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3章 黑袍客
    第二天,整个盐苍头村沸腾了。因为,一大早就有人发现,那位传说中的神秘少女竟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在外界散布的消息中,神秘女子也是一个关键,似乎她身上,隐藏了盐水古国的秘密。

    如今,她竟然出现在这里,如何不引起人们的观注,尤其正因为找不到线索的世家和门派之人,顿时兴奋之极,也是激动之极。他们终于寻找到了另一条线索。

    立刻,无数的人向神秘少女出现的地方赶去。只不过,当大家看到神秘少女,却是尽皆一震。

    在神秘少女身边,竟然还有一人,与她并肩而行,似乎两人的关系蜚常默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神秘少女身边之人,穿着一套式样古怪的黑袍,头上戴着斗笠,根本看不到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但是,两人徐徐而行,全身散发出一股极其森寒的气息,让那些修为低微的人,不禁浑身发颤,感觉到了一种危险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人陡地都对神秘女子和黑袍人充满了忌惮。从两人的表现来看,黑袍人绝对修为强大。至于神秘少女,没有人能感受到她身上有什么真元。但是,她黑袍人身边,似乎丝毫未受影响,足见她必然修练了一种外人所不知的功法。

    更加上,传播的消息里,这数百年来,就没有人能抓捕过神秘少女。因此刻,人们对眼前的两人,忌惮更甚。

    前面神秘少女和黑袍人不紧不慢走着,后面上百名各派弟子,或近或远,散布四周,渐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紧紧地跟在后面,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。徐先生!”

    蒋阿根的院落里,门外传来了谢淼和流氓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院门打了开来,张横和徐恒等人,听到声音,立刻都赶了出来。见到谢淼和流氓辉,大家都是非常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张少,那个哑女出现了,她正与一名黑袍人一起,向盐苍弄这边走来。”

    谢淼和流氓辉,正是为这事前来报信。两人满脸的兴奋,急急地向张横他们述说着,流氓辉更是大声叫嚷起来:“少,现在外面已是一片乱哄哄,最近几天进入此地的那些人,全部象是跟屁虫一样,盯上了哑女和那黑袍人。”

    “哑女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,目光却是望向了小青。

    此刻,小青也是俏脸激动无比,甚至美眸中也射出了炽烈的光芒。显然,哑女的出现,让她陡地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一直以为,父亲是追蹑神秘少女,这才失踪。现在神秘少女终于出现。而且在她身边,还有一名黑袍人,小青立刻想到了黑袍人可能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旁边的连长河以及李有才等人,也猛地意识到了这点,不禁个个脸现喜色。

    “多谢谢大哥和流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朝两人抱了抱拳,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带着小青等人,快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徐恒和张东东互望一眼,也没有迟疑,立刻带领一众洪门弟子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开玩笑,神秘少女也正是洪门所获得的最重要消息,甚至还掌握着外人不知的许多关系到神秘少女的秘密。

    现在她既然已出现,徐恒和张东东,那里还会错过。

    一众人迅速向盐苍弄与盐苍头村的分界线走去。刚到分界线附近,就远远地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还有远远缀在后面的各门各派弟子。

    张横等顿时目光一凝,细细地洞察起了神秘少女和那位黑袍人。

    渐渐地,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,心中更是震动无比。在他真实视野中,可以清晰地看到,神秘少女浑身充满了一股阴柔之气,以张横的修为,却也无法分辩这股阴柔的力量,到底属于何种修练法门。

    一定要说它有什么特别,那就是让张横想到了盐苍弄那位祭酒张彦青,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类似的气息。

    再看女子的容貌,与当日张横在徐恒那里看到过的照片完全是一模一样。尤其是她的那对眼睛,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,却又有一抹迷茫。让人望之顿时心底就浮起了一种我见尤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,落在了少女脖子上。在那里,一尊玉制的雕像,正奕奕生辉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那尊雕像,活脱脱的就是少女本人,看起来实在是让人有种诡异的错觉。

    一众人互望一眼,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。传说中的神秘少女,果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神秘少女一路走来,她的目光全然没有望向四周追蹑的人,似乎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人。

    对于正面过来的张横等人,也是漠然无视,仿佛张横等人就是空气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冷漠如斯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正想再细细探察。但是,突然一股凛洌的杀气,陡地笼罩住了他,就如同是被一条毒蛇给瞪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凛,目光立刻望向了警示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然而一望之下,张横脸色又是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因为,那股凛冽的杀气,正是来自那个黑袍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黑袍人正目光幽幽地瞪着张横。虽然有斗笠阻挡,张横仍是可以感受到他的眼神中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,就象是黑袍人与张横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张横根本不认识这黑袍人,自认也不会与他结下过什么仇恨。甚至一直以为他可能就是小青的父亲。只不过他因为没见过老爷子,一直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目光立刻转向了小青:“青姐,他是否是你父亲?”

    然而,小青的回答大出张横的意料。只见她脸现迟疑,微微地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敢确定。此人的的身形与我父亲有些类似。但是他散发的气息,却与我父亲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不禁蹙起,目光再次凝注到了黑袍人身上,他已对这位黑袍人充满了狐疑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继续道:“而且,他全身笼罩在一层强大的气场中,我根本无法窥探他的真实面貌。再加上听李师兄说,近几年来,父亲一直在修练一项秘法。所以他是不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谁也不清楚。这正是我无法确定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眼瞳中陡地浮突出了一个暗金色的巫字,张横的真实之眼已然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自低咕。黑袍人确实是在身周凝成了一重护体的罡气,就算是张横的真实之眼,也一时无法穿透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仍是感受到了他的内在的气息。只是,让张横感觉震动的是:这种气息,让他有一种熟悉感。但是因为他周身的那股森寒之气的存在,就连张横都无法确切窥探到黑袍人真实的情形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再次蹙紧,一个可在自己真实之眼洞察下,还能保持他的隐秘,足见黑袍人的修为绝对的强大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:从来没有听说,神秘少女在出现时,会有一个人陪同她。那么,这次反常的行动,到底意味着什么?这位黑袍人,又会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心中冒着泡,却一时那有答案,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肃然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进盐苍弄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边的徐恒和张东东不禁向张横道:“张少,您看我们是不是要拦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徐恒和张东东也是兴奋之极,他们这也是在现实中,第一次遇到神秘少女。他们早就有些迫不急待地想把少女留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感觉到少女和黑袍人身上散发的那股让人生寒的气息,他们终究还是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冲动,反尔征求起了张横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张横是如今队伍中的最强者,有张横出头,把握自然更大些。

    “徐堂主,张副堂主,两位稍安勿燥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现在出手,还是太早了点,他们既然要去盐苍弄。那么,我们就跟着他们,好好看看,他们究竟想干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高见。”

    张东东和徐恒互望一眼,立刻应和道。在这样的时刻,他们绝不愿与张横产生任何一丝间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已然不徐不急地跨越了分界线,踏上了盐苍弄的土地。

    他们仍保持着那份冷漠和傲然,对于前面的张横等人,完全是视若无睹。甚至黑袍人连刚才对张横的那份仇恨和怨毒,这在这一刻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听取了张横的意见,就这么眼睁睁地望着两人向村内走去,没有人做出异常的举动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走远,这才远远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立刻,场中出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影像。神秘少女和黑袍人在前,后面跟着张横等一众人,之后还有从盐苍头村一直跟过来的上百号玄门弟子。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今天的盐苍弄,显得别样的安静。所有的村民,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命令,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在村中。整个盐苍弄村,就象是一片无人的鬼域,静得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压抑。

    神秘少女与黑袍人不紧不慢地向前行进,似乎他们早有了目的地。后面跟随的人们,却一个个神情紧张,谁都想看看,他们到底会去哪儿?

    然而。接下来的情形,却是把所有人给震呆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