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8章 难以置信
    一个可以自行吸收玄门修士精血的五行阵,这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大骇。这种已是属于阴邪阵势的五行阵,是张横从所未见。他的心头已然高度的警觉。

    “老祖,老祖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声凄呼传来,跟随宋家老祖一起来的宋家弟子,此刻也回过了神来,一个个悲呜着,奔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现在已退出了石屋和杨树林,神情颓丧之极。不过,看到自家一众人,如丧家之犬一样,哭丧着脸,向自己跪倒,人人惊惶之极,他的脸色顿时又变了:“老夫还没有死,你们如丧考妣,难道这是要咒老夫吗?”

    当众自己抽了脸,本想在这么多人面前立威,那知却是大大地出了一回丑。宋家老爷子顿感羞惭之极,恨不得找个地缝,把自己给埋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自家的弟子,如此的惊惶失策,更是让他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说来这百多年来,宋家确实是一直在走下坡路。因为家中后裔,自他跨入四品后,再无出色的人材。以至于宋家再无出类拔萃之辈,全靠着他这位老祖,硬撑着门面。如果不是有他在,只怕早没多少人,会在意宋家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宋家自出了宋长风这位杰出的年青人后,便成了宋家的希望。以宋长风的资质,可以说是宋家百年以来,最有可能突破四品之人。

    所以宋长风被张横所废,这才会成为宋家不共戴天之仇人。

    “呃,老祖!”

    被宋家老祖劈头盖脑地一顿臭骂,所有宋家弟子,顿时面红耳赤,人人羞愧地低下了头,那里还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犯我异族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正是时,石屋里那带着苍凉阴森的声音,再次响起:“这就是榜样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充满了嘲弄和讥讽。但是,这回却没有人当这是警告了。宋家老祖的例子,就活生生地摆在面前,那里还有人敢轻视石屋中人的警告?

    “宋老弟,你先好好休息,这里就交给我们几位老兄老弟了。”

    与宋家老祖同时出现的另三名超级强者,凛然踏步,跃众而出。他们出现在这里,自然不是来看热闹,此刻宋家老祖受锉,他们自然要出头。否则,要是就此当了缩头乌龟,华夏玄门的脸可就得用纸来包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互望一眼,已然举步走向了石屋。他们是准备联手对付眼前这处诡异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尊主,此人乃是川渝一带,最负盛名的郭家,据说郭家以武入道,是现在俗世中兵家修练者的一杆标杆,在整个武林界,首屈一指的尚武世家。”

    娟子凑了过来,低声向张横汇报道:“据我们暗中调查所知郭家有老祖级人物三名,只是因为很少在俗世现身,这才在玄学界并不出名,但是,其实力之强大,绝对不亚于那些传承自元古的玄门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出头的正是郭家三位老祖之一,名为郭惊雷,百多年前就已跨入四品,这些年来,只听闻过他出手一次。”

    娟子不愧是老千门在恩施的大拇指,对郭家如数家珍:“先前,郭家来此的是他们家族的一名第二代的弟子,却在大峡谷的塌方中身亡。因此,他应该是得到这一消息后,这才会有郭惊雷亲自来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一挑,心中很是震动。关于川渝郭家,他还真没有听到过。毕竟,他一直交往的都是玄学界阴阳风水派的人,与其他玄门派系,接触的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此刻,望着那边的郭惊雷,眼眸也不禁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郭惊雷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模样,清瘦的身形,面目凛然,整个人就如同是一柄藏于鞘内的绝世神剑,精华内敛,但却给人一种犀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尊主!”

    娟子继续道:“这位是海外唐家的老祖,名为唐无为,应该是如今唐家唯一硕果仅剩的超级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海外唐家本属于杂家,据说是在当初清末时期,移剧海外,在某座孤岛立足后,几乎成为了那一带的王者,建立了一个近乎独立的小王国。那里之人,奉唐家如神灵,在那里威望无可估量。”

    娟子脸上闪过一抹异彩:“先前他们派来的人员,乃是唐家对外交际的代表人。只不过,他也象郭家那位仁兄一样,惨死在了地壑的挖掘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娟子介绍的这人,气势俨然,举手抬足间,确实是有几分富贵雍荣的气度,一眼就可以看出,此人是位长期手握重权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位也是来历不凡。”

    娟子最后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人身上。此人身穿秦汉时期的儒家长袍,手中一柄玉制的扇子,古朴中透着几分儒雅。飘然的长须,更是让他有一种超然俗事的淡然。

    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,就仿然是一位古时的鸿儒大学,让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山野老人是儒家传人,他本名孔鹤野,据说是当年孔子的血脉后裔,自百多年前,以书画入道,从此自号山野老人。”

    娟子的脸上闪过一抹崇敬之色:“他是鲁省如今书法的大家,据说他现在所创作的字画,已是千金难得。可以说,也是儒家修者中,现世最频繁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他从不以字画赚钱,他的每一幅字画,都是在世俗出现大灾大难之时,方才出手,以画筹款,捐助受灾的人们。”

    娟子美眸灼灼地望着孔鹤野:“因此,在整个玄学界,他反尔是最低调之人,但在书画界却是赫赫威名。鲁省孔家,更是极少有人在玄学界出头。先前来这里的孔家弟子,修为也并不怎么样,所以在地壑的灾难中,也惨遭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暗暗点头,对这三人的来历和身份,总算有了了解。而心中对老千门对消息的收集和分析,也是充满了由衷的欣赏。

    老千门先前并没有参与地壑的挖掘,但是,他们却能明白这次进入大峡谷的各门各派之人的来历。这足见老千门确实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我等愿领教阁下高招!”

    正是时,郭惊雷以及唐无为和孔鹤野三人,已然缓步来到了石屋外围的杨树林,郭惊雷厉声喝道。整个人的气势,也陡然而变,那柄未曾出鞘的剑势,也刹那变得更加的犀利,仿佛已然成了真正的绝世神剑,充满了一股凛凛的威压。

    唐无为和孔鹤野也是如此,虽然看起来仍是一副淡然优雅的姿态,但汹涌的威压,已然笼罩住了四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整片杨树林再次无风自动,仿佛也感受到了三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让本座看看你们有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石屋里响起了那诡异的声音,整座石屋,也腾起了一圈圈黑色的奇异波动,好象在这一刻,石屋也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郭惊雷大喝一声,手指陡地捏出一个剑诀,两指并笼,朝着石屋大门怒斩而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唐无为和孔鹤野也有了动作。唐无为的身后,陡然现出了一团光氤,彩芒暴逸,现出了无数怪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孔鹤野手中折扇一展,哗啦啦异响大作,扇面上的一幅山水画,猛地从扇面浮突而出,凌空现形,骤然间,风雨雷霆之声大作,仿佛是天地异变,形成了一股排山倒海之势,轰隆隆地倾泄向了石屋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天地剧震,劲气狂逸,整个杨树林以及石屋,被一团无形的气场所淹没,所有的景色,在此时此刻,突然变得朦胧一片,仿佛杨树林和石屋已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终于,一声隐隐的爆响响彻,所有景物一阵扭曲,场中象是陡然卷起了一股龙卷风,刹那横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当一切再次恢复正常,人们的惊呼声难以抑制地响起:“啊,这,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不错,此刻现场确实是出现了一幕震骇无比的情形。郭惊雷,唐无为以及孔鹤野三位超级强者,竟然已被弹出了杨树林的范围。此刻再看三人,一个个七窍流血,眼鼻耳嘴,汩汩地鲜血狂喷,脸色煞白之极。

    三位超级强者,竟然仍是一败涂地,不仅没有破掉眼前的阵势,而且看来都是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难道眼前的这个诡异石屋,真的无法破解吗?它的极限又在哪里。三名绝世强者联手,都无可奈何,这处的阵势,到底需要如何的力量,才能把它破掉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所有人脑海中打转,人人骇然,个个惊魂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狂震,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。他又一次在三人的攻击中,洞察到了整个绝阴五行阵,在吸收三人体内的精血。这进一步印证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吸收了三位超级强者的精血后,整个绝阴五行阵的力量,正在疯狂地增涨。这让张横的心在不断地下沉。以这样的形势,岂不是说,攻击石屋的人越多,被它吸收的精血越甚,这里的阵势,岂不是会越来越恐怖吗?

    还有,如此诡异的阵势,它吸收了那么多玄门之人的精血,它到底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身形猛然剧颤,他突然似是抓住了一点灵光,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结果:“难道,这就是那个背后阴谋者所要达到的目的吗?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似乎有些明白了,背后阴谋者,为什么要把盐水古国神秘的长生之秘宣扬出去,招来这么多玄门人士的聚集此处的原因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