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4章 异啸响彻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就在宋家老祖的偷袭降落张横头顶的时候,突然一阵异啸响彻,在张横银光笼罩的身外,猛地闪起了一道金光和一道青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中的偷袭遭此阻拦,力量顿时被消减了大半,轰地一声,击在了张横护体的蛮神之力上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张横闷哼一声,全身的银光刹那被击得粉碎,化为点点银辉消散。整个人更是怦地一声,被击飞了十多米。

    “啊,张横。”

    小青一直站在张横身边,可是直到此刻,她才猛然醒悟过来,张横被人偷袭了。小青大骇,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徐恒以及张东东和连长河等人,也是震惊无比,他们见到刚才张横处于某种运功的状态后,立刻与赵子强和阿蛮阿娇等人,把张横围了起来,算是给他护法。

    那知,在他们几人的警觉下,张横仍是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遭到了偷袭,这顿时把他们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一众人连忙朝张横奔去,嘴里惊呼:“张少,你怎么样,没事吧?”

    赵子强和阿蛮以及阿娇,更是哭喊道:“主人,主人!”

    但是,三人心头已然惊骇之极,却是语不成声,一时怎么也说不出后面的话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模样确实是有些悲惨,汩汩的鲜血从嘴角流淌出来,神情痛苦之极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拥住了奔过来的小青,意念一动,却是暗暗探察起了身体的情况,脸色中却是现出了一丝惊喜:身上断了好几处骨头。但是内脏和筋络,却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内创。

    “看来,小爷这回是遇着福星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清楚,刚才遭到宋家老家伙的偷袭之时,有一道佛家和一道道家的元罡之气,突然护住了自己,这才消弥了大半袭击之力。

    蛮神之力,又挡下了剩余的力量,这才只让自己仅仅**受创,反尔是内脏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虽然多处骨折,还是让自己的战斗力受到了不少的影响。但内脏的完好,还是减少了自己恢复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场中猛地传来了宋家老祖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张横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古怪。因为,现在的宋家老家伙,情形似乎比自己更惨。他摔倒在地上,满脸是血,嘴角以及耳鼻眼等部位,鲜血直流,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宋家老祖一脸的骇然,正手指着前面,你们你们地你不出个结果来。

    顺着宋家老家伙的手指,那里正站着大德真人和缘木禅师。只是,两人的神情很是愤怒,目光冷冷地望着宋家老祖。

    先前出手替张横抵挡偷袭的正是这两位佛道的高人。从他们的脸色上可以看出,此刻两人已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宋家老儿,本还以为你是世家中屈指可数的强者。那知现在看来,你却是个不折不叩的小人,是卑鄙无耻的败类。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最是耿直,他可没什么顾忌,厉声朝宋家老祖喝道。

    大德真人以及缘木禅师,原本与张横丝毫没有关系。本不该插手张横与宋家的仇怨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他们过来后,苦大师和无嗔道长,已是把发生在这里的情况全部向他们做了汇报。尤其是与张横的关系,更是说得特别的清楚。让两位高人知道,这次全是靠了张横,这才能让苦大师和无嗔道长保住了老命,还保下了一众大雷音寺和五庄观的弟子。

    因此,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自然是对张横感观大好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宋家老祖突然发动偷袭,这立刻让两人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从辈份上来说,宋家老祖百多岁的人了,怎么说也应该是老一辈的超级强者。可是,他却无耻到这样的程度,在先前已当众偷袭一次的情况下,如今又趁张横施法之时,再度玩阴的。这完全就是破坏了玄门规矩,是真正的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玄门崇尚的是正义和公正。纵然私下里也是会有许多乌烟瘴气的事在发生。但在公众场合,也必须得遵守正义公正的玄门公义。

    先前宋家老祖一现身就对张横下手,已是引起了公愤。只是因为,当时宋家老祖乃是出现在场中四位超级强者之一,而另三人与张横无亲无故,修为低微的人,根本不敢放个屁,以免为自家门派或家族招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情形却不同了,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在此,做为如今场中力量最强的两位,又是佛门和道家的得道高人,说起来正是维护玄门的卫士。再加上他们得过张横的恩惠,如果此时不出面,那就是被人无视了。所以,两人当时就不约而同地出手阻挡。以两人的修为,又是含怒而为,这才会让宋家老祖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浑身剧震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佛道两家的高人,竟然会联手对付他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刻大德真人的当面喝叱,更是让他愤怒之极。他常常老祖级的人物,现在却被骂成了卑鄙无耻的小人,这如何不让他羞怒交加。

    可是,望望一脸肃然的两位高人,他就算是有满腹的委屈,却还真不敢回嘴。貌似对面两人,就算是他修为处于鼎盛时期,也不敢当面挑衅。现在身受重创的情况下,若是敢反驳,只怕人家伸个手指,都能把他当蚂蚁一样给碾死。

    因此,他还真只有把所有的怨气怒气和火气,当成放屁算了,一时间你,你,你地也不知,你的到底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今次大家有缘聚于一起,为了探寻盐水古国之秘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高宣一声佛号:“大家本该齐心协力,同心一气,联手寻找到盐水古国的隐秘。那知,尔等小人,竟然肆意搞风搞浪,暗地里玩阴谋。这是我等玄门之人不可容忍之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缘木禅师又宣了一声佛号,神情也陡然变得凌利无比:“如尔这等卑鄙小人,还有什么面目,再混入我们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宋老儿,你走吧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看似慈和,但却是雷厉风行,最是看不惯那种卑鄙无耻之徒。所以,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当场把宋家老祖,踢出了这次的寻宝队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他们先前正在密切观注千尺湖的湖心出现的异相。根本不知道场中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缘木禅师的宣布,这才被震醒,听到堂堂宋家老祖,竟然要当众被驱赶,却是一个个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老……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的一张脸,顿时变得无比的愤怒,脸色也青红皂白地变幻起来。他就算是头长三个脑袋,都不会想到,当世佛道两家持牛耳者的两名绝世高人,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受此待遇,他们宋家算是真的完了。一旦这事传出去,他们宋家必将成为整个玄门无人敢交往的一家。甚至他这个老祖以及宋家,将变得臭不可闻,根本就没有任何玄门中人,会给他们好脸色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宋家老祖几欲爆走,所以,连老秃驴都准备骂出口来。

    幸好,他总算还是位四品的超级强者,在老字出口后,猛然醒悟,连忙硬生生地把后面的秃驴两字给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要是他真的敢骂缘木禅师是老秃驴,只怕今天可不是灰溜溜地走人,而是要血溅当场。甚至跟随自己一起来的宋家弟子,也绝无幸免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宋家是真正的永无翻身之望。貌似现在在这里的宋家人,已是聚集了宋家所有的精英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宋家老祖把所有的怨恨都压制了下去,冷哼一声,在两名宋家弟子的扶住下,恨恨地转身离去,向盐苍弄外急步而行。

    开玩笑,现在还敢呆在这里,无疑就是被人当猴戏看,根本就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走过张横身边时,那怨毒的目光中,已是变得杀气腾腾。他已是把张横这个仇人,恨之入骨了。也把今天所有的责任,推在了张横身上。如果不是张横,他又岂会被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喝叱,成为人人戳背的无耻小人?

    宋家弟子,一个个垂头丧气,这回是真正如丧考妣。谁都明白,宋家的风光从此不再,也许今后在玄门已是个个喊打的老鼠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一众各门各家的人士,望着狼狈离去的宋家人,再看看两位绝世高人,目光最后都落在了张横身上,神情却也是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张横望着狼狈而去的宋家人,眼眸也变得冰冷。对宋家老祖一而再地出手,他心中也是怒火腾腾。微一沉吟,他向赵子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赵子强立刻会意,偷偷地从人群中消失,追蹑着宋家人去了。

    “神台,这难道就是蒋大哥所说的神台吗?”

    张横吞服了自己炼制的丹药,简单地包扎了几处断骨的创伤,目光却是凝注到了千尺瀑。

    千尺瀑仍在汹涌澎湃,湖心的大旋涡越转越急,越来越大。中心处一团朦胧的阴影,正从湖底缓缓地升上来。

    彩光骤亮,湖水激荡,一道炫丽之极的采虹,从湖心水底冒起。那一团阴影变得更加的清晰。“这是什么,怎么会发射彩光!”

    四周暄哗声一片,此时此刻,大家那里还有什么心思管宋家,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,如此璀灿迷离的影像,还是震惊了众人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心里,都对这冒上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。尤其是场中除了张横和徐恒之外,其他的根本不知道那段谒语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双手合什,与大德真人互望一眼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自然是已看清了冒出来的那东西。只是,让他感觉无比诧异的是:这团东西,竟然充满了一股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团笼罩着炫彩,却蕴含了强大的破坏力的东西,这内在和外面完全相反。这完全是违背了大自然的一些常态。

    那么,这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心中充满了疑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