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7章 迷雾渐显
    此时此刻,石屋里的情形,确实是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空旷的石屋那个小房间里,那尊阴森的黑甲雕像,全身腾起了一团雾气,一股奇异的波动,不断地汹涌振荡,显得很是诡绝。

    不过,让人惊讶的却是雕像下盘膝而坐的三个人。如果此刻外面的人可以看到这三人,一定会人人惊疑。因为,这三人正是张彦青以及黑袍人和神秘少女。

    黑袍人与神秘少女并排而坐,面对着祭酒张彦青。似乎在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与张彦青相对而坐的黑袍人,现在已是脱掉了头上的斗笠,露出了他的真面孔。让人震憾的是:黑袍人竟然与张彦青几乎是长得一模一样,仿佛两人就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印出来地。

    “大哥,如果此事能成,我们张家从当年流传下来的家训,也许就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眼眸中精光闪闪,脸上满是极度兴奋之色:“到时,我们就不用再世世代代守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张彦青哈哈一笑,神情兴奋之极:“是啊,这么多年了,我们张家为了千年古训,一直被拘束在这偏荒之地,这次总算是看到了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我们历代先人,所寻找的秘密,原来就是在我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的神情更加的激动:“如果不是这次跟蒋阿根那家伙,进入了祖坟墓地,也许这一秘密,还真不知要再隐藏多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同了,杨飞的那本笔记,却让我们终于理解到如何才能开启真正的秘境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继续道:“哈哈,这也是天助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不是二弟你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在外历练,这才能造成如今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张彦青欣然点头:“以现在此地聚集的这么多玄门之人,应该足以开启秘境。哈哈,到时就是我们完成大计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屋中响彻了两人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好半晌,两人的笑声这才停止下来。黑袍人也站起了身,向张彦青伸出了手:“大哥,那我先走一步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显然在刚才已商量出了结果,此刻,黑袍人却要离开了,以便在秘境开启之前,抢得先机。

    “好,二弟,这里你尽管放心,就算我不要这条小命,也必然守住此地。”

    张彦青神情肃然,与黑袍人紧紧地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兄弟,保重!”

    两人慎重地道别。旁边一直静默不言,如同是泥塑木雕般的神秘少女,此刻看到黑袍人站起了身,她也机械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团黑雾从面前的雕像身上腾起,刹那弥漫了整个空间。等黑雾散去,房间里已不见了黑袍人和神秘少女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夫倒要看看,你如此装神弄鬼,又想玩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屋外传来一阵怒喝,已是有人踏步向石屋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宋家老祖,也正是先前突然怒喝之人。

    因为宋年庚惨死于地壑,宋家如今声威已受到了巨大的影响。因此,一进入盐苍弄,宋家老祖,就想人前立威。所以,他先前这才会突然开口,想以自己的修为,震摄场中之人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他一见到张横,就立刻出手的原因所在。他要让所有看轻宋家的玄门中人,明白宋家有他这位老祖的存在,宋家绝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此刻,更是接着先前的话,向石屋里的人发出了挑战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彦青的神情一凛,手指陡然指向了面前的黑袍雕像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黑雾暴腾,那尊黑甲雕像,猛然眼眸中射出了两道血光。与此同时,一幕让人无比怪异的情形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雕像的嘴似乎蠕动起来,一个带着苍桑而悲凉的声音,刹那响彻在石屋外:“尔等异族,犯者必诛!”

    如果此刻张横在石屋里,看到这幕诡异的影像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石屋里说话的,竟然是一座雕像。这也就怪不得感觉这个声音,有种熟悉的气息。他可是当日曾与张彦青正面对峙过,而且,那时的张彦青,就是动用了石屋中雕像的诡异力量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让老夫见识见识你有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石屋外,宋家老祖,已然缓步走向了石屋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虽然嘴上说得漫不经心,但心中却也是充满了警惕。先前刚踏入盐苍弄村的时候,他可也是看到了当时苦大师和无嗔道人的联手。对这处满是阴邪气息的石屋,早就心生异感。

    所以,他此刻脚踏奇异的步伐,全身的气势,也在脚步的加持下,轰然暴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当他的身形刚踏入杨树林的刹那,整片杨树林陡地象是活了过来,杨树无风自舞,鬼拍手的诡绝声音,也猛然响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无形的森寒威压,也猛地如同是怒海狂潮,向他扑天盖地地涌来。

    “哼!区区神魂之力,何足道也。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眼眸骤然暴缩,神情乍然变得凌厉无比。他突然有种错觉,仿佛眼前的杨树林和石屋消失了,意识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一股无比可怕的吸力,要把他的神魂直接拉扯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,宋家老祖毕竟是达到了四品中期的修为,这种神魂的攻击,还真无法奈何他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厉喝一声,全身猛地光芒大耀,身形却已踏入了杨树林,缓步向石屋大门靠近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一片,所有人包括张横以及另三名超级强者在内,一个个目光死死地瞪着宋家老祖,脸现凝重。

    宋家老祖的这位急先锋,确实是关系到了能否进入石屋的关键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随着宋家老祖的接近,整座石屋的大门,陡地闪起了黑光,先前那幕奇异的情形再现,无数的诡异符号闪烁如耀,整个杨树林和石屋的周边,空气也象是凝固了一样。以至于宋家老祖的身形,也出现了凝滞,仿佛是被陷入了一片泥浆里。

    “破破破!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脸上现出了一抹血色,此刻他全身的气势,已然涨到了顶点,把修为提升到了极处。

    只是,与杨树林和房屋产生的压迫相比,他却是已有些落在了下风,甚至开始有些难以支撑。

    但是,他如今却是欲罢不能。这可是他为立威而强行出的头。若是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,就此退走,这无疑又是自己狠狠地抽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所以,纵然是硬撑到底,他也不会有丝毫的退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极其澎湃的暗劲,轰然爆开,冲向了石屋大门。宋家老祖的身形,猛地变得虚幻起来:“山河破!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厉喝,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,向着石屋大门冲去。

    山河破正是他的压箱底的功夫,甚至是他在修为达到四品中期,才获得的秘法。具有可以凝聚山河之力,让自己的力量凭空增加倍数。他此刻确实是豁出去了,要不惜一切,以本身强悍的力量,破解这里恐怖的阵势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空间剧震,狂劲横逸,一阵如怒雷轰鸣的巨响响彻,所有人的眼前,猛地出现了一阵扭曲,仿佛这一刻,整个世界都被扭转成了一个不规则的角度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许多修为低微的各派弟子,身形不由自主地蹬蹬蹬倒退十几步,脸色骇然之极。

    一名四品超级强者发出的攻击,确实是把这些人给震摄了。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宋家老祖的一击,竟然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们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当空间恢复正常,人们看到,原本威风凛凛的宋家老祖,脸色灰败,嘴角鼻孔,正鲜血淋漓,显然是伤得不轻。整个人都现出了萎糜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震,心中更是震骇无比:“这怎么可能,这片石屋竟然在吸收老家伙的精血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确实是被震憾了,因为,在他的真实之眼内,清晰地洞察到,老家伙体内的精血,正被石屋大门那闪烁极耀的诡异符号,源源的吸取。

    老家伙现出的萎糜状态,就是因为精血急剧流失所造成。

    先前,张横在苦大师和无嗔道长联手时,偶尔洞察到,最初攻击石屋的那十几名玄门之人,在消失的刹那,已化为了血雾,被杨树林吸收。

    现在,再次洞察到,以老家伙的修为,竟然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,这确实是让张横无比的骇然。

    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,每一滴精血,其中所蕴含的能量,绝对的恐怖。就以现在的情况来说,宋家的这位老怪物,所被吸取的精血,足比得上刚才那些人的总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还敏锐地洞察到,在这一刻,整个盐苍弄的绝阴五行阵,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那被吸收的精血能量,正丝丝地渗入地下,向着四面八方扩展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一个让他心头震骇的念头,猛地浮起心底:“难道这就是盐苍弄这处绝阴五行阵的隐秘所在?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似是明白了什么,心中的惊骇已是无以复加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