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0章 地壑开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望着眼前天崩地裂的恐怖场景,张横的心也是无比的震憾。从盐水古国神女印中传来的感知,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自己引导的那股地气龙脉,在冲入千尺湖的刹那,已引起了遥远处另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感应,以至于造成了共鸣。

    此刻出现的现象,就是因为那股力量陡然苏醒过来,从而弄成了这里山脉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这就是开启盐水古国最后的一个秘密,地壑开就要出现?”

    一个莫名的念头浮了上来,张横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咔喇喇的巨响持续不断。滚滚的烟尘石屑已弥漫整个盐苍弄,人们一个个神情凝重地望着原本的千尺瀑所在,个个迫切之极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的状态确实恐怖,但谁都意识到,这可能就是开启盐水古国的关键所在。因此,纵然是面对飞沙走石,随时有可能被崩飞的巨石等物砸着,却也是没有人愿意离开这里。每一个人都期待着最后结果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就是地壑开的现象吗?”

    小青脸上满是焦虑:“要是我父亲在这里,是不是他也应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所谓的盐水古国长生之秘,小青其实还真没多少兴趣,她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父亲。若是盐水古国之谜,已然被解开,那么,连老爷子到时还没出现,岂不是意味着他已出了事,甚至永远都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小青的心不禁陡然揪了起来,她已不敢想下去了。要是父亲真的出事,她到时该如何面对?

    “青姐,老爷子应该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明白小青的心意,不由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柔荑,目光望向了她:“我有一种预感,老爷子应该不会有事,甚至他就是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点点头,张横的话,给了她许多的安慰,在她心目中,张横就是她的神,他所说的一切,如同是神谕。只要有他在,任何不可能的事都会变成可能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已是有一种盲目的崇拜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四周的尘烟终于散了开来,大家却是发出了惊呼:“神啊,这是怎么了,怎么变成了一道沟壑?”

    人们确实是被惊呆了。原先千尺瀑所在的山崖,连同相连接的小山脉,竟然已完全崩塌,大家的眼前,出现了一条深壑。放眼望去,深壑延伸向前方,因为滚滚的烟尘还在前方蒸腾,所以,一时也看不清这条沟壑到底有多长。

    只是,一座小山脉竟然就这么崩塌,成了地壑,确实是让大家心中震骇。

    当然,原本的千尺湖,现在也被填平。也正是因为有千尺湖的存在,才避免了这次可能形成的泥石灾难。

    先前小山脉崩塌的石料,都落向了两边的天沟地壑,而流向盐苍弄方向的石料,全部落入了千尺湖,最终让泥石流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的声音传来:“小施主这就是地壑开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果然有大福缘,竟然开启了盐水古国之秘境。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可不象缘木禅师那样含蓄就那么直接地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想来这应该与盐水古国的秘密有关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心情也是震憾之极。

    地壑开,地壑开。一直以来,他和徐恒等人,自看到了杨飞笔记中,最后所遗留的那段谒语,心中都认为,地壑开这一句,应该就是在某条地沟里。

    所以,当知道当年考古人员在千尺瀑边的地壑中,曾经进行过考古,并还发生过玄奇之事。所以,他们都认为那条地壑,就是地壑开的关键。

    那知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所谓的地壑开,竟然与那条原本就存在的地壑,完全无关。

    望着这条突然被炸出来的地壑,张横无比的感慨。他现在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地壑要用一个开字,这个开字确实是莫测高深。竟然是要让地气龙脉爆炸,才会出现一条深沟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和小青却是转头望了望四周。只是,扫过一张张兴奋且激动的脸,张横和小青的神情却变得难看之极。因为,他们并没有看到连家老爷子在场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如此声势浩大的天崩地裂,连家老爷子竟然并没有赶过来。这让两人心中都是不禁一沉。

    “张横,我父亲他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小青脸上的忧色更浓,眼眸中忍不住漾起了一层雾气,显然为父亲的担忧,让她不由想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青姐,真的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再次握紧了小青的手,语气变得更加的坚定:“我曾经为此行占卜了一卦,卦象显示,为寒梅凌雪。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说了起来。寒梅凌雪正是当日他在知道那段谒语后,却无从着手,从而为此行占了一卦。当然,此卦不仅是指这一次行动最后的结果,也包括这次行动中,与自己最密切之人最想办到之事的最终结局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与自己关系最密的人就是小青。而她最想达到的目的,就是寻找到失踪的父亲连老爷子。因此,这一卦,占卜的就是两件事,一为盐水古国的秘密。另一件就是连老爷子的下落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就把这个卦相给说了出来:“寒梅凌雪,这是个梅花金钱中的异卦,意味着,做事之人,先苦后甜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寒梅历经苦寒,才会有它独特的韵味。前期的苦寒,正是它后期可以傲雪欺霜的资本。此卦正好印证了我们如今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段时间来,一直在盲目地寻找盐水古国之秘。然而,这一过程曲折之极,无论是有人暗地里在外面泄露了这一消息,还是后来在地壑中遇到元古凶兽,以及盐苍弄的祭酒在背后下黑手,那一件事不是意料之外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肃然无比:“但是,参透了神台灭后,我们的运气似乎扭转过来了,现在更是解开了那段谒语的最后一句,地壑开,想必我们已是真正找到了开启盐水古国的钥匙,这正是寒梅凌雪最后凌雪的卦象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的情况想必也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一抹欣然:“以我的估计,他若是因为盐水古国之秘而失踪。从时间上来看,他比我们早一个多月。可以想象,他这一个月来,应该是毫无所获,因此遇到的困难也不会比我们少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盐水古国的秘境已然打开,他肯定也已听到了先前那惊天动地的声响,也会向这个方向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越说越有了信心,眼眸中都亮起了异样的光彩:“之所以还没到现场,想必是因为距离较远,或者是被什么事给拖延了。但从寒梅凌雪的卦相来看,他应该会出现。到了那时,他与我们会合,就不必担心他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神情已然不同了,美眸中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。张横的占卜,让她再次看到了找到父亲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张少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耳边传来了张东东和徐恒的声音,语气中却是充满了焦急。

    现在的洪门这边,已然是完全以张横马首是瞻。眼看地壑出现,又看到其他门派或世家的弟子,已一窝蜂般向远处涌去,张徐两人确实是焦急起来。因此,也顾不得张横和小青正在说话,就这么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嗯,徐堂主,张副堂主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他自然也是看到了,此刻场中所有的人,没一个还站在这里,早蜂拥着奔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所谓的地壑,其实离他们现在所站的地方,并不算深。因为原先这里是高达千尺的千尺瀑的崖壁所在,左边是地壑,右边是天沟,所以显得小山脉更加的孤高。

    但是,如今整个山脉倒塌,山脉中的岩石和古木,都落入了两边的天沟地壑,早就把这两处地方给填平了,反尔小山脉所在的地方,出现了一道深达数十米的沟。

    现在此处的地形,也已完全变了。曾经截断大峡谷的千尺瀑所在的山脉,已然消失,成了地壑,打通了通往后面的地方。以场中那些玄门之人的力量,自然也不会在意一条只有数十米的沟壑。因此都急着向那边跑去,想占个头筹,也许能得些好处。

    只有徐恒和张东东他们,因为张横还没有起程,这才急急地摧促起了他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废话,带着小青,以及阿蛮阿娇等人,凌空向数十米下的深沟跳去。

    连长河也不迟疑,立刻紧跟而上。而徐恒和张东东早就蓄势以待,率着一众洪门弟子,向地壑出发。

    倒塌的山脉有千米左右,沿途怪石嶙峋,路途更是艰险之极,这可不是人工而为,完全是地脉龙气的爆发而形成,因此根本没有所谓的路。

    幸好,对于这样的困难,张横他们根本毫不在意,他们迅速向前靠近。大约走过了数十里,眼前的视野陡地一暗,他们已出现在了一个诡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滚滚的烟尘仍在蒸腾,一团如云如雾的东西,缭绕在前面,让张横他们的视野,一下子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奔到此处,身体也猛地一阵颤糜,仿佛已是从春季一下子回到了寒冬,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森,猛地笼罩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而让张横他们心中惊疑的是:先前早走一步的那些人,竟然已全部消失在了眼前。仿佛到了这里,他们竟然被什么吞噬,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徐恒和张东东不由浑身一震,满脸惊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不仅是他们,小青和连长河也是脸色怪异,一时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然而,当众人的目光落在张横身上,不禁又是神色一阵怪异。因为,此时此刻的张横,神情比他们更加的异样,也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