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2章 各怀心思
    “哈哈,苦大师,我方绝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扫过场中众人,这才继续道:“既然刚才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你们实现了自己的诺言,所以,你们现在也都是参于此事的一份子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多谢施主。”

    苦大师一张苦瓜脸,第一次露出了欣然的笑意,又是向张横深深地施了一礼。他也没有想到,张横竟然这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,张少!”

    四周的一众世家和门派弟子,顿时高呼大吼,人人兴奋,个个激动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张横的同意,以现在世家门派的力量,确实是不敢与洪门这边正面抗衡。现在有张横这句话,无疑就是给了众人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反尔是徐恒和张东东以及娟子等人,一个个脸现狐疑。他们确实是被张横这个决定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苦大师!”

    张横似乎毫无觉察到徐恒等人的脸色变化,又是一声大笑,对苦大师道:“只不过,这次地壑被掩埋,正如大师所说,这里原本正在挖掘的现场,基本已变成了废墟,要想再次挖掘,已是无比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我们如今掌握的盐水古国之秘,也仅限于这处遗迹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:“所以,接下来希望我们精诚合作,如果你们掌握着其他的消息,也希望你们能共享,以便能最快地解开这里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的苦瓜脸顿时又变得僵化了。他现在算是明白了,张横之所以如此的大方,原来后面还留着个尾巴。按张横的说法,所谓的精诚合作,完全就是一句空话。在没有盐水古国确切的内幕消息,各方就象是瞎子一样,要想找到古国之秘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,那就希望我们能精诚合作,尽快找到古国之秘。”

    苦大师施了一礼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话都说到这份上,他还真没有理由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边的世家和门派弟子,顿时一个个垮了脸。而徐恒和娟子等人,脸上却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都已明白了张横的意思,却也不得不佩服张横的高明。

    当下,大家也不再千尺瀑前停留,各自散了开去。张横和徐恒他们,自然是回到了蒋阿根的家里。

    蒋家院落一切如常,甚至放在桌上留给文道长的那封信,也依然放在那里,没有被人动过。

    显然,文道长在这段时间里,并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望望桌上的信,张横和徐恒互望一眼,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。现在,文道长的来历,更让大家置疑了。

    以文道长的修为,当时遭血族攻击时,他绝不可能有意外。然而,他却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神秘失踪。甚至这两天大峡谷内闹得沸沸扬扬,也不见他出现。那么。这位文道长,他到底去了哪儿?他的神秘失踪,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心中疑云重重,几个人坐到了桌边,开始商量起了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连长老,不知您对此事的看法如何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向连长河,向他征求起了这次消息突然散布的事。

    “张少,此事细细想来,老夫以为,这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阴谋。”

    连长河神情一肃。虽然他也知道,小青与张横关系不一般。但是,见识过张横的力量,他却丝毫不敢有怠慢之心。

    “哦,连长老也这样认为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:“不知连长老以为,是什么人或是什么势力,最有可能向外界泄漏了这一消息?”

    连家做为与洪门一样,对盐水古国以及神秘少女,追查了百多年,因此,张横认为,他也应该知道许多自己所不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因此,听听他的意见,或许会有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唉!不瞒张少,这也正是老夫心中的疑惑之处。”

    连长河轻叹一声:“这次盐水古国的信息,突然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,以至于吸引来了无数的玄门之人,前来探察。这也是老夫难以想象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老夫细细地琢磨,却是想到了一个可能,那就是背后有人兴风作浪,要搅乱这里的形式。甚至就是为了破坏你们的挖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连长河的目光一凛:“以老夫的猜测,泄露这一秘密之人,必然是在你们的队伍中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,张横和徐恒尽皆大惊,他们还真没想到,连长河竟然会有这样的分晰:“连长老,为何你会这样说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自然是我分析出来地。”

    连长河大笑:“从我所得知的消息中,透露它的那个人,不但说明盐水古国长生之秘的存在,还把一些可以证明的照片暗中发布出去。更重要的是:他把洪门在地壑中挖掘古迹的行为,也公布于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仅是泄露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,这还有可能是外人所为。但是他透露了洪门的挖掘行为,那自然就是你们队伍中的人员了。”

    连长河继续道:“因为,在有人进入大峡谷之前,谁也不知道你们洪门在这里干什么。只有知道或参与了你们行动之人,才会清楚。由此可判断,泄秘者必然是你们内部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一经连长老提醒,张横和徐恒等人,尽皆浑身一震,他们已然明白了会是谁做了泄秘者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忘记了一个人,那就是盐苍弄的那位神秘祭酒。

    虽然己方以与那位祭酒发生了冲突,但是,张横他们并没有把他计算在内。毕竟,张彦青是这处与世几乎隔绝的一个固执的老人。

    当年的考古队可以进入地壑,那一代的祭酒并没有反对。显然,地壑古迹的挖掘,并没有损害到盐苍弄的利益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他们也会以为,这次己方挖掘,对方也必然会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那知,张彦青却在这个紧要关头,向外界透露了这个消息,从而让此地变得一片混乱,成为了各派各大世家瞩目之所。

    “对方泄秘的目的何在?难道真的就是为了搅乱这场挖掘?或者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?”

    张横等人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,心中的疑虑也更甚。

    众人聚在一起,一直商量到了半夜,但始终没有个结果。人人都显得很是疲态。

    白天经历九婴自爆的事件,其实大家多多少少,都受了点内伤,尤其是张横,他首当其冲以独自一人,抗衡九婴,所受的内伤更重,纵然有无数疗伤的药,却也无法一时治愈。

    当下,众人各自回院落外的帐蓬,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然而,回到帐里,张横却丝毫没有睡意,他的脑海里,被无数的疑问所困扰,让他感觉思绪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原本,从杨飞所留的笔记,终于寻到了一丝线索,开始对地壑中的古迹重新开挖。

    但是,九婴的出现,却完全毁掉了古迹。要想再次开挖,已然是绝无可能之事。以地壑如今被埋的情况,古迹就算还存留,当时被九婴以及自己造成的破坏,估计古迹也已完全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唯一掌握的一条线索,现在已然断绝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接下来该怎么办?洪门以及连家追踪了百多年,也没见他们掌握了其他的隐秘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如今象是没头的苍蝇,该如何追查盐水古国之秘?

    “阴阳合,五行毁,神台灭,地壑开!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喃喃地念道起了杨飞笔记最后的那段话,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上,杨飞最后的留言,绝对不简单,否则,他不会留下来要慎重其事地让蒋老五带走。

    可是,这段话无头无脑,根本无法明白它的含意。更重要的是:这句话的最后,是地壑开。

    然而,如今的情形却是偏偏相反,不是什么地壑开,而是地壑埋。那么,这又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终于拿出了梅花金钱,想要对此事进行一翻占卜。虽然他先前一直不愿用占卜之术,以免影响了自己的心境,但现在却已是迫不得以了。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,只有借助梅花异术,希望能窥探到一丝天机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五枚梅花金钱一阵轻微的撞击,刹那现出了卦相,张横的脸色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寒梅凌雪!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彻夜难眠之际,此时此刻,在盐苍弄中央的那间石屋里,祭酒张彦青正盘膝坐在黑袍雕相下,十指掐决,口中喃喃而语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黑袍雕像,陡地暴起了一圈圈暗芒,那一对诡异的眼睛,也猛地睁了开来,射出两柱血光。

    整个小石屋里,顿时气氛变得无比的诡绝,外面也突然阴风大作,声声凄厉的怪呜,也骤然在整个盐苍弄上空响彻,情形变得无比恐怖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这回尝到本座的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张彦青的眼眸里射出了怨毒的光芒,一张脸也微微地扭曲了。

    当日所受之辱,他已是把张横给恨上了。这段时间,他虽然不再出面,但张横他们的一举一动,完全在他的监视中。

    现在,他更是在暗中窥探:“小子,不过,这还仅仅只是开始,这次本座必让你有命来此,无命离去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