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3章 凭空消失
    “哼,小爷倒要看看,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对山腰上的两人,已是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黑袍客在连家和洪门的纪录中,一直没有出现过。想必这家伙是应该第一次现形。

    至于神秘少女,她可是盐水古国之秘中,无比关键和神秘的人物。往往她的每次出现,才会让盐水古国的探秘达到**。

    只有当她再次消失之时,这股暗潮才会渐渐地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虽然盐水古国的隐秘,已出现端倪,但还有无数疑问没有解开。比如什么才是盐水古国真正的长生之秘?又怎么样才能找到它。

    这些都还需要张横在内的所有人去探索。

    现在在此遇到了神秘少女,张横可决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正是时,山腰上的两人,也已发现了下面的人群,不由神情一滞。那个神秘少女,一对眼眸中那带着忧伤和迷茫的眼神,也突然闪起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只是,这抹异彩刹那闪过,她又恢复了那种茫然不知所措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两人突然有了行动,脚下的速度,陡地加快,如同是两个黑色的幽灵,快速向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跑得掉吗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叫一声,转身向小青他们说了一句:“清姐,我先去追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全身陡地腾起了一团异彩,身形也骤然加速,向着两人紧追不辍。

    神魂中盐水女神印彩光乍耀,一股奇异的力量,猛地流转全身,张横只觉,自己整个人都似乎要飞起来。此处压制外人的那股诡异力量,现在不仅对张横丝毫没有影响,反尔成了一股助力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大喜,他如今的状态,就如同先前两人在山腰上一样,看似脚踏实地,但其实却是脚不点地,速度自然是快捷之极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对此处的地势有所感应,照这样的情况,前面的两人,确实是休想逃脱。

    然而,当张横发力,追上前去的时候,前面的两人,也已快速地奔上了山顶。原本双方就相差着很长的距离,张横还真无法在短时间内,把彼此的距离拉近。

    终于,当张横奔到两人先前停留的半山腰时,他们已是奔到了山顶,开始向另一侧的山坡跑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想走吗?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个弧度。对方两人,已被他气机锁定,根本再也无法逃过他的追踪。

    但是,心中的得意还没有荡漾开来,张横的身形猛然一滞,脸色也陡地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他们怎么可能在小爷的感知中消失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了一句,再次加快了脚步。在两人翻过山顶的刹那,原本被锁定的气机,竟骤然中断,仿佛是两人凭空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大惊?

    正是时,所有后面跟随过来的一众人,也都回过了神来。望望正向山顶上飞奔而去的张横,人群中陡地窜出了一众人,就向着张横他们的方向,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袍客以及神秘少女,在传播的消息中,也是无比的关键。追上来的人,象苦大师以及无嗔道人,就是先前看到过这两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缘木禅师以及大德真人他们,就算是没见过这两人,在旁边人的提示下,也立刻知道了两人的神秘。所以,他们也是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也同样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:这两个神秘人物,竟然早就进入了盐水古国的秘境,甚至比张横第一个打开阵势的人还早。这岂不是意味着,这两人有其他可以进入秘地的通道吗?

    这顿时让所有人心头大震,那里还会迟疑,准备追上去好好会一会黑袍客和神秘少女。

    然而,当这些人跑上山顶,却只看到张横神情愕然地站在那儿,脸色急剧地变化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那两个家伙呢?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的声音响起,满是狐疑。

    他可知道张横的性格,象如今这样的事,张横是绝不会半途放弃。现在见张横竟然呆立当场,岂不是说明,他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原来是真人和大师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转过了头来,向大德真人和缘木禅师等人见过了礼。

    追上来的人确实不少,除了两位高人和他们派中的苦大师以及无嗔道人外,还有先前出手的郭惊雷以及唐无为和孔鹤野等人,这些人应该是这次各家各门中修为最高的玄门修士了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灼灼地望着张横,一个个脸现迫切。

    明明看到黑袍客和神秘少女跑上山来,等他们赶到,却完全不见了身形,这确实让众人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大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不由苦笑:“在下竟然把他们追丢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的心中确实也是翻江捣海一样,无数的疑问汩汩地冒泡。明明被自己气机锁定的两人,竟然能平白无故地消失。这两人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?

    尤其是在古国秘地这样的环境里,张横自认拥有盐水女神印,应该比其他人都具有优势。可是,偏偏黑袍客和神秘少女,仍是在他眼皮子底下,就这么消失了。

    现在,连张横也感觉迷茫,这两人显然身上藏了无数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跟丢了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神情顿时由惊愕转成了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都看得出来,张横自进入这里后,状态似乎根本不受此地无形气场的压制,反尔象是更加的精神了。

    以张横现在的状态,应该比场中任何人都有利。可是,在他眼皮底下,黑袍人和神秘少女仍是活生生的逃脱了,这确实是让大家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立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下面的山坡,一个个凝神搜索起来。他们还是有些不甘心,就此丢失了两人的行踪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有些凝重,一众人个个神色凛然,那里还有心情说话,各施手段,寻找不见了的黑袍客和神秘少女。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淮北世家翟志超。有幸能与张少相遇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。张横微一转头,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来大峡谷的人实在太多,张横也没那闲功夫去认识那么多人,所以对这些人,大多就只是个模糊的印象。甚至连谁是谁都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望了望这个自称翟志超的人,年纪在三十岁左右,气度不凡,尤其是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,眼眸刚毅,显然应该是某个家族或门派中的侥侥者,一种俨然的气势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只是,此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药香,似乎是长期与各种药物打交道。这就让张横更加的狐疑了,一时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与此人有过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“尊主!”

    娟子的声音传来。就这会儿功夫,几乎所有的人都奔到了小山顶。娟子等一众人更是围住在了张横身周。此刻听到两人的对话,连忙凑了过来:“这位是淮北丹药世家翟家当今第三代的翟大少。翟家的炼丹术,名震玄学界。”

    娟子不愧是老千门在恩施的大拇指,对于玄学界的一些名人,了如指掌。一看到淮北炼丹世家的大少出现,连忙低声提醒张恒。她可不想因为张横不知道翟大少的身份,从而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翟家未毕有绝世强者坐镇。但是,做为传承了千年之久的世家,尤其还是以炼丹为主,翟家的威望,可以说是能在玄学界首屈一指。

    不是吗?翟家的丹药,粒粒难求,他们光是以丹药,就能让无数的玄门人士刮目相看。这些年来,不知翟家在玄学界,与多少人结好,更不知有多少人受过翟家的好处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如今的玄学界,说到翟家,谁不敬上三分。要是与翟家发生了什么冲突,那人只怕就会成为玄学界的公敌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神仙,谁不会生个疑难杂症。要是与翟家扯上点关系,无疑就是多了一张保命符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也是微微一震,在玄闻秘闻中,对各地玄门世家,也是有所记载。他也是看到过关于翟家的记载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翟家的大少,会出现在这里。那么,这位翟大少,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这次过来,原本也只是想凑个热闹,想看看盐水古国所谓的长生之秘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翟志超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现在,秘境已打开,但是看如今的状况,似乎是鱼龙混杂,很是混乱。所以,在下就想到了张少您,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联手?”

    翟志超终于说出了此次与张横交流的目的。

    翟志超也是第一批听到盐水国之秘后,进入大峡谷的人。只是,当时翟家根本不信所谓的长生之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做为炼丹世家,久远的传承中自然有不少的古卷秘藉。只不过,记载下来的关于长生方面的,除了一些只可能出现在传说中的神迹外,即使是从炼丹的角度,这世上也没有几种。世上流传的永生之丹,都是难辩真假。要是真的有,那肯定就是仙丹,也是炼丹界中的神丹。岂是能轻易可得到。

    所以,在知道了这消息后,翟家也是听之任知,并不当一回事。不过,既然有这样的消息传来,翟家却也不能当耳边风。因此,这才派出了如今翟家负责对外的翟志超,带着几名翟家弟子,前来看看。

    翟志超虽然年纪还只有三十岁,修为也仅是三品初期,但做为翟家当代的大少,却因为一直负责对外事物,在玄学界也算是个名人。现在,他特意赶过来,寻找张横,要求合作,其实已是给了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翟志超一边说着,一边目光灼热地望着张横:“张少,还有一事,在下还要与你商恰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