂嘶怪叫,紧跟其后,已向黑洞外电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安麻尼哞轰!”

    苦大师那张苦瓜脸已然挤成了一团,但那对眼眸却陡地暴起了耀眼的光芒,死死地瞪住了黑洞。他已感受到了黑洞中那条怪蟒可怕的威压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突然,青光暴耀,悬浮在黑洞外的那柄巨型拂尘,猛地射出了万道银丝,朝着从黑洞里冲出来的怪蟒,激射而去。守护在洞口的无嗔道长也终于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怒嘶,剩下的七个脑袋一阵狂舞,每一个蛇头上,血眸暴睁,刹那张开了一个个狰狞的獠牙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火光乍起,电弧暴闪,九婴的七个脑袋,顿时发出了水火风雨雷电等七种攻击,向苦大师和无嗔道长如骤风暴雨般倾泄而来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无嗔道长射出的千百根拂尘丝,顿时在烈焰雷电中,化为了乌有,其他的攻击,却是扑天盖地地卷携而来,要把两人淹没。

    九婴的力量已达四品,再加上被砸烂了两个脑袋,可以说本就是暴怒无比。此刻,竟然还有人敢进洞搔扰它,九婴那里还能容忍,它是要把所有敢挑衅它的任何东西,摧残毁灭。

    “孽畜何敢?”

    徐恩以及宋年庚和冯天平三人,自然不是摆设,更不是来看热闹的。三人早就蓄势以待。此刻三人厉喝,也猛然全力发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五大高手联击,声势确实是惊天动地,整个深坑都被震动,四周的岩壁,西里哗啦地大量石块摔落,如同是降了一场石头雨。情形震憾之极。

    站在深坑边的一众门派和世家弟子,个个脸现惊骇。如此激烈的打斗,他们全然被心神震摄。别说上前帮忙,甚至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,惊惶不以。

    徐恒以及张东东等人,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心中暗自震惊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就见识过那条怪蟒大展淫威。但是,此刻看到苦大师等五人,与怪蟒的搏斗,仍是让他们心头无比震动。

    苦大师以及无嗔道长和徐恩,乃是尽皆达到半步四品的超一流强者,宋庚和冯天平,也是达到了三品的顶峰。

    以五人之力,联手仍是无法奈何那条怪蟒,足见怪蟒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现在,徐恒心中也是暗自庆幸,幸好自己套住了徐恩那老家伙的话,这才逼得他们出手。否则,要是己方的人员,去对付那条怪蟒,不知会有多少的伤亡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一凝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场中众人,只有他真正洞悉整个占场的细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苦大师等五人,已是全力以赴,联手结成了一个阵势,想要把九婴困住。

    但是,九婴实在是太恐怖,虽然已失去了两个脑袋,但力量却丝毫不减,七个脑袋喷射出风雨雷电等奇异的能量,每一个脑袋都能堪比一位三品顶峰的高手。

    至于中心的那个最硕大的首脑,头顶上有金色的鳞片,似乎形成了天然的一个王字,更是威力强悍之极。竟然同时可以喷射不同的焰火雷电,威力之强大,连张横也是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横隐隐地洞察到,九婴的首脑,吞吐伸缩间,一股天星之力遥遥地与它感应。这也就是说,首脑绝对已是达到了四品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苦大师等五人,与九婴缠斗在一起,看似双方僵持,但张横仍可以看出,九婴并未使用全力,它明显在防范上面一众人,尤其是张横这个砸烂了它两个脑袋的大敌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敏锐地感觉到,九婴的七脑袋,总有一个脑袋的目光,会死死地瞪着自己,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和仇恨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家伙是把自己给恨上了!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,不禁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所以先前能一举奏效,废了九婴的两个脑袋,这完全是张横出奇不意之故,甚至根本就是偷袭。

    现在,九婴已是把自己当成了大敌,要想再取得刚才的战果,已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也是一个最好的时机,有苦大师等五人牵制九婴,张横只要抓住机会出手,至少仍可再创九婴。但是,这会有一个后果,那就是在围攻的五人,必将受再创的九婴,狂怒之下疯狂的报复,到时情形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念电转。终于,他的眼眸浮起了一抹凛冽,心中已然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正是时,九婴七个脑袋一阵曲扭摆舞,水桶般粗壮的身体,也猛地全部窜出了黑洞。

    它一直保留着实力,甚至随时准备逃跑。但是,被苦大师等五人全力围攻,身上的鳞片也被击碎不少,甚至其中一个脑袋,还被苦大师的禅杖当头砸了一记。

    九婴这下顿时暴怒了,那里还管三七二十一,以是全力以赴,要把这些在它眼里如同是蚂蚁一样的东西,捏成粉屑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极光暴耀,空间振荡,七个蛇头猛然四散开来,以首脑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姿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七个蛇头哇哇怪叫,发出了惊心动魄的嘶声。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以七个脑袋为中心,刹那向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五人阵势最前面的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露出了骇然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们突然感觉脑袋瓜子嗡然铮鸣,就象是被千百根银针刺扎,陡地出现了一片浑沌。连多年苦修的佛道禅功,也似乎被刺穿,心灵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九婴的奇异嘶吼,竟然是一项极其恐怖的术法,可以震摄神魂。

    以它的力量,在突然间发动这波神魂攻击,确实是收到了奇效。纵然是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早就防范着怪蟒使出什么阴狠的手段,仍是着了道。一下子陷入了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瞳中现出了绝望之色。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一团如同太阳般耀眼的银光骤亮,同一时间,上方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直迫而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