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0章 阴阳合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爆响轰鸣,场中陡地闪起了两团光芒,人们的视野里,突然出现了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一尊佛驼和一个仙人的虚影,猛然浮突于上空。佛驼盘膝而坐,散发出耀眼的金光,一股俨然的威压,刹那弥漫四面八方。隐隐的,天际传来了喃喃的梵音,仿佛是真佛降世,让整个世界,充盈了一种佛光普照中。原本所有人心中的那种厉气,在这一刻,变得祥和起来,心灵仿然也似被甘霖洗涤了一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尊如同是仙人的影像,也出现在了上空,全身青光闪耀,虽然看不到他的真面目,但那股飘逸脱尘的气息,却象是上古仙人降临,让每一个在场之人,都有一种诚心要膜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苦大师和一众大雷音寺的和尚,以及五庄观的无嗔道长等人,一个个虔诚地拜倒,朝着空中的佛驼和仙人虚像膜拜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,这是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以本身的力量,化形的佛道真神,这是佛门和道家,修为跨入真人境界才可以拥有的真神之像。可以说这已不是什么凡胎俗骨,是不折不叩的道体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四周看到这一情形之人,也是个个脸现崇敬之色,这可不是平常能见到的,也许大多数人平生都无缘见此异相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正是时,两尊佛道两家的真人虚像,猛地各自举起了一只手来。刹那化为了扑天盖地的巨掌,就朝着下面的石屋以及杨树林拍去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天动地摇,空间扭曲,这一刹那,整个世界仿佛都要被这翻天覆地的两掌击毁。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骤降人世。

    石屋在摇晃,树林在翻转,人们的脑海中,出现了一幕天崩地裂的影像,好象在这一刻,已是世界的末日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密切地关注着大德真人以及缘木大师的出手,他的身形猛地大震,脸上也现出了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在真实之眼里,他洞察到了场中暴乱一片的空间中,现出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石屋轰然狂颤,一团黑气也汹涌蒸腾,黑雾里,隐隐地出现了一尊魔相。面目狰狞,身上披挂着黑盔黑甲,头上还长着一对怪兽的犄角,形象可怕之极。

    魔相现身,也是凌空盘膝的姿态,一双手更是做出了一个无比古怪的动作。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似乎还在喃喃地念道着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在漫天的佛音禅唱和道号的喧泄中,魔音变得遥远而虚幻,连张横的五官之敏锐,也休想听个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魔相的出现,空间轰然剧震,一股极度森寒,极度恐怖的森森魔气,却在迅速地暴涨,仿佛要把这个世界的郎郎乾坤,完全吞噬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雷声响起,好象是地底一头元古凶兽苏醒过来的咆哮,又如同是天际传来的雷公怒啸,张横的心也在这一刻,猛地被震憾,几乎陷入了那雷声的轰鸣中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的体质如今已是异于常人,当日获自蛮神赐福的力量,已让他的意志如同钢铁。只是刹那的迷茫,他的神魂就清醒了过来。而一幕无比骇然的情形,却是再次把他震憾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魔相身上的黑气暴腾,与上空的真佛和仙人影像,相互缠绕在一起,就象是酸碱相泼一样,急剧地消失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三尊来自佛道和魔的三具影像,已赫然化为了滚滚的金光青芒和黑气,渐渐地消失在了张横真实视野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陡地意识到了什么:“石屋的阵势力量,竟然挡住了两位高人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张横脑海中转过念来,两声闷哼响彻。正傲然而立的大德真人和缘木禅师,全身一颤,七窍里也猛然渗出了鲜血,脸色更是刹那变得青红黄绿一片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石屋里,张彦青也是猛然狂喷鲜血,整个人骤然变得萎糜之极,几乎就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驱动阵势核心的祖神力量,却终究是遭到反噬,已是瞬息间抽尽了他体内的全部力量,到了灯枯油烬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石屋外,也猛地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,看到大德真人和缘木禅师此刻的样子,已是把所有人震骇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雷音寺和五庄观的一众和尚,更是人人骇然,个个震憾。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如同是神支般的两位绝世高人,竟然在攻击石屋时,仍是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直死死洞察着场中情形的张横,身形轰然剧震,脸色也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张横突然感应到,布置在盐苍弄的整个阵势,再次发生了让人心占胆寒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整个阵势变得蠢蠢欲动,阵势散发的气场,正在疯狂地吸取大德禅师和缘木真人的精血。地面传来嗡嗡的震颤,两边的山崖也如同是要倒塌一样,猛烈地振荡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些精血转化的奇异能量,正以一种诡异的情况,迅速向四周扩散。原本蜇伏的阵势各个阵眼,就象是一条沉睡的巨龙,苏醒过来。处于大峡谷的这条地脉龙气,已然出现了抬头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,布置在这处地方的上古绝阴五行阵,要真正的发动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一个不祥的念头,猛地浮起在心间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还没等张横转过念来,这个时候,大地震动越剧,山崖摇晃更甚。地底的闷响,已变得惊心动魄,仿佛整个大峡谷都要轰然崩塌。

    “啊,快走,地震了,地震了!”

    正一个个骇然惊魂的各门各派之人,猛地反应了过来,刹那脸色变得惊骇之极。许多人更是陡然惊呼起来,他们已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顿时,盐苍弄石屋所在的这个地方,乱成了一团。现在谁也顾不得别的了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尽快离开这片凶险之地。一时间,惊呼连连,许多人已是拔腿就走,向着盐苍弄外的盐苍头村跑去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见身边的徐恒以及张东东和小青他们,也是一个个脸现骇色,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张横大喝一声,拉住了还在震憾中的小青:“青姐,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也无法预测绝阴五行阵突发异变后,会产生什么样可怕的结果。所以,他立刻决定,先离开此地,以免众人陷入不可知的危险中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娇躯剧震,猛地回过了神来,连忙朝身边的连长河和李有才招呼。她此刻确实是被突然发生的变故,震得有些头昏脑胀,根本失去了判断。

    一众人脚忙手乱地冲出了盐苍弄,向着外面的盐苍头村跑去。

    此刻,盐苍头村也是混乱一片,感受到地底震动的盐苍头的村民,现在也都从屋里跑了出来,却是一个个芒然不知所措地在观望四周。

    在此的村民,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,所以一时根本弄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从盐苍弄跑出来的那些外来者,顿时变得更加的惊惶,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,一个个跟着冲出来的人,就向外跑去。情形变得更加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跑在己方队伍的最后,以他的修为,所谓的地震山崩,还真没放在心上,以他拥有瞬间挪移的大神通,这些根本对他形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离开,完全是顾及小青和老千门以及洪门这么多人的安危。所以,提醒了小青他们后,他反倒是不怎么着急了。

    然而,感受着地底地脉龙气的倾泄,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震惊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现在这股由精血转化的奇异能量,正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向四周扩散。如今地下的这股力量,就仿佛汇成了涛涛的洪流,汇成了滚滚的地脉浪潮,似乎要把这里的地脉龙气冲溃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别说是张横从来没有见识过,甚至是在天巫传承和玄门秘闻中,也丝毫没有记载。

    那么,以绝阴五行的核心石屋,吸取了那么多强者的精血,凝聚而成的这股能量潮,到底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一个大大的疑问浮起张横的脑海,他的思感那敢迟疑,一直追寻着它,向远处漫延而去。

    正心里寻思着,这个时候,前面陡地传来了一阵轰鸣。同一时间,两柱耀眼的光芒,也在那里轰然爆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陡然惊醒,目光也猛地望向了那边。而一望之下,张横的神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:“阴阳石,阴阳石有了异变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的心确实是震惊之极。因为,远处位于盐苍头村中心地段的阴阳石,竟然暴射出了耀眼的光芒,仿佛是两柱冲天的焰芒,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现在张横的思感,也随着地底的那股能量流,到了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阴阳合,阴阳合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狂颤,杨飞笔记中的那段如同谒语般的话,猛然出现在了意识里,张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