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7章 神台异变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块石碑确实是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,不但整个石碑的表面,光芒大作。而且,雕刻在上面的奇异符号,也一个个从石碑上浮突出来,绕着石碑飞舞缭绕,情形确实是让人震憾。

    但是,让众人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只见,石碑上端的那个神秘女子雕像,眼眸中轰然爆起了璀灿的光芒,象是突然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刹那,石碑也完全不同了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荡漾开来,让附近所有的人都陡然感受到了一股心胸窒堵,难以呼吸的压迫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个虚幻的神秘女子,渐渐地浮突到了空间,化为一道光影,在空中悬舞怒转,情形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,对面不远处的龙溪,雕镂在洞口的那五只石龙头,猛地也闪烁起了光芒。

    光芒中五条金色的龙形,曲扭摆舞,也化影在了上空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场中陡地惊呼一片,看到眼前这幅影像之人,个个惊愕,人人诧异。谁也没有想到,张横的一翻作为,竟然让石碑和龙溪出现了这样幻彩迷离,炫丽之极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,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渐渐眯成了一条缝,难以抑制的兴奋和激荡。

    眼前出现的异相,石碑和龙溪的相互感应,这正是刚才张横施展的上古天罡步的结果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罡步就是为了唤醒地底隐藏的风水阵,从而激发它们彼此存在的联系。此刻正表明,石碑和石龙,就是一组风水阵中的两个阵枢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还会不会有其它隐藏的阵枢呢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不由更加的激动,他心中期待着能显示出另外被遮掩的阵枢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又是一住光芒窜起,如长虹贯宇,一下子吸引了场中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神,你们看,是那边湖心的巨石,它竟然也有了反应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爆发出了阵阵惊呼,大家被眼前这匪夷所思的情形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只见,原本悬浮在湖心的那块奇石,光芒更加璀灿,它里面流转的一幅幅画面,此刻已完全看不清呈现的影像,就如同是异光流彩在闪烁,情形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它发射的彩光越来越亮,腾地就射出一道光柱,向龙溪以及石碑所在的地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双手合什,朝着张横高宣佛号:“想不到施主在风水这一道上,已达宗师的境界。老僧佩服。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也是如此,大笑着拍了拍张横的肩,满是欣赏。

    术有专精,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虽然在修为上,张横就算是拍马也追不上。但是,在风水命理这一方面的造诣,两人确实是自叹不如。所以,此刻对张横确实是充满了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“两位高人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施礼,神情却是猛地变得肃然一片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想到,石碑和龙溪最后感应到的竟然就是神台石。那么,这也就是意味着,神台灭的化解,已是有了端倪,就是在石碑和龙溪上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结果,张横心中的激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也不迟疑,双手陡地掐出了一个个古怪的姿式,口中也陡然念道起了一段扭涩的文字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大地剧震,三道光彩形成了一个简单却奇异的符号,在空中怒旋狂转。

    “引龙诀!”

    张横那古怪扭涩的音节陡地越来越高,声音中带着一份苍凉和荒古的味道。

    猛地,当那怪异的音节渐渐落向尾声,三道光柱轰然怒舞,场中猛地出现了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神台以及石碑和龙溪洞口的五个龙头,突然嗡鸣,三样东西,竟然缓缓地凌空飘了起来,飞向了千尺湖的上方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光芒更甚,炫彩迷离,空间在微微的振荡,一声咔嚓的异响响彻,却震得人心神狂颤。

    正全神贯注望着空中这一幕奇景的人们,一个个心神被摄,几难呼吸。

    “竟然粘合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缩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:“难道这就是神台灭的真正含意吗?”

    现在的那块巨石以及石碑和五个龙头,已然溶为了一体,石碑就矗立在巨石的表面上,好象本来就是它设计时的一个配件。

    至于五个龙头,现在已是镶嵌在了巨石的侧面,化为了五条怒龙,正张牙舞爪地在石壁侧面翻滚飞舞,仿然就是巨石的天然雕刻一样,活灵活现,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和尚,你了不起,看来这个神台灭,就如你所说的那样,就是要它回归本来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很是豪爽地笑道:“看来,老道我还真不得不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大德兄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双掌合什?“这也应该是凑巧吧!”

    “世事变幻,难以名状。虽然当年那位祖师爷,留下那首禅诗,上面正好有相关灵台灭的话语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也是满怀的感慨:“但是,此处盐水古国的秘密,当然比他老人家留下禅诗的时间,要晚不知多少年。然而我们却凭此开启了神台灭的秘密,也许冥冥中早就有了这一安排。即使是那首禅诗并非为此而留,却也让我们得到了借鉴,这何尚不是一种机缘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和尚,可我咋就感觉这么怪异呢?这东西组合后,看起来怎么看都象是一座豪华的古墓。”

    望着还在千尺湖上方旋转的那方巨石,大德真人的眉头微微蹙起,心中还真有种怪异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诗的神情也变得怪异起来:“正如大德真人所说,空中的巨石,现在确实是象一座人工克意雕刻的古墓。可是,神台组合在一起后,为什么会成为这副模样?难道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更见异样。

    不仅是两人,此时此刻的张横,也正目光灼灼地注视着空中,脸色急剧地变化着。心中却是疑云重重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想到,石碑以及龙溪的龙头,与神台结合在一起,竟然化成了一座古墓的形状。而问题在于,现在该如何处理这东西,才算是真正的神台灭?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巨石流光乍盛,它突然停止了旋转,朝着张横的头顶飞了过来。还没等所有人弄清这是怎么回事,一幕让大家震骇的情形发生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彩芒暴逸,狂劲扑天盖地,巨石就朝着张横猛地砸了下来,轰轰的闷响,就如同是大山倾倒了一样,让人闻之惊魂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神,这这这!”

    四周所有的人个个骇然,人人震憾。谁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出现如此恐怖的一幕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用问那巨石的威力会有多大,只要感受到从空中落下时,那让人浑身如陷梦魇的可怕威压,所有人都能想到,要是张横被砸中,必然是只有一堆血肉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小心!”

    旁边猛地响起了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的提醒。两人也感受到了这块巨石可怕的力量,毫不犹豫地出手了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一只金色的手掌刹那化形,击向了巨石。与此同时,一柄拂尘也从虚空中探了出来,向巨石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但是,让两人骇然的是,他们的攻击,却是差了那么一线,那块巨石似乎有灵性,在这一刻完全活了过来,在两人攻击的间隙中一划而过,丝毫没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而且,它的砸落之势,依然不变,甚至威势更甚,隐隐地响起了风雷之声,让人心战胆寒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,他感觉有一股无形的精神波,已死死锁定了自己,他就算是此刻想逃,也根本无法躲过巨石的一击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感受到了它产生的一种恐怖的力量,以自己的修为,就算有蛮神之力,也绝对挡不下这一砸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眼眸中陡地现出了绝决之色,全身猛然闪起了一圈绿芒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巨石砸落,四周无数人早已闭上了眼睛,大家还是有不少人不想眼看到神奇少年被砸成肉糊糊的惨烈一幕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不见了,张天师的人呢?”

    半响,突然场中又爆发出了一阵惊呼,人人愕然,个个惊疑。

    不错,现在的场中,确实又是现出了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情形。人们想象中的血腥一幕,并没有出现。而且,张横已消失在了场地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巨石也消失了,地面上更是没有出现巨石砸在地面上的痕迹。仿佛在这一刻,巨石和张横已无踪无形,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,离其地消失在了空气里。

    “呃,怎么回事,怎么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渐渐回过神来的人们,满脸的惊疑,谁也弄不清楚,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你们看,张天师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又是一阵杂乱的呼叫声响彻,人们猛地发现,在刚才巨石砸落的地方,空间微微地荡漾,一个人影正从扭曲的空气里显出形来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张横又会是谁?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惊喜,三步并做两步,向张横扑去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张横拥有瞬息挪移的大神通,所以刚才巨石砸落之时,她心中确实是并不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看到张横再次现身,却仍是让她惊喜无比,庆幸张横又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不过,她扑入张横怀里,正想说些什么。下一刻,小青的娇躯陡然剧震,俏脸也变得无比的惊骇:“张横,张横,你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不错,小青猛然感觉到张横的异样。他现在就如同是一尊泥雕,静静地站在那儿,目光呆滞,神情茫然,象是失魂了一样。这是张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神情和现象。

    小青的心陡地沉到了谷底,已意识到张横出了状况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