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8章 古寨
    翟家的丹药果然与众不同,当翟志超把一种叫生息丹的丹药发给了队伍中的所有成员,这些修为不高的人,顿时如同是吃了兴奋剂一样,一个个精神都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恒等人的眼眸顿时一亮,望向翟志超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经验,自然是可以看出,那些服用了生息丹的人,绝不是什么兴奋剂的效果那么简单,那是确确实实从**的本质,在不断地受到滋养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才是真正的丹药,比起市场上所谓的现代化高科技的兴奋剂,那根本不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老祖宗留下来的古方丹药,果然可以称得上国萃。

    要是翟家能长期提供这样的丹药,整个洪门的实力都能提升几分。徐恒的心已是热烘烘起来,心里更是打定了一定要与翟家大少搞好关系的决定。

    大家服用了丹药,顿时精神大振,行进的速度也再次加快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终于翻过了这道丘陵,所有人的眼前不禁都是一亮。因为,走下山丘,眼前的地形陡地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以前住在这里的原始人耕作的田地吧?”

    小青有些迟疑地望望四周,美眸落在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这片广阔的田地,杂草丛生,地面的杂草几乎已是有一人多高,苍茫一片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杂草丛中,不时地有麦子的植株参杂其中。让人一下子想到,这里应该是曾经种麦子的麦田。只是数千年没有人管理,早已成了废地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无比的异样。此时此刻,面对这一片荒芜的田地,他的脑海中不禁出现了无数怪异的场景,正是一大伙原始人,在耕种的画面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意识到,这是神窍中的盐水女神印对此地的记忆片段。

    正心中寻思,突然心神一震,张横的脸色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这,这是?”

    不错,在意识中展现的画面里,突然一个形态怪异的人影,陡地闯入了心神中。

    那是个身穿铠甲的雄壮男子,因为他的铠甲头上的头盔是全封闭的,除了双眼和口鼻有空隙外,其它部位全被铠甲所遮掩,根本看不到他具体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看到他身上这副似是全金属的铠甲,就会被震动。

    这可是处于原始母系社会的时代,竟然出现了一个钱部用金属铠甲包裹的武士。张横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错觉,好象是时光错乱了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更加震惊的还在后头,当这位突然出现的铠甲武士出现,那些原本在耕作的原始人类,立刻恭敬地向他膜拜,仿佛是看到了神灵。

    由于这些画面并没有声音,所以,张横也看不到这些人在说些什么。但从这些原始人虔诚的态度,却还是让张横猜到,他们对这位金属铠甲之人,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当年盐水古国中的核心人物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:“或者是说,盐水古国有一类特殊的人,就是象这样一个个身穿铠甲的武士?”

    无数疑问汩汩地冒着泡,但一时却那里有什么答案。盐水神女印中这幕突然出现的画面,真的把张横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前面好象有一座古寨模样的建筑,我们是不是要进去?”

    徐恒的声音响起,目光灼灼地凝望着远处,脸现惊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人已全部聚集到了眼前的这片荒芜的麦田间,举目望去,在朦胧的星空下,前方数里之外,似乎现出了一座朦胧的建筑轮廓。因为光线的关系,大家还真不能见到那建筑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只是,在这寂静的夜晚,在这片诡异的空间里,望着那孤零零的建筑轮廓,仍是让众人心中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徐恒的话总算让张横回过神来,目光一望远处,他的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有真实之眼,但张横也看不清那建筑的模样,隐隐的只觉它象是一座古老的寨子。

    不过,让张横心中一动的是:远处的那座建筑,正是他先前感应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横的眸中闪过了一抹厉芒,不由微微沉吟。过了好半晌,这才道:“徐大哥,就让大家在这里宿营,等天亮了我们才进那个古寨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做出了决定。事实上,他刚才之所以要坚持翻过前面那道山丘才宿营,自然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自先前的血案发生,张横的心中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,甚至是心头有警兆,显然,逃离的凶手,依然有可能在暗中窥视。

    当到了这里,那种警兆才似乎消失了,让张横一直紧崩着的心,总算放了下来。只是,前方的古寨情况不明,他却也不敢冒然在深夜带人前往。所以,这才决定在这片古麦田扎营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扎营的号令迅速传了开去,大家欢呼,一下子忙了开来,割草的割草,整理地面的整理地面,已有人挖锅做饭,整个场面无比的热闹。

    张横负手站到了旁边的一块巨石上,望着远处的那个朦胧的建筑轮廓,神情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“主人,赵大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下面传来了阿娇的声音,显得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张横顿时也是脸露喜色:“阿娇,你快叫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他已来了!”阿娇笑道,手指向不远处一指。

    果然,赵子强此刻正站在那里,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这边,满脸的崇敬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望来,他那里还会犹豫,连忙快步奔了过来:“张少,幸不辱命,已察探到了宋家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赵大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从巨石上跳了下来,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,听起了赵子强的汇报。

    先前,在打开盐水古国秘境的时候,因为宋家老祖暗中偷袭张横,从而被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当众宣布宋家老祖为卑鄙小人。

    之后,宋家老祖含恨离去。张横可不放心这老家伙,所以让赵子强暗中追蹑,以便弄清宋家这伙人会采取什么行动。

    赵子强原本就是十万大山蝴蝶寨中,负责探察消息的头子,可以说是最擅长探察和隐踪。

    果然,他跟在宋家一伙如丧考妣的人之后,完全没有被发现。也终于探明了宋家之后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张少,宋家老祖没有再回来,最后是在盐苍头那边,找了一处地方暂时居住在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赵子强把事情的经过,大略地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不过,宋家还是有人潜回了秘地。应该是那位与张少您有仇隙的宋三公子宋长风。同时,陪伴他的还有四名修为在三品后期的强者,应该是宋家的几名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想在半路上给他们一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赵子强的眸中闪过一抹凌厉:“只是,隐隐的感觉,附近有几道强大的气息存在,似乎他们也是暗中准备进入盐水古国的秘地。我思量了半晌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只是在暗中默默地监视,直到那些人和宋长风都进入了秘境,这才跟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赵大哥辛苦了。你做的很好。”张横微微点头:“宋家那位三少,竟然还敢偷潜进来。要是不遇到也就罢了,否则,撞在小爷手里,必叫他跳着进来,被人抬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对宋长风,如今的张横也是心怀恨意。当时在上京的时候,这家伙联手几位大少,意欲置自己于死地。从那时起,双方就是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这一次,如果真能在盐水古国的秘境里相遇,张横是决意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隐藏的几股强大的气息,最后也偷潜进来,张横却是没放在心上。既然是偷潜,必然是有见不得人的理由,这些人可不需要自己费神去管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营地已然建立起来。无论是洪门还是老千门的这些弟子,都是经验丰富,也是经过特别训练的精英,只是短短的数十分钟,已是把营地建造的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他们来到了营地的最中心,他们的帐蓬就在此处,也是几位头儿的临时居所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有什么心思吃饭,无数的疑问仍是缭绕在心底,让他感觉疑云重重。

    匆匆地吃过饭,他立刻走出了帐蓬,绕着营地的四周,如同闲庭信步般散起步来。

    小青一直陪在他身边,看张横心事重重的样子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只是,她欲言又止,一时气氛变得很沉寂。

    张横也立刻醒悟了过来,望望小青带着忧伤的脸,他也不由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可以感应到小青的心情,也能明白她在担忧着什么,想必就是她父亲的安危。

    但张横此刻也无法安慰她,自己已是竭尽了所能,甚至把先前用梅花金钱异术的占卜结果,都已说给了她听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连老爷子仍是缈无音讯,张横都不知道如何打开小青的心结了。

    而进入盐水古国的秘境后,这处看似平静的秘地里,虽然生长着无数的天材地宝,但步步凶险。这也让张横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自己一人,他根本不必在癔别的。可是,现在有小青以及老千门等一众人跟随,他却不得加倍小心。无论是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任何人,出了意外,张横都会感觉内疚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吃完饭后,就来散步,其实就是为了仔细地察看四周的防范。看是否有什么布置,以免出了什么防护的漏洞。

    先前血案的悲惨场面,仍是对他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他可不想这样的血案在自己的这支队伍中发生。

    正走着,突然张横的眼眸一凝,猛然停止了脚步,神情中也刹那露出了凛冽的杀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