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2章 神台灭
    “神台灭,神台灭到底什么是神台,又如何灭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杨飞的笔记,目光扫视着四周,张横嘴里喃喃着,脸上满是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现在的盐苍弄,已是面目全非。四周或被烈焰焚燃,或自行崩毁的山崖壁,以及突然断流,变得光秃秃的千尺瀑,更是显出了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更尤其是,村子中央原本充满诡异气息的石屋,现在也早就成了一片废墟,见者触目惊心,更是让这种荒废的感觉,百十倍的扩大,所有望着这里的人们,一个个都是脸现骇色。

    不过,说来也是奇怪,整个盐苍弄,除了石屋被摧毁外,村里其他的房舍,竟然丝毫无损。好象先前惊天动地的爆炸,并没有对村子中的建筑,产生波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直躲藏在村里的那些村民,此刻仍是没有一个人,从屋子里出来。仿佛是他们都被摧眠了,对外面的事毫无所闻。情形显得很是诡绝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徐恒以及张东东和小青等人,也走了回来,一个个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张横,个个脸现兴奋,眉宇间却有一抹迷茫。

    几人当日也见过杨飞的笔记。因此,看到盐苍头村以及盐苍弄发生的异状,顿时也想到了那段谒语。

    只是,在整个盐苍弄的绝阴五行阵被摧毁后,他们也迷惑了。谒语中前面两句已变为事实。然而,接下来的神台灭,地壑开,又要怎么样才能解开其中的谜团呢?

    所以,此时几人的目光都凝注在了张横身上,希望能从他这里,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横现在也是满脑袋的浆糊,他也是根本弄不清状况。尤其是,他的思感一直牢牢锁定地底的那股强大的能量潮,清晰地感应到,这团能量潮在回流到盐苍弄后,倾泄了部分能量,把五行阵直接摧毁,却不再有所动作,就这么静静地蜇伏于地底,象是沉睡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神台灭,神台灭,到底什么是神台呢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陷入了沉思。旁边的小青和徐恒等人,脸上顿时现出了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从张横现在的表现来看,似乎他也正在为神台灭这句谒语苦恼。

    神台在玄学界其实是一句非常虚幻而飘缈的词,因为它并没有实质所指的东西,只是佛道等教义中,把人类神魂居住的所在,称之为神台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玄门所谓的神魂所在的神窍,就是神台。因为它关系到灵魂,所以也被称为灵台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一句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的话,要从它本身猜测到留下这话语之人的意思,确实是让人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说的神台灭,是不是要找一处叫神台的地方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与一众洪门之人混在一起的蒋阿根,从人群里走了出来,满脸狐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蒋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身形一颤,眼眸里也猛然暴起了一抹异芒:“难道你们这里,真的有神台这处地方?”

    蒋阿根的话,让张横心头大震,他陡地明白过来,自己这是钻入了牛角尖,一直把神台看做了某种有深层含意的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蒋阿根的话,却是乍然醒悟,也许所谓的神台,并不是那么复杂,只不过就是盐苍弄一个古老的地名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小青和徐恒也神情剧变,目光顿时凝注到了蒋阿根身上,人人脸现迫切。

    “呃,张先生,我!”

    蒋阿根突然有些手足无措。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着他,让他很是惶恐。貌似自他懂事起,还真没有受过无数人注目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蒋大哥,盐苍弄真有神台这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张横不得不再问了一遍,手也拍了拍蒋阿根的肩头,以这种亲昵的举动,来安慰这个憨厚老实的中年汉子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先生!”

    蒋阿根终于回过了神来:“在我们盐苍弄古老的传说中,村尾那个千尺湖,本来有另外一个名字,那就是神台湖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在千多年前,神台湖的湖心,有一块天然生就的巨石。那块石头一直矗立在湖心,表面光滑如镜,形状更是怪异,平平整整,又正正方方,很象是一处我们平时祭神的祭神台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继续道:“因为它形状的特殊,所以那时的人们,就称它为神台。而且,那块神台也非常的神奇,甚至能预示天气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,脸现异色。四周的一众人也个个神情古怪,他们也是没想到,神台竟然是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当天要降雨的时候,神台会变得朦胧飘缈,四周雾气缭绕,如是突然隐没了。而当天晴时,神台又会奕奕发光,显现出一道道彩虹般的光圈,映得整个千尺瀑流光逸彩,无比的炫丽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脸上露出了向往之色:“只可惜,这都是老一辈的人一代一代口传下来,事情是否真如老辈人所说的那样神奇,却是谁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蒋大哥,那么现在这块石头到哪里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说来这又是另一件怪事了。”

    蒋阿根满脸的感慨:“千多年前,那块神台石突然就不见了。据老一辈的人说,那时发生了一次地震,然后神奇的神台就不见了,据人们的猜测,可能是地震把神台给陷到了地底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神台石突然消失,最后才改称神台湖这个名称,成为了现在的千尺湖。如果不是听张先生你一直在喃喃着神台灭,我也不会想到那块传说中的神台石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已然凝注到了远处的千尺湖。

    现在的千尺湖,也已然变了样,因为上方的千尺瀑已然断流,因此,原本那气势如洪的瀑布已消失。而没有了瀑流的千尺湖,平静得就象是一潭死水,更加上千尺瀑的消失,露出原本瀑布后密密麻麻的溶洞,在这样的背景掩映下,整个大湖,显得无比的丑陋,更显出一种苍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如今的千尺湖,就如同是一位倩倩少女,正走向了衰老的边缘,让所有看到它的人,都有种莫名的悲伤。

    张横默默地凝注着大湖,目光渐渐变得深遂起来。但是,千尺湖似乎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,以他真实之眼的变态,也休想穿透悠悠的湖水,他意识中呈现的依然是那黑黝黝的湖水,那里能寻找到传说中所谓的神台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已然举步,向千尺湖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徐恒与张东东等人,互望一眼,那里会有迟疑,一个个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众人路过石屋废墟的时候,一个个脸色都现出了古怪。先前还神秘难测的石屋,现在成了一片残败。甚至大家都已感受不到原本石屋的诡绝气息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。这样的变化,实在是大家所意料不到。更让人们心中疑虑重重。如果石屋先前是为了保护被外族之人进入。但是,它最后却成了废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不是屋里的人有意想自毁吗?

    不过,心中虽然疑云遍布,但此刻也没什么心思关注这里,所有人的目标都在不远处的千尺湖里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直在搜寻石屋废墟的那些玄门之人,看到张横和徐恒带着一大众人,走向千尺湖,顿时一个个警觉起来:“难道他们有了新发现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知道,张横和徐恒是最初进入盐苍弄,所以,在他们的心中,都认为张横和徐恒肯定掌握着他们所不知的秘密。因此也特别观注。现在看到张横等一众人,走向千尺湖边,立刻怀疑他们是发觉了什么。

    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互望一眼,很是默契地站起了身,随着张横的队伍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顿时,场中出现了一幕怪异的情形,所有人都默默地跟着张横,走向了千尺湖。谁都想知道,张横和徐恒到底想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那里有时间理会后面的人,他的心思完全放在了千尺湖上。当他来到湖边,心念一动,灵犀已从袖子内飞了出来,化成一条金线,直向湖底探去。同一时间,他的思感也已探出,缓缓地没入了湖心。他想寻找蒋阿根所说的那个神秘神台。

    然而,稍一片刻,张横的脸色陡地一凝,心头更是震惊无比。因为,没入湖下的灵犀,陡地传来了感应,它被一股无形的强大屏障给阻止了。以它的力量,竟然无法探向湖底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的思感也在这一刻轰然剧震,被一股汹涌的气场所反弹,脑海嗡然作响,意识如受电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肛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眉头紧紧地蹙起。亲自探察湖底,这才明白,千尺湖果然不同凡响。看来,蒋阿根所说的那个古老的传说,确实是隐藏了什么秘密。否则,这湖底不会出现如此强大的屏障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的问题是:该如何破解这湖底的屏障,看到下面的情况?

    张横脸现思索之色,一时却不知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不过,当他转头四望时,神情刹那现出了一抹喜色:“有了,如果可以引动那股力量,是不是就可以破解湖底的屏障呢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