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7章 惨烈的血案
    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,想来各方的人马,都会意识到,在此使用现代化的火药武器,会引来不可预知的麻烦。所以,每一个队伍,应该都会有禁用的命令,除非是遇到了真正可怕的玩意。

    那么,不远处传来的枪炮声,绝对意味着,那里发生了什么凶险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在这里布下阵势,待我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马上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不管前面的队伍是什么人,但他们遇到了凶险,张横这边的人,必须前去看看。因为,前方正是张横他们之后要通过的路途,能明白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也是提前可以让张横等人知晓,从而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当然,象这样的事,自然是需要强者,以张横的修为,确实是队伍中最适宜前去探察之人。

    说着,张横已是飞身窜了出去,身后两条轻巧的人影急追而出,正是阿娇和阿蛮。

    声音传来处,与张横所在的地方,仍是隔了一道丘陵。而且,那道丘陵上的值被是一种长得很高大繁盛的古木,满地的藤蔓缠绕,让行路变得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曾在十万大山的原始密林中行进过,所以对于眼前的困难确实并不在意。三人迅速踏着上方的树枝藤蔓,如同是三只灵猴,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狂掠。

    “好象战斗结束了!”

    阿娇紧紧地蹙起了秀眉:“声音竟然全部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是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微微一滞,他也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刚才,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,惊天动地。显然这支队伍,应该不下数十人。以自己等人的速度,从那边赶过来,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分钟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定能看到现场的交锋。那知,还没赶到,这里的枪声和爆炸,竟然已是静默一片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那伙人极有可能被什么东西在十分钟内全部给消灭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横的心也不禁陡地一阵抽紧,感觉到了一种隐隐的危机。

    果然,细细感知,立刻鼻中就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,好象是有无数人被人杀死,横尸当场留下的。

    张横可也不是傻瓜,意识到这一点,顿时把速度放慢了下来,顺着那股浓重的血腥味,偷偷地向前潜伏而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潜行了数十米,阿蛮的声音传来,手指也指向了密林的深处。

    阿蛮天生的异能就是感知,光是从这方面来论,连张横也无法与她比拟。再加上她与阿娇是蛮族中的小巨人,体质异于常人,即使是在盐水秘境这样的环境里,也没有受到多少的压制。所以,她是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找到了现场的所在,目光犀利地瞪着那边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现场的情形确实是有些恐怖,方圆百米的范围,无数古木倒塌,许多地方,一个个被手雷或炸弹炸出来的浅坑,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因为树林里的光线比较暗,从远处看来,只见到这片狼藉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的真实之眼却并不受黑暗的影响,他还是看清了在杂乱的战场中,被树木和泥石等物掩盖的真实状况。

    “好残忍的手段!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低低地骂了一句,脸色难看之极。在真实之眼下,他已然洞察到了一具具横七竖八的尸体,大概一共有三十一具,分成三种不同的服饰,显然是三个小世家组成的队伍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些人早已没有一个活口。但是,他们身上的伤势,却实在是让人惨不忍睹。因为,每个人都几乎是一具碎尸,身上的零件在死前,都有所缺失,不是被抓破了脑袋,就是被什么爪子撕掉了胳膊和腿,更有恐怖的却是被开膛剖肚了,汩汩的鲜血留了一地,也怪不得会发出如此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底陡地一股怒火就狂窜了上来,眼神也变得凛冽无比。眼前的惨烈情形,确实是让他怒不可歇。无论是谁,只要还有一点良知,绝不会做出如此没有人性的行为,这完全是兽性啊!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思感已然迅速扩展开来,想搜索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然而,思感一展,张横的脸色一滞,心中的怒火却是更甚。在思感能探察的范围内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个凶手,竟然已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逃遁。

    心中怒火中烧,张横已从藏身的树林里窜了出来,向现场奔去,阿娇阿蛮紧跟其后,两姐妹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,显然现场的血腥场面,也让她们无比的激愤。

    来到现场,张横立刻检察起了一具具尸体。渐渐的,他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看尸体的悲惨样子,张横本以为这些人全部是被某种凶残的野兽杀害。但是,在检察了十数具后,他却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:所有的尸体,真正让他们丧命的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些碎尸的地方,而是另有隐伤。

    张横在检察过的每一具尸体上,看到了一道道细细的利器划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由于这些细细的利器所导至的伤口,无比的诡异,张横也一时看不出,这些至命的创伤,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器才能留下如此的创口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蹙,检察的结果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。原本还以为是某秘种异兽袭击了这支队伍。但是,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这些人应该是被人用那种怪异的细细利器杀害后,又故意损毁这些尸体,从面掩盖他们至死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对方在杀人后,还处理过现场,要误导人们,认为这些人是被凶兽所杀。

    那么,是什么人要掩盖他们杀人的真相?他们为什么会害怕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汩汩地在脑海中冒着泡,但张横一时那里会有答案。

    “主人,杀死这些人的并不是野兽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阿蛮的声音响起,她也从这些尸体上,看出了端倪:“而且,凶手还在这里留下了一些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气息?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一震,眼眸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那是一股淡淡的鲜血的味道,只是因为此地的血腥味太浓,掩盖了这几乎淡到不可闻的鲜血味。”

    做为感知无比灵敏的小巨人,阿蛮不仅思维的感观异于常人,本身身体的五官更是不同寻常。在如此浓重的血腥味里,还是让她分辩出了不一样的鲜血气息。

    “鲜血的气息?鲜血的气息?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陷入了沉思,喃喃地念道着这四个字,脸色变幻不停。

    “张少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密林外传来了徐恒的声音,一众人也终于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恒他们自然不会在原地等待,张横一走,他们立刻组织队伍,形成一个阵势,亦步亦趋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们追着张横的痕迹走到这里,已然是大半个小时之后,这里的一切,早已结束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看到现场的惨烈,也一个个惊得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嗯,这里的情况非常复杂,大家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张横站起身来,深深地吸了口气,心中似乎已是有了底。他也不愿让小青以及后来之人,在这悲惨的现场多呆,所以已领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抬头望了望天色,天已渐渐暗了下来,张横微一沉吟道:“诸位,我们必须加把劲,在天完全黑下来前,离开这里,到前面的地方宿营。”

    这处丘陵竟然发生了如此血案,张横心中自然是感觉到了一种危机,他可不想让自己带领的人,受到同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不管是做下这一血案的是什么东西,还是自己已然猜测到的,张横都不愿在此多呆。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也变得凝重无比。他们虽然只是看了一眼现场,心中却也被震憾了。那一堆堆碎尸,给了所有人一种巨大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这下,谁也不会逞强,立刻按照张横的指示,急束整队,结成一个阵势,小心翼翼地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幸好,一路行进,并无什么凶险发生,这让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翻过了这处丘陵,又继续踏上另一道丘陵的时候,天已完全暗了下来。天空中也现出了几颗星辰,夜终于降临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宿营的地方?”

    徐恒等人走了过来:“我们的兄弟实在是太累了,再不休息,只怕走路的力气都要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,整支队伍的人确实是疲惫不堪。尤其是先前遇到了那恐怖的一幕,让他们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。如今翻过了那片丘陵,顿时让所有人崩紧的神经松懈了下来,倦意更是如同魔咒一样,爬上了每一个人的身上。看起来确实是一个个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望望身后的一众人,又看看黑暗处的前方,张横却是微微摇了摇头:“不,绝不能在这里宿营,就告诉兄弟们,坚持一下,下了这个山坡,就可以宿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找翟大哥,请他给兄弟们一些能维持精力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边说着,一边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前方黑暗中的某一点,神情变得无比的肃然。因为,在那里,他借助盐水神女印,感应到的那种呼唤他的感觉,已是越来越强烈。显然,那地方已离自己不远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