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0章 恶有恶报
    九婴怒嘶,七个脑袋十四道血眸,陡地瞪向了上方那团爆起的银光,血瞳中刹那暴射出了仇恨的光芒。

    它自然不会忘了这团银光是什么,刚才就是遭到暗算,被毁了两个脑袋。此刻再见银光,它的恨意陡然推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七个脑袋喷出风雷霹雳焰火,朝着银光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上空的银光,正是张横的那柄蛮神戟,此刻已化为一条虚幻的银龙,正向九婴首脑狂射而至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但是,九婴七个脑袋喷射的攻击,已是漫天之势,银龙刹那撞入其中,轰轰声响彻,双方的攻击如酸碱相泼,腾起满天的焰芒,却是相互消融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然而,九婴的首脑上,血眸骤然暴缩,眼瞳里也露出了震骇之色:“哇哇哇!”

    九婴怪嘶,声音中充满了惊悸。如果有人能听得懂它的嘶吼,就会明白,它吼叫的内容就是:怎么可能?这是怎么回事,大仇人怎么突然不见了?

    不错,一直被九婴死死监视着的张横,竟然在这一刻失去了行踪。刚才的那团银芒,只不过是他射出的蛮神戟。

    九婴顿时大骇,以它存活了无数年的经历,立刻意识到,仇人的突然失踪,必然不是什么好事,可能存在着极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正是时,九婴首脑的背后,猛地空间剧震,一道极其恐怖,极度危险的气息,猛然出现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大骇,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七个脑袋一阵乱舞,其中六个,向着危机传来的方向狂扑怒噬。反尔是中间的首脑,一阵扭曲,向下怒射,想避开突然出现的危机。

    然而,迟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六个蛇头形成合围,挡住背后的那股可怕的杀气。一个人影,已从空中浮突出来,手一挥,正光芒暗淡下去的蛮神戟,刹那银光暴逸,如同是陡地活了过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突然现形的正是张横,他利用射出蛮神戟,吸引九婴注意力的时候,已然使出了瞬间挪移的神通,来到了九婴身后,对它的首脑做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九婴就算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它的大仇人,竟然具有达到三品后期的神通手段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横如天神降临,握住蛮神戟,一枪狠狠地刺在了首脑的脑后部位,戟枪长吟,刹那贯穿首脑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嘶吼,首脑中的一对血瞳,发出了两道血光,猛然就朝张横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首脑重创,它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,要与张横这个大仇人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哈哈,孽畜受死!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,头顶镇海印赫然现形,呜呜怒旋狂转,迎着首脑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同时张横的身形一闪,如鬼魅般冲向了苦大师和无嗔道人他们面前:“两位大师快走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双手一推,已拍在了两人的胸口。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两人,顿时如同是石块一样,被狂掷了开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张横那里还会停留,身形狂闪,冲天而起,向着深坑上方冲去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的七个脑袋,此刻朝着张横所走方向扑来。正好遇上了徐恩以及宋年庚和冯天平三人,七个脑袋那里还会客气,其中三个蛇头,便直接张开狰狞的獠牙,扑向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徐恩以及宋年庚此刻刚刚有些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象苦大师和无嗔道长那样,首当其冲,受到了九婴奇异声波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,三人的修为比两位大师差了一截,受到的影响丝毫不比两位大师弱。因此,当时也完全被神魂震摄,就这么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,本以为张横突然出手,解了他们的围,正心中暗喜,这回能捡得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那知,这份喜悦还没有荡漾开来,张横竟然选择了这边做为逃跑的路线,却是让他们三人再次陷入了必死的危机中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三个蛇头,未等靠近,已是喷出了三团冰霜,刹那把三人给冻住。还没等所有人回过神来,三个蛇头一张,已是把三人给吞噬入了巨大的蛇口中。

    “阿,诸神在上!”

    所有站在深坑上方的人们,亲眼看到怪蟒吞人的这幕惨烈情形,个个惊骇,人人变色。

    这一幕场景实在是太惊心动魄,更尤其是:被吞的三人,那可是现在世家以及门派被推出来的首脑人物,在一众人眼里,尽皆都是必须以敬畏的眼神,仰视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刻他们竟然就成了怪蟒的蛇腹点心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大家震憾?

    “敢与小爷做对,这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然回到了深坑的上方,手握蛮神戟,目光死死地瞪着下面。

    眼看徐恩以及宋长庚和冯天平被九婴硬生生地吞噬,他的嘴角,也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是老好人,会在徐恩他们遇险的时候,前去为他们解围。当时,九婴暴怒的那一刻,正是张横最好的出手时机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这条上古凶物,张横也就顾不得什么恩仇,先全力以赴,先攻击九婴再说。

    等伤了九婴,张横可也不想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徐恩他们。所以,这才会选择徐恩等人所在方向脱围。

    至于半路上把苦大师和无嗔道长掷出凶险地带,他虽是顺手而为,却也是因为对两人有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虽然是这次门派推出来的代表,可以说是站在了己方的敌对面。

    但是,两人的行为,确实不是徐恩和宋年庚等人可比。尤其是徐恩所找的借口,被徐恒抓住了尾巴。最后,出面承担的人,就是苦大师和无嗔道长。足见两人的胸怀和气度。

    张横因此已然对两人刮目相看,这才会临时起意,顺手救了他们。这也算是与两人结一段善缘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正是时深坑下的九婴,陡地发出了凄厉的嘶吼,七个脑袋,十四只血瞳,全部瞪住了张横,一股极度可怕的阴森威压,也轰然笼罩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,孽畜,死到临头,还想做垂死挣扎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。在他的真实之眼里,已然可清晰地洞察到,眼前的九婴,已是强弩之末。那个被洞穿的首脑,虽然仍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,但它的生机却在迅速的消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整条九婴的蛇身,以及另外的六个脑袋,生命力也变得无比的虚弱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九婴是以它的首脑为主。一旦首脑重创,九婴的生命就会真正的殒落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,为什么先前第一次重创九婴时,他的镇海印原本就是砸向首脑。最后,却是被九婴用另一个脑袋,硬生生地挡下了那一击,从而被砸了个西巴烂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首脑才是九婴的命门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,九婴命在旦夕,它就算还能发出攻击,也是在做垂死的挣扎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却也不敢大意,头顶镇海印怒舞,手握蛮神戟,已然是做好了迎敌的准备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怒嘶,猛然狂窜而起,朝着张横怒扑狂噬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四周刹那响彻了枪弹爆炸声,洪门弟子那里会客气,立刻枪弹如雨倾泄,狂射这条巨大的活靶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声龙吟响起,紧接着青光暴耀,站在一边的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也已然出手,加入了战团。

    刚才被张横所救,两人心中感激,自然此刻不能作壁上观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恒,张东东以及小青和连长河,也全力出手,要帮张横截杀这条凶蟒。至于赵子强和阿娇阿蛮两姐妹,早已蓄势以待,此刻更是发出了疯狂的攻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天地震动,山崖摇晃,所有人倾注全力,攻向了怒射而来的九婴。

    哇哇哇,九婴凄厉地惨嘶,七个脑袋顿时遭到了狂风骤雨般的狂击。头上的鳞片被打得铮铮巨响,只是眨眼的功夫,每一个脑袋,都鲜血狂溅,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的九婴,自知它这一次攻击,乃是耗尽了全部的生命力,发出的最后一击。因此,它什么也顾不了,完全不在意四周其他人的攻击,仍是一往无前地向张横扑去。

    他只想把自己的这个大仇人拉来垫背,就算是死,也要把大仇人拉入地狱。

    “孽畜,找死!”

    张横怒喝,头顶镇海印轰然金光大耀,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,就朝九婴砸去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九阴神鼓一连敲响了三次,层层奇异的波纹,刹那如同是涟漪般笼罩住了九婴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,蛮神枪最后化为了一条银龙,直射而去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九婴怒吼,正狂窜而上的身形,立刻遭到了九阴神鼓的影响,全身狂颤怒震。三记九阴神鼓,让他的身形猛然下坠了三丈有余。

    它现在完全就是个活靶子,张横对它的攻击,它完全无法躲开,只想凭着强悍的身体,顶住张横的所有攻击,只要让它靠近张横,就有机会与张横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可是,它还是错估了自己的力量,也错估了张横这个对手。此刻已然是到了灯枯油烬的地步。要想再发动攻击已然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哇哇哇!

    猛地,九婴十四只蛇眼血光暴射,一幕让所有人都无比震骇的情形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