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9章 真正的高人
    一直以来,张横和徐恒以及徐长河等人,对于有人把盐水古国之秘,宣扬于世,心中都充满了疑惑。不过,大家都认为,这背后绝对隐藏着阴谋。

    只是,直到现在为止,谁也猜不透其中的奥秘,不明白背后之人真正目的何在?

    然而,此刻洞察到此处石屋的诡异,再回想到先前所经历的事,张横却是猛然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事情实在是太凑巧了。当地壑那边出了事故,外界各门各派的玄门之人汇集。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个神秘少女,就突然出现在了大家眼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神秘少女公然现世,并直接就走向了石屋。并且,在最后时刻,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从这些情况来看,神秘少女和那诡绝的黑袍人,他们的举动,似乎就是要把所有人引到石屋这里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件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之事,貌似神秘少女和黑袍人,这根本就是有意识地在引导大家,让所有人认为,这处石屋,应该是关系到盐水古国的一个关键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没有洞察到石屋所布置的阵势,具有可怕的吸收玄门人士精血的奇异力量,张横还是不会看出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但是,发现了这个秘密,张横猛然觉察,如此多的玄门之人,要是全部被吸收了精血。那么,到时这里的阵势,威力不知该有如何的恐怖?

    这种情形,完全出乎了想象。就算是个傻瓜,也必然会想到,这背后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隐秘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仍是猜不透,背后之人,到底要干什么?当此处的阵势威力,达到一个极点,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形?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黑袍人与神秘少女,已然出现在了一处崖顶,感受到脚下传来的异样震动,黑袍人浑身一颤,脸色也变得异样无比。

    做为这一事件的参与者,在外面的这些人中,只有他真正明白一切。感受到此时的气场异变,他的心确实是陡地提了起来。他自然明白,外面众人对石屋的攻击,其实里面的张彦青是承受压力最大的人。要是张彦青无法抗住一**的攻击,也许他们策划多年的计谋,极有可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望望身边仍是满脸迷茫的神秘少女,眼眸中猛地闪过了一抹绝决。有这神秘少女在,他还是有希望解开那千古之秘。

    咳咳咳!

    石屋里,张彦青猛地一阵剧咳,嘴角渗出了丝丝的鲜血。脸色也刹那变得苍白一片,神情中更是现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正如黑袍人所知的那样,郭惊雷等三名超级强者的攻击,虽然让他们受创不轻,但是,他们所联合发出的攻击之力,确实是让他不好受。

    他可以利用整个盐苍弄布置的上古阵势,但做为主阵之人,却也是首当其冲。每一次超越他本身力量的攻击,都会对他造成不轻的伤害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家族的祖训,他就算是死,也要硬撑下去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彦青的神情变得无比的阴冷,在没有解开家族遗留的千古之秘他会一直坚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来东方玄门,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隆隆巨响的千尺瀑后,那密密麻麻的溶洞里,梅西塔的笑声陡然响彻,脸上也露出了兴灾乐祸的神色。

    自那天晚上,偷袭张横他们,最后狼狈逃离,他和一众手下,就躲在了千尺瀑后的溶洞里。一方面养精蓄锐,伺机暗中窥探张横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是想暗中了解,所谓的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。因此,最近发生的所有事,全在他们的监视中。

    本来,看到无数的东方玄门人士,汇集石屋前,他们立刻意识到,这里似乎出现了某种意外。而当看到四名超级强者出现,更是让他们暗自震惊。以这四名超级强者的力量,足以把他们这支队伍的力量,清扫干净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眼见那四名超级强者,在攻击石屋后,个个受创,这让梅西塔惊喜若狂。四人的受创,又给他们带来了希望。只要他们能隐藏于此,静观东方玄门之人接下来的行动,他们还是拥有参于夺宝的机会。极有可能,当东方玄门之人,为此拼死拼活之际,他们会是最后得利之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梅西塔如何不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少主英明!”

    站在梅西塔身边的米德兰满脸献媚地在一边赞道:“好一个鹤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少主的智彗,确实不是我等可比。”

    米德兰确实是个华夏通。华夏的成语在他嘴里说得溜溜地,一套又一套。这却也是让梅西塔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当然,暗中窥视石屋这边情形的人,可不止梅西塔这伙人。在另一处山崖上,一个身形朦胧,如同是笼罩在一层雾气中的老者,也正目光灼灼地站在一大块巨岩后,静静地注视着下面的情况。眉头不断地皱得更紧,口中喃喃地道:“原来那神秘少女,竟然是回到了这里。只是,她怎么会与那黑袍人在一起了呢?她跟那黑袍人进入石屋,这到底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边喃喃着,目光却望向了小青这边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青儿怎么也来了此地?唉,这小丫头,还是那副倔强的脾气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尔等异族之人,还敢撒野否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屋里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“给你们半个时辰的功夫,如果还不离开,那就休怪本座翻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装神弄鬼的无耻之辈,有种你就出来,让老夫与你大战三百合。”

    郭惊雷与唐无为以及孔鹤野三人,互望一眼,郭惊雷立刻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三人心中的震憾也是无以伦比。他们也是做梦都想不到,凭借三人的修为,仍是折羽而归。而且,三人现在的伤势,确实都是不轻,已隐隐地伤及到了内腑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疑问,缭绕在他们心中,此处的阵势威力如此的强大,那么,到底是什么人,在这里布置了这个上古奇阵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以目前的人手,该如何破解它?

    不过,虽然心中有了深深的忌惮,却也不能失了气势,在对方几句恐吓之言下,就这么灰溜溜地就此退走。所以,郭惊雷不得不强势应对,免得失了锐气,在气势上被对方压制。

    四周各门各派的玄门之人,却是一个个噤若寒蝉。在现在的情况下,他们这些修为低于四品的人,根本就是摆设,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。也就只能在旁边看戏的份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场中除了郭惊雷那隆隆的余音在空间回荡,那里还有人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何方妖孽,竟然口出狂言,在这偏野荒村偏安一隅,就以为天下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一个宏亮的声音响起,遥远处一群身穿袈裟的和尚,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老木头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又一个爽郎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便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木师叔来了。”

    苦大师浑身一震,一张苦瓜脸顿时现出了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向这边走来的大和尚,一脸的正气凛然,正是大雷音寺的一位太上长老缘木禅师。

    这次在大峡谷受锉,苦大师已然明白,仅凭他一人,难以掌控整个局面。所以,他已暗中发出了大雷音寺的传讯秘法,把这里的情况向门派做了汇报,要求寺中的高僧前来支援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有想到,大雷音寺对此无比的重视,竟然派出了多年不问世事的缘木禅师。

    要知道,缘木禅师,他苦大师当年见过他一面,那还是在百多年前。在门派中,也算是真佛一样的存在,他能亲自前来,足见大雷音寺对此事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”

    一边的无嗔道长,也是脸现喜色:“弟子恭迎大德师叔。”

    最后传来的声音,正是万寿山五庄观的一名太上长老,名为大德真人,修为已达四品的后期,可以说是如今玄学界屈指可数的世外高人。他与缘木禅师处于同一个时代,曾被认为是佛道两家的护法大能。

    他能亲自到来,原因自然是与大雷音寺一样。是无嗔道人自觉无法撑掌控这里的局面,发出求援信讯后特意过来震摄此处。

    此刻两人现身,自然是让无嗔和苦大师心中惊喜之极。有两位绝世强者出现,就算郭惊雷以及唐无为和孔鹤野,宋家老祖联手,也绝不是两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接下来的掌控权,已落在了大雷音寺和五庄观两大门派之手。

    说话间,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已渐渐地现身在众人眼前。他们看似缓步而行,但速度之快,却比一般人快上了无数倍。仿佛他们每一次跨不,都象是出现了幻影,一步之间,便跨越了数十步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凛,心中也是暗自吃惊。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,也是他第一次遇到。感应到他们奇异的步伐,也是立刻深深地感到震动。他们的身形仿佛是与四周的天地溶为了一体,举手抬足间,已然暗含天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就让老僧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高宣一声佛号,身形竟然几步间就已来到了石屋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道也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突然就出现在了缘木禅师的身边,哈哈狂笑。他一向是个不拘小节的道人,从来不守什么道家规矩,可以说是道家的一个异类。因此,他也从来不宣什么道号,此刻更是尽显狂野不激的本色,直接上来,就要与缘木禅师联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