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3章 一滩血迹
    张横猛地想到了破解千尺湖的办法,眼眸不禁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他转头望向了那边的石屋废墟。石屋现在已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感应,先前笼罩它的阴森之气,也已消失,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处平常的废屋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张横回过来时,走过石屋前,也曾用思感探察过一地建筑垃圾下的情形,结果与表面看到的一样,下面残破一片,除了那些供奉的雕像和祭台的残骸外,甚至连屋中的张彦青,也早已不见,只是在一块巨石下,留下了一滩血迹。

    不过,在石屋的废墟里,地底仍有那股能量流在回旋,却如同是蜇伏的洪荒猛兽,隐隐地搅动着这股暗潮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凝,他要动用的正是地底的这股能量流。微微凝目,眼瞳中暗金色的巫字已然现形,一股暗劲,也缓缓地向废墟的地底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整座废墟的乱石突然振动起来。同一时间,张横的意识里,陡地映入了一幕奇异的情景。

    只见,一层层的岩石坡面,出现在心灵中,就好象是地面出现了横向的断层,张横就这么现身在断层里,观看着这地底的结构。

    这样的影像无比的怪异,张横也无法用语言来描述。不过,张横却清楚,之所以会现出这样的感知,正是自己用真实之眼,窥探地底的情况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正是时,一股暗劲猛地冲击到了张横的思感,让他心神大振,几乎要从那种奇怪的感觉中退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幸好,张横早有防犯,立刻凝固了探入地底的思感,那股强劲的振荡,这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思感的力量迅速提升,四周滚滚的能量流,刹那在脑海中呈现。

    “乾坤乱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一声,一段扭涩的音节,骤然响起。同时,他神窍里的小人儿,双手也结成了一个古怪的印诀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大地振颤,以石屋为中心,汹涌的能量潮再次鼎沸。渐渐的,一个巨大的旋涡,出现在了张横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越见凛冽。乾坤乱正是他修为跨入四品时得到的一项秘法。这完全是以神魂驱动的魂力,非四品强者,绝难领悟。

    地底汹涌的能量流,此刻在张横强大的魂力,摧发乾坤乱的上古奇技,已然重新聚集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,果然不愧是神奇少年,竟然在四品初期,就能掌控如此暴虐的魂力流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以及大德真人等超级强者,不禁脸现讶异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修为,在来到千尺湖边的时候,自然也暗暗地探察起了湖底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们心头震动的是:湖底竟然存在着一层强大的屏障,连他们都无法深入。

    这让几人心头尽皆一震。湖底的屏障之力,可以比拟先前石屋外的那道阵势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大家的脸色都微微变了。先前他们都用强力破解过石屋的阵势,结果却是他们受创,而石屋在发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后,自行毁灭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这个湖底出现同样的屏障,这又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正寻思着,这个时候,大地震动,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脸色再次变得无比的凝重。他们已清晰地感应到了,那股在地底蜇伏的能量流,竟然在这一刻陡地复苏了,已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,缓缓地向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所有能感应到地底气脉异变的人,猛地神情异样无比,目光却是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有些搞不清楚,张横引动地下能量潮,这是为了什么。难道这湖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吗?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地气龙脉携着奇异的能量流变得越转越快,声响也骤然急剧地暴涨,人们的耳中传来了地下隆隆的闷响,仿佛是上古的万兽在地底苏醒,正万骑狂奔,让人心战胆寒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那里还会理会别人,全部的心神已凝聚到了地底的那个旋涡团。他那丝魂力,在这团能量潮中,只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涑浪花,微不足道,完全能被忽略。

    但是,妙就妙在张横的这缕魂力中,是以上古秘法乾坤乱来驱动。

    乾坤乱,就在于一个乱字。确切地说,就是以最微弱的力量,引爆地气龙脉的爆炸,这正是半两拨千斤的巧力。

    说来非常简单,但是,却也是无比的凶险。一旦这股能量潮失控,张横的神魂必然被冲得魂飞魄散,一命乌乎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那里敢有丝毫大意,神窍中的小人儿彩光暴腾,手中奇异的指诀急舞,神情中满是凝重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突然变得压抑起来,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感觉他现在所做的事,应该就是与盐水古国的秘密有关。所以,一个个屏住了呼吸,等待着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小儿!看来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边,在一众宋家弟子的簇拥下,正暗自调息的宋家老祖,陡地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厉色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自然也是看出来了,眼前的张横正使用某种秘法,动用神魂之力,在驱动地底的那股暗流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中猛地一震,立刻想到了这是对付张横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神魂之力是最神奇的力量,却也是最不可预测。一般情况下,当动用神魂之力之时,也是最脆弱之时。

    以张横现在的状况,因为他的魂力全部凝注在地底。若有一个与他同等级的超级强者出手,必然让他措手不及,可以轻意地把张横一击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宋家老祖眼眸的怨毒之色更甚。他先前在石屋那奇异的阵势中受锉,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。要想回复到原先圆满的状态,可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,估计没个三年五年的,根本不能恢复。

    因此,他现在已没有了完全的信心,可以把张横光明正大地击杀。尤其是刚才见识了张横竟然使出了四品后期才可以获得的大神通,这正更是让他心中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张横拥有大神通的手段,完全证明,这小子绝对不简单,身上可能藏着什么上古异宝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宋家老祖那里还会迟疑,体内真元鼓荡,已是暗中蓄势,要在最合适的时光,给张横至命一击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地面震动越急,地底的能量流终于向千尺湖奔来,湖水也陡然振荡汹涌,水面上冲起了层层的浪花。原本如同一潭死水的千尺湖,象是一下子活了过来,变得有些暴虐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中刹那闪起了一抹锐芒,神窍中的小人儿,更是一手指天,发射出了一柱惊天的彩光。

    咔喇喇,咔喇喇!

    湖水轰然沸鼎,地底更是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湖心如煮如沸,整个千尺湖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所搅动,已然暴乱一片。在中心处的地方,冲起了一柱一柱高达千尺的巨浪。

    当巨浪轰隆隆地摔落湖面,溅落的水浪,刹那形成了一堵高达百尺的水幕,情形壮观之极,也是骇人之极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,当水幕开始哗啦啦地倾泄而下,湖心的这片方圆,回流的水顿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急旋怒转,似乎是要把四周的一切全部吞噬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有人惊呼出声:“你们看,那里好象有一团巨大的阴影,正从那个旋涡里浮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有东西从湖底冒出来。”

    立刻,更多的人看到了旋涡中心那团朦胧的巨物,一时间个个惊呼,人人惊疑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好卑鄙!”

    张横也正长长地舒了口气,目光陡地凝注在千尺湖的湖心。他也想看看自己千辛万苦引能量流,破开湖底的屏障,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一刻,一股极度阴冷,极度犀利的力量,猛地向他攻来。

    张横大骇,他立刻意识到,有人趁自己神魂消耗过甚,处于极度疲惫的机会,暗中偷袭自己。而从攻击所传来的方向,他也立刻明白是宋家那位老祖使的黑手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自己正处于魂力透支,力量最虚弱之时。根本无还手之力。甚至连瞬息挪移的大神通也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每一种大神通,都必需用魂力来驱动。以张横现在几乎灯枯油烬的情况,根本就无法动用魂力来发动瞬间挪移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堂堂宋家老祖,一位达到了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,竟然会如此的不要脸,在先前当众偷袭过一次后,此刻却仍是毫无羞耻地发动了第二次攻击。

    只是,问题在于:自己现在该怎么办?如何能逃过一劫?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空间振荡,威压骤急,宋家老祖的攻击已然降临,扑天盖地地朝张横当头轰落。

    “拼了,老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里陡地现出了一抹绝决。全身也轰然亮起了一团银芒。

    张横终于豁出去了,凭着当日在蛮神赐福中获得的强大**,硬扛宋家老祖的这一击。

    虽然**的强度也许能挡住这次攻击,但张横根本没把握,自己的内腑会不会在这一击支离破碎。肉身的强化,可没有把内脏也变得如同钢铁。他这回是真的只能赌一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