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1章 五行毁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思感中,地底狂倾怒泄的那股能量狂潮,陡然一滞,就在阴阳石的这个地段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刹那,能量狂潮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旋涡,在地底疯狂地旋转。原本平静无奇的那两块阴石和阳石,猛地变得灼热起来,炽烈的光芒也冲天而起,引为了一幕奇观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死死地眯成了一条缝,他的真实之眼,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此时此刻,那两块阴阳石,那里还是普通的观赏石,似乎是已凝聚了天地的精华,变成了真正的奇石。一团极其精粹的能量,缭绕旋舞,让整个盐苍头村,都笼罩在了一圈圈奇异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阴阳合,阴阳合,合字表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暗自寻思。如果杨飞笔记中的阴阳合,就是开启盐水古国秘境的钥匙。那么,这个合字如何理解?貌似阴阳石现在所现出的异象,可没有这个合字的含意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正是时,眼前的光芒一阵闪烁,无数的幻像猛地映入了眼帘,意识中也骤然传入了无数怪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见,那两块阴阳石,猛地化为了一对男女,身上只有简陋的遮羞布片,强壮的体形和粗糙的皮肤,显示着他们还是处于原始时代的原始人。

    他们正疯狂地扭在一起,完全处于那种最原始的亢奋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的神!”

    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。他做梦都没想到,此刻两块阴阳石,竟然会幻化出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过来,脸现惊喜之色。眼前的这幕幻景,这岂不就是阴阳合中的合字吗?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杨飞笔记中的第一句,阴阳合,在这一刻已经真正的出现了。那么,接下来的五行毁,神台灭,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隆隆隆!

    突然,地底刚平息下去的能量流,陡地再次轰鸣起来,那澎湃的能量潮,猛地倒流而回,刹那形成了一股无可匹敌的回流潮,向着来时的盐苍弄倒灌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震,脸色立刻凝重无比。他的思感随着能量流的回灌,轰然振荡。他可以感觉到,回流的能量潮,力量比先前更加的庞大,仿佛是这股能量流,已带动整条大峡谷的地脉龙气,狂冲向了盐苍弄的绝阴五行阵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五行毁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,杨飞笔记中的那一段话语中的每一个预言,似乎正在逐渐实现。

    果然,轰轰的能量流如汹涌的浪潮,携着一股无可抵挡的能量潮,迅速回灌。每行进一段,积蕴的能量,也在急剧地暴涨。到了再次回涌到盐苍弄里,已是变成了怒海狂潮。

    许多还留在石屋前的玄门之人,也一个个脸现骇色,甚至连大德真人以及缘木禅师和郭惊雷,唐无为和宋家老祖,孔鹤野等人,也是个个神情微变。

    他们都已清晰地感觉到了地底的能量潮的异常振动,却也是被这一不可思议的现象所震憾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杨飞那本笔记,更不清楚笔记中那段谒语。但是,地下的这股地气龙脉的异样,还是让他们心头骇然。这样的情形,在他们无数年的修练中,确实也是从所未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一阵阵倒塌的轰隆声,陡地响起,盐苍弄四周,猛然一处处山崖哗啦啦地倒塌下来,顿时烟尘滚滚,漫天的灰尘和石块乱飞狂舞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苦大师以及缘木禅师等一众佛门之人,个个脸色大变,不禁合什高宣佛号。

    其他大德真人和无嗔道人等,也是神情剧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盐苍弄村里,确实是出现了无比震憾的情形。只见,南边在山崖上遮挡阳光的那几块如同屏风般的巨石,竟然在这时崩塌,滚落下来的山石,顿时如雨倾泄,形成了一片泥石流。只是瞬间的功夫,已把下面的地方淹成了一处碎石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西边那里,满含氧化铁矿石的那道崖壁,也不知怎么的,突然爆了开来,赤色的铁矿石,如血怒溅,情形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,就在众人惊骇之时,那边东方的槐树林上空,猛地闪起了满天的雷电光弧,就象是万千雷霆,轰然从天降落。

    刹那间,槐树林中猛地蒸腾起了熊熊的烈焰,陡然就把整个槐树林给点燃了,焰火如耀,一下子就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留下来的一众人尽皆剧震,眼前的这一幕情形,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一时间都被深深的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盐苍弄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会山崖倒塌,树林起火?”

    已奔到了盐苍头村的人们,当听到轰轰的爆响,转过头来,看到盐苍弄这里的恐怖情形,也一个个震呆在了当场。他们根本搞不清,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那边出现了天崩地烈的恐怖一幕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一阵天动地摇的声响再次响彻,大家突然看到,北边的那道千尺瀑,在这一刻陡然如同是天河倒卷,原本象银龙腾舞的千尺瀑,竟然冲天翻滚,千尺瀑的水幕,骤然断流,惊天的水势,象是被截腰斩断,挂在崖壁上的瀑流,就此消失。那震天巨响的瀑水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这种看起来象是天河断流的情形,无疑是天地失色,所造成的视觉冲击,实在是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所有人望着突然消失的千尺瀑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这样的情形,就算是长了三个脑袋,谁都无法想象出这一幕惊天动地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五行毁,难道这就是五行毁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狂颤,脸上的神情已是变得莫名的震惊。望着眼前的情形,他立刻想到了杨飞笔记中的那句五行毁的谒语。

    盐苍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正是绝阴五行阵的四个阵眼。此刻这四个方位突然出现异变,这不是五行绝阴阵要被摧毁的征兆吗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在这一刻,清晰地感受到,绝阴五行阵四个阵眼被毁的时候,正是地底那股能量流倒灌回盐苍弄的刹那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盐苍弄上古五行阵的摧毁,正是那股吸收了一众玄门之士精血后,所化的能量流所造成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猛地目光一凝,望向了中央的那座神秘石屋。五行阵已毁四处阵眼,那么最中央的石屋所在处的最后一个核心,又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形?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石屋里也出现了一幕诡异的情形。小房间里的那座黑甲雕像,突然闪起了血色的光芒,雕像的眉心处,猛地腾起了一个血色的符号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一阵如同是刀刻铁片的刺耳异响响起,雕像身上,刹那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龟裂。

    一阵闷响响起,雕像身上的龟裂迅速扩大,眨眼间已是遍布雕像的每一寸。

    “杰古拉多尔!杰古拉多尔!”

    瘫软在地上,嘴角鲜血直流的张彦青猛地浑身巨震,抬起了头来,目光死死地瞪住了雕像,脸上的神情现出了悲喜交加之色,喉咙底里,也发出了古怪而扭涩的音节,仿佛是念道着一种古老的言语:“哈哈,千年之秘,历代先人的祖训,真的要被开启了。”

    张彦青疯狂地大笑:“我们张家这一脉,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彦青的笑声还在空间回荡,一团血芒暴盛,刹那笼罩住了整个房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供桌后的那尊黑甲雕像,猛地暴了开来,一股极度恐怖,极度暴虐的力量,横扫四周。

    轰隆,轰隆!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响彻,还留在石屋附近的人们,个个震惊,人人骇然。在他们的眼皮底下,刚才还坚不可摧的石屋,竟然就这么轰隆隆地垮蹋下来,眨眼间,这座巨大的石屋,已然成为了一片废墟。所有的东西,在那声震天的爆炸中,都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与缘木禅师互望一眼,神情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知道关于预言的那些谒语。但是,眼见一幕幕不可思议的情形发生,他们也意识到,此处肯定是出现了外人所不知的某种变异。而且,这种变故,极有可能与他们这次前来追查的盐水古国有关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神情顿时变得凝重无比,目光也望向了四周,想看看之后还会有什么震憾人心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五行毁,五行毁,果真是五行绝阴阵被毁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精彩,震惊,除了震惊之外,还是难以抑制的震惊。

    记载在杨飞笔记中的预言,终于一步步展现出了它的隐秘,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振奋不以?

    现在,张横总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盐苍弄布置的上古五行阵,具有吸收玄门弟子精血的特效。原来,正是要利用吸收他们的精血,转化成庞大的能量,最后回灌,形成可以摧毁这里上古阵势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,张横一时也弄不清楚,为什么要以本身的阵势,来摧毁布置的奇阵。但是,此刻他也无遐多想,杨飞笔记中的预言,已现端倪,接下来重要的就是解开后面的神台灭,地壑开的这两句谒语。

    也许破解了这两句,盐水古国的真正秘密,就能重现天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