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5章 骇人听闻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气氛正变得无比的凝重,这个时候,苦大师的佛号响起,陡地踏步向前,走向了石屋的正门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身后,十八名和尚,一个个神情凛然,手持禅杖,随着苦大师缓步向前。

    这十八名和尚,正是这次随同苦大师一起前来的大雷音寺戒律堂十八护法罗汉,也是苦大师多年精心培育的弟子。

    眼见石屋和杨树林出现如此诡异的变化,他们已然决定出手。貌似在场的世家和门派的一众人,已完全被刚才的情形所震摄。此刻还真没有人敢冒然上前。还真的只有苦大师等一两个门派,还有几分勇气。

    果然,一边的无嗔道长,一甩手中的拂尘,高声道:“无量寿佛,那就让贫道与大师一起闯闯,看是什么妖孽在此作怪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。”

    无嗔道长身后也有一众道人,人数有十三个之多,纷纷高宣道号,手中也已抽出了背上的长剑,一个个气势轰然高涨,并肩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十三人正是无嗔道人的弟子,也是这次听到大峡谷内隐藏着盐水古国的消息,第一批进入的万寿山五庄观的弟子。他们此刻也已做出了强行进入石屋的准备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苦大师手中禅杖一顿,刹那禅杖金光大耀,一条朦胧的金龙虚影,轰然现形,朝着石屋怒啸急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后十八罗汉,手中禅杖金光暴耀,十八团金芒骤亮,与苦大师的金龙汇成一团极度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空间微振,劲气狂逸。金龙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,猛地轰向了对面的石屋。

    铮铮铮的异响乍起,无嗔道长和他十三名护法,的攻击在这一刻也轰然形成,十三柄长剑,随着无嗔道长手中再次化形为巨大的拂尘,形成了一道狂风暴雨般的冲劲,同样击向了石屋的大门。

    场中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无比的紧张和兴奋,苦大师和无嗔道人的攻击,可以说是现在世家和门派最有力量的两大势力。经历了刚才的那恐怖一幕,如今也只有这两派人马,还具有强攻石屋诡异阵势的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,所有人都全力观注着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轰然暴振,金龙与剑阵已然冲到了石屋门口。然而,一幕让所有人骇然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石屋的大门依然紧闭。但是,就在双方的攻击射到的刹那,整座石屋的大门,上面刻划的无数怪异符号,陡地急剧地闪烁起来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也象是波浪般振荡之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暴响骤起,黑光骤耀,两大攻击,终于撞到了石屋大门,响起震耳欲聋的巨响。“啊!”

    正在攻击的苦大师和无嗔道长等人,尽皆身形狂震,一众人不由自主地向后狂退,嘴角耳眼等部位,已然渗出了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我的神!”

    四周的各门各派的弟子,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,人人脸色骇然,个个心神大震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集大雷音寺和五庄观两大势力,面对石屋,仍是没有取得丝毫的进展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阵势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骤然暴缩,心头也是轰然剧震。

    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两方势力联手,张横自然暗中密切观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在真实之眼的洞察中,他可以说是场中最能窥探到先前情形之人。

    在他们攻击到石屋大门的刹那,张横猛然感应到了一股极度恐怖的力量,瞬息爆了开来,不仅狠狠地回击了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而且,让张横难以置信的是:这威势庞大的一击,不但没有让石屋大门丝毫有损,甚至连摇动一下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确实是被震动了。要知道苦大师和无嗔道长联同十八罗汉和十三护法,他们所组成的联合攻击,乃是佛门和道家最玄妙的攻击阵势。联手之下,这一击之力,不亚于四品超级强者的合力攻击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样强大的力量下,石屋竟然毫无动摇,这石屋的防犯,确实已超越了想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更让张横心头惊骇的是:在那一刻,他的思感也似乎猛地渗入了其中,看到了一幕让他也无比震惊的情形。

    一股血气轰然从杨树林中蒸腾而起,张横的意识里,出现了先前消失的那数十人的身影,下一刻,这些身形已陡地炸成了粉碎,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陡地,整个盐苍弄村,仿佛是从死寂中,被惊醒了过来,仿佛有什么元古的凶兽给唤醒了,以张横的修为,心底也突然产生了一种心悸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起,他还真没想到石屋竟然会有这样诡异的变化:“难道这才是盐水古国开启的秘密所在?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又想到了杨飞所留的那段神秘的谒语,心中也喃喃地念道了起来:“阴阳合,五行毁,神台灭,地壑开!”

    他隐隐地感觉到,刚发生的事,似乎与这段谒语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。尤其是第二句中的五行毁,这明显应该指的就是盐苍弄整体的风水局,那个一反常态的绝阴五行阵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如果五行毁,是指此处的绝阴五行阵的毁灭。那之前的阴阳合,以及后面的神台灭又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脑海中冒着泡,但张横一时那能想透其中的奥秘?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两人,低低地宣了一声禅号,目光互望一眼。看到彼此一副不堪的模样,不禁脸上都露出了苦涩的表情。

    亲自经历了刚才的一幕,两人现在都明白了此处的恐怖。事实上,两人五官出血的惨相,只不过是表面的伤势,真正让他们受创的还是非常严重的内伤。

    也许大家只看到他们出手攻击后,遭到了强烈的反震。但是,只有他们心中才明白,先前确实是到鬼门关走了一回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他们攻击遭到反震的时候,他们不仅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所震,而且,在那一刻,他们的意识也出现了一片沉寂,似乎神魂被某种力量所侵蚀,要把神魂硬生生地拉离神窍。整个意识,都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黑洞所吸附,要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幸好,他们尽皆是佛家和道家的高人,再加上手中的禅杖和拂尘,都是师门所传的灵器,已有灵知,这才最后撑过了神魂欲被吞噬的后果,在最后一刻保持了灵台的清醒。否则,他们双方三十三人,就会如先前失踪之人一样,从此就消失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现在,两人对眼前的这片杨树林和石屋,充满了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心中沉吟,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张横那边,神情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仍陷入沉思中,神色急剧地变化着,他仍陷入那层层的谜团中,心里似乎抓到了什么,但却怎么也抓不到实质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的声音从张横耳边响起: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看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现在,场中所有人,目光也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。看到苦大师和无嗔道长联手,似乎以失败告终,大家立刻想到了张横。也许,场中只有这位年青的超级强者,才可以解开石屋的疑团。

    “青姐!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来,目光从场中众人扫过,最后才缓缓地道:“石屋和杨树林,确实是被布置了强大的风水阵。只是,我也一时无法窥透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青俏脸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长生不长生,其实并不重要,她最关心的是自己父亲的下落。

    可是,父亲与盐水古国如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尤其是盐水古国之秘,现在已已被公开,引来了各地的各方势力观注。但本以为应该在这样的情况下,会引来自己的父亲。可是,父亲却偏偏象是从人间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最后的希望,那就是追寻盐水古国的痕迹,再继续查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却是遇到了难题,最有可能解开古国之秘的石屋,阻挡了去路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小青感到绝望?

    “青姐,船到桥头自为直,天下没有跨不过去的槛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慎重地劝解小青道:“这石屋虽然有隐秘,但是,总有破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此刻,张横其实心中也没底。但是,看到小青这副焦急的模样,他却也不得不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异族之人,犯我必诛!”

    突然,前面的石屋中,陡地响起了一阵嘶哑中带着一股苍凉的笑声:“尔等若识时务,本座劝你们速速离开,否则,先前侵我族之罪人,便是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尔是什么人,如有本事,何必装神弄鬼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大惊,无数人却是愤怒地暴喝道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等人,这才发现,这石屋里有人。而让他们愤怒的是:貌似就是石屋中的人,让队伍受到了严重的伤亡,这下,场中人人惊怒交加,已是对石屋中隐藏的人,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“不,不对!”

    张横和徐恒等人,此刻却是脸色大变,因为,他们意识到了不对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