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8章 机缘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就在小青焦急无比,几欲惊魂的时候,突然,一声佛号响起:“女施主,不必担心,张小施主没事,他应该是突然进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中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青娇躯剧震,俏脸上也陡地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情。他转过头来,立刻认出了说话的正是缘木禅师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旁边还有大德真人,也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神情急剧地变幻着,神色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果然是有大机缘之人,想不到在这里就获得了大造化!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大德真人颌首赞道,脸上已满是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,多谢真人。”

    小青猛地回过了神来,向两人拜倒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两位佛道两家的高人,认定的事,岂会有假。以他们在玄门的地位,更是不会空打妄语。所以,小青现在一棵芳心已然放了下来。张横应该是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的张横,确实是沉陷在一种无比奇异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当他使用瞬息挪移的大神通,刹那没入一个奇异的空间里,消失在人们眼前,他的心中也陡然松了口气。因为,他已安全了,那块恐怖的巨石的威压,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弯得意的弧度。但是,还没等他心中的一抹喜色荡漾开来,张横浑身一抖,神情刹那变得惊骇无比:“这是怎么回事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,而且,心神一震,意识竟然有些模糊起来,而脑海中也出现了一幅让人骇人惊闻的场景。

    只见,一块奕奕闪烁着彩光的巨石,轰然砸向了一个盘膝而坐在漆黑空间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这块巨石,不正是千尺湖中组合后的神台石吗?

    而那个小人儿,除了张横自己外,又会是谁?

    只是,张横做梦都没想到,自以为摆脱了巨石砸落这一劫难,现在,这幕情形,却出现在了自己的神魂中。这岂不是说,那块怪异的神台,现在正在攻击自己的神魂吗?

    这下,是真的把张横给震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要知道,神魂是最脆弱的存在,在四品初期,甚至还不能离开神窍。

    强烈火的真阳之气焚为灰烬。若是遭外物袭击,结果更是用脚趾头想,也能想到最后必然是魂消魄散,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真的绝望了。这样可怕的事,竟然就出现在自己身上。他不知道那块巨石,为什么能穿入自己挪移的奇异空间。但如果神魂被它砸中,自己是绝无生望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自己就是处于挪移的状态,根本动弹不得,想反击的可能也没有,只有眼睁睁地等死的份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惊骇之极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那块巨石已砸向了小人儿。下一刻,张横的脑海剧震,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中。

    时间象是突然变得没有了意义,仿佛是过了一千年,又象是只经历了一个呼吸。当张横的意识稍有恢复,他立刻感觉到了现实世界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的心神还处于茫然中,一时竟然难以醒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渐渐地有所感觉,却再次被自己所感知到的情形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感知所传来的地方,正是神魂所在的神窍里。此时此刻的神窍,竟然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实体的小人儿依旧盘膝而坐,凌空坐在神窍的半空中。面貌慈和,就象是一个得道的高僧。但与他那满是稚气的娃娃脸相比,却显得特别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小爷的神魂竟然没被砸为灰灰?”

    张横心神大震,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心中的这份喜悦升起,他的身形又是一震:“这,这,这是怎么回事?那块奇石,怎么也在小爷的神魂中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自己洞察到的情形给震憾了。因为,在自己实体神魂的头顶上,一圈圈光环的照耀下,一枚如同是金印的东西,正缓缓旋转,发射出迷离的彩光。

    而这枚金印,它的形状也无比的奇特:正正方方的印体,四周缭绕着五条金龙,再看印面上方,一个碑状的印柄,赫然奕奕生辉。

    “巫神在上!这不是那块神台组合后,化成的奇石吗?”

    这回张横是真的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在先前,当自己引动奇石与石碑以及龙溪上的五个龙头,最后组合在一起。让它成为了一座象坟墓的奇形怪状物。

    当时所有人都无比的惊奇,想不通这东西怎么会成为这样的怪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当这块奇石,缩小了亿万倍后,成为了自己神魂之物,现在看起来完全就象是一枚金印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醒悟了过来,这正是体积大小,造成的视野错觉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正常情况下的一只碗一个碟子。它在膨胀亿万倍后,谁还会当它是碗或碟子。必然以它膨胀后最形似的物体来形容它。

    现在的状态就是如此,原本是一枚金印,在放大千万倍后,就已然象是一座怪异的坟墓了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猛地想到了什么,思感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就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进入了自己的神窍之物,自己就已是它的主人。现在的张横,已完全没有了任何的顾忌。

    果然,思感一触,金印轰然旋转起来,那道彩光也骤然暴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强大的信息流,也从金印中陡地倒灌而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张横的心神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无比的古怪:“盐水女神印,这竟然是传说中盐水古国的传国金印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心中的震憾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所谓的神台灭,竟然是这样离奇的结果。

    信息还在滚滚地灌入,但张横此刻已完全被震呆,一时那里能消化满脑子千奇百怪的内容,一时怔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张横,张横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声呼喊传来,耳际也嗡然一片,原本静寂的世界,突然回复到了现实,张横听到了小青的呼唤,更是听到了许多人的窃窃私语,张横猛地从那奇异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眼一看,立刻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正一个个神情异样,目光炽烈地望着自己。而小青更是猛地扑了上来,扑入了自己怀里,喜极而泣:“张横,你怎么了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真的苏醒,小青此刻的心情确实是惊喜若狂,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,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,青姐,我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爱怜地拍拍小青的柔肩,原本刚毅的目光中,难得地现出了一抹温柔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怀里小青的那份喜悦,也深深地明白,小青先前确实是为自己的担心而焦虑无比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又有了什么意外的收获?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豪放的声音响起,大咧咧地走到了张横面前,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张横,目光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也是如此,望着张横,一脸的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看出了张横身上发生了变化,但张横到底怎么了,他们还真难窥透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似乎变得更加的神秘了,连两人的修为和见识,也只能感觉到他的高深莫测。所以,现在的两人,确实是对张横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两位谬赞了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向他们行了个礼:“小子确实是得到了点好处,不过,直到现在,小子也仍是弄不清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含含糊糊地说道。

    开玩笑,盐水古国的盐水神女印,这肯定是件关系到盐水古国的许多秘密。张横虽然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,获得了它的认主。但是,不管是大造化也好,还是因为自己破解了它的秘密,让它再次组合,从而重现世上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愿把此事告诉任何人。就算自己与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结下了一段善缘,却也不会把如此重要的秘密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君子无罪,怀璧其罪,张横可也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微一愣怔,却也立刻醒悟过来,与缘木禅师互望一眼,也不再问什么。他们也是明白了张横的心意,想必他所获得的奇缘,肯定与盐水古国有关。因此,确实是不能公布于众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大德真人哈哈一笑道:“老道我还是想问一下,不知小兄弟现在是否已知道了开启盐水古国的秘境之法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正竖着耳朵,在听他们谈话的玄门各门各派的人物,神情刹那变得紧张之极。

    自先前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与张横筑起隔音屏障,大家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三人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大德真人问出了这话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中震动?

    刷!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人人脸现迫切,个个目光炽烈。谁都想知道,张横是不是已然掌握了开启盐水古国秘境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真人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却是狂震,脸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,他还真没想到,大德真人会问这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