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4章 神秘石屋
    “你们看,他们竟然向那边的祭祖石屋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神秘少女和黑袍人竟然走向了盐仓弄中央的石屋,所有看到这一情形的人,确实是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一众世家和门派的弟子,虽然住在外面的盐苍头村。但是,他们自然对这里的情形做了细致的了解。更何况是诡异的盐苍弄的祭祀石屋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有想到,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竟然会走向那里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的俏脸上的神情陡地一凛,满怀狐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青姐,看来,盐苍弄的这处石屋,果然与盐水古国有着密切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正想举步,向石屋走去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进石屋的一个好机会。既然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目标是石屋,那么,其他人自然也有理由进去。即使是那位祭酒张彦青,也是不能再阻拦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刚踏步,四周陡地响起了一片惊呼声:“啊,他们不见了,这是怎么回事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此刻,场中确实是发生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。只见,场中所有的人,一个个目登口呆地望向石屋那边,人人脸现骇然。因为,被所有人死死盯着的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就这么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场中的一众玄门中人,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两人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竟然莫名其妙地在大家眼皮底下失踪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头震憾?

    “好诡异的阵势。”

    张横正在跨步的身形,猛然一滞,脸色也立刻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根本没看清两人消失的原因。但是,在张横的真实之眼里,他却清晰地洞察到了当时诡绝的一幕。

    石屋四周种了一圈杨树,而且,因为年代的久远,这些树都已要几人合抱。

    先前因蒋阿根的事,张横曾探察过石屋。知道这间石屋四周的杨树,乃是一个阵势。但那时没有冒然硬闯,张横对这个石屋以及四周的杨树林,了解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洞察到神秘少女和黑袍人突然失踪,而且在他们失踪的刹那,张横感受到了这里阵势产生的异常波动,这顿时让张横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里的阵势果然不同寻常。本以为杨树和石屋是不同的阵势,想不到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紧紧地眯了起来,目光变得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是怎么回事,他们怎么会突然消失了?”

    四周的喧闹声乍然响成一片。大家虽然没看到神秘少女和黑袍人去了哪里,但是,就算是傻瓜,也能看得出来,两人走向石屋,突然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只有一个可能,神秘少女和黑袍人必然是凭着某种秘法或阵势,进入了石屋里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许多人已是脸色刹那凛冽一片,全身的杀气汹汹蒸腾如沸,下意识地向石屋那边逼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追查盐水古国秘密的唯一线索,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是现在各方势力最观注的,也是他们能找到长生之秘的一大希望,在场所有人那肯就此放过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诸位道友,天下异宝,有缘者得之。”

    苦大师的佛号响起:“所以,现在可不能自乱否则,就会被人利用,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苦大师的声音刚落,所有人的目光陡地都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,苦大师的这话,无疑就是针对张横所说。在场的人中,以张横力量最强,要是他强行出手,再加上洪门和老千门的力量,就算聚集各世家和门派的人员,也绝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,苦大师才会说出这翻话,想以此牵制张横。至少在发现秘密之前,双方发生不必要的冲突。

    “哈哈,苦大师!”

    正暗暗窥探杨树和石屋的张横,终于回过了神来。望望四周人们的目光,不由哈哈笑道:“大师放心,既然我们先前精诚合作过。我们的合作依然有效。就以大师的意思,天下异宝,有缘者得之。在没有看到异宝现世前,我等必会遵守这一玄门不成文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张施主果然是个信义为重之人,老衲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苦大师双手合什,朝张横慎重地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四周一众世家和门派弟子,也不禁都松了口气。有张横的这翻承诺,大家总算有了参与此次探宝的机会。

    否则,要是张横表示出强势阻止别人参与,只怕他们还真的只有在旁边看戏的份。

    谁不清楚,先前在地壑的时候,张横利用九婴困住徐恩和宋年庚以及冯天平之际,虽然救了苦大师和无嗔道人,却也是把徐恩他们,拖入了必死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世家和门派弟子,对眼前这位年青的超级强者,充满了忌惮。这位名传江湖的神奇少年,可不是什么老好人,凡是与他为敌之人,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众世家和门派的弟子,个个兴奋,没有了这份忌讳,大家也不再束手束脚,各自形成了几个阵势,向石屋逼近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难道想……”

    徐恒以及张东东等人,包括连长河在内,所有张横这边的人员,听到张横与苦大师的这翻话语。尽皆心头一震,脸色也陡地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是怎么也不会想到,张横竟然会自愿退让三分,并不急着抢先进入石屋。一时间,人人错愕,个个用狐疑的目光望向了他。谁都想知道,张横会什么要做出如此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“诸位,稍安勿燥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此石屋和杨树林,绝不简单,必然隐藏着可怕的阵势。要是抢先进入,可能会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:“既然他们想急着当我们的先行探雷队伍,那就让他们为我们先探路吧!”

    “呃,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脸上再次现出了怪异之色,他们直到现在,才算明白了张横的意图。这不是有心要拿苦大师他们当枪使吗?

    妙就妙在,这还是苦大师等人,还是心甘情愿,甚至不得不接受了这份张横的人情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轻松起来,有张横的判断,杨树和石屋存在着凶险。现在徐恒等人,却是先作壁上观,反尔没有了什么压力。只等先看前面冲关的人,到底会发生什么。之后才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,洪门这边和老千门的人马,一个个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姿态,却并没有人再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无嗔道长和苦大师互望一眼,却是脸现苦涩。他们自然是看出来了,洪门和老千门是要看戏了。可是,这还真是无可奈何的事,如果先前不用不成文的规矩压制张横,说不定还没进石屋,就要发生混乱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现在他们被人当了刀使,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两个小门派联手组成的十来个人的小队伍,已是迫不急待地奔到了石屋外杨树林边。这个方位,不但面对着石屋的大门,而且还是神秘少女和黑袍人消失的所在。

    所以这支小队伍趁着别人还在迟疑之际,猛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无比骇然的情形却发生了。只见杨树一阵猛烈地震动起来,无数的杨树,顿时如同是万千鬼魅,发出了噼噼啪啪异响,就象是鬼影正疯狂地叫嚣起舞拍响了一只只鬼手。

    这正是风水阴阳中的阔杨之林鬼拍手的格局。

    只不过随着鬼拍手的发生,杨树林中,猛然荡漾起了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波纹,陡地笼罩住了石屋外的这片林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他们怎么全部消失了?”

    四周正要冲入的人们,尽皆身形剧震,脸色也一下子骇然一片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活生生的十多个人,又消失在大家的眼前。尤其是,他们消失的毫无征兆,比神秘少女和黑袍人的失踪,更见诡异。这确实是把所有人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死寂一片,众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个个神情都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阵势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颤。在刚才那十数人消失的时候,张横的真实之眼,敏锐地觉察到了,杨树和石屋的异常振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那种状况下,张横竟然感应到,整个盐苍弄的绝阴五行阵,似乎产生了什么变化。只是,张横对此处的五阴阵势还没有真正的了解透。所以,他也无法窥透到阵势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一股极度阴寒,极度可怕的气息,还是让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就是盐水古国的秘密所在?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想起了关于这座石屋,以及杨飞所留下的笔记,此刻却是猛然想到了什么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在这里发生过那诡绝之事。更重要的是:在此地五行阵发动的这一刻,他嗅到一种无比熟悉的气息。这让张横诧异无比,一个能发动盐苍弄诡异的五行阵,却又不是这里祭酒的气场,然而却能让自己感觉熟悉的人,他或她到底会是何方神圣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