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1章 夜探古迹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团淡淡的雾气蒸腾而起,刹那把张横和赵子强等四人,淹没其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这团雾气已消失在了营地中,而在阵势外,张横等四人,已现身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营地外的昏天黑地小乾坤阵,乃是张横所布,因此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离开这里,自然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夜色一片苍凉,原本天空中浮突的几粒寒星,也早已不知什么时候,隐没入了云层,整个世界黑沉沉的一片,仿佛天要下雨了。

    起风了。

    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响起,四周的荒草如波浪般起伏,放眼望去,如同是万千鬼魅在黑暗中起舞,看起来无比的诡绝阴森。

    张横举目扫了四周一眼,认定了一个方向,就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所走的方向,正是感应到的那处古寨,在朦胧的视野里,纵然是张横的真实之眼,也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轮廓。

    张横这次出来的目的,就是要在营地外的那个古寨,与隐藏在黑暗里的敌人,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对于前面的古寨,这里的所有人现在也不知道它的实际情况。但是,张横刚才在帐蓬里,看似打座练功,其实却正是借助盐水女神印,一直在暗中与那座古寨感应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虽然无法了解古寨的全部,却也洞察到了它部分的奇特之处,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数里的路,很快就穿越了过去。那座古寨的影像,也终于映入了张横四人的眼帘。

    只是,当站在这座古寨前,几人的脸色都变得很是怪异,因为这座古寨的构架,完全出乎了大家的想象。

    整座古寨占地有数里,看起来就象是蜇伏在黑夜里的一头凶兽。与任何见过的原始部落不同,它全是巨大的石块建筑而成,古寨外还有一条如同是护城河的曲渠,围绕在外,竟然是一个城保的架构。

    仔细望去,那条户城的曲渠因为时间的久远,早已干涸,成为了一条没有水的旱沟。对着古寨大门的地方,残留着一大串铁链,显然这里应该当年存在过一座吊桥。估计是岁月的风化,早把那座吊桥给化成了粉屑。

    幸好,对面的古寨寨门仍在,两扇巨大的石门洞开着,风卷起地面的尘土,飞扬卷舞,却是让这座古寨变得苍凉之极。

    “张少!这地方好古怪!”

    赵子强的眼眸中浮起了一抹惊疑:“一个处于原始母系社会的部落,竟然能留下如此宏伟的建筑,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赵子强虽然生活在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古苗之地,但他却也在一些古苗的偏僻村落,见过还保留着原始状态的一些部落。知道原始村庄的状况。

    以现在看到的这座古寨,那里有半分原始人的气息,这座古寨,完全可以比拟如今古苗各寨各部落的生活标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在说,当时处于母系社会的盐水古国,竟然已达到了如今古苗的生活水平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赵子强心中震惊?

    阿娇和阿蛮两姐妹,也是满脸的惊诧,两人也猛然意识到了这一点,顿时神情也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!这就是当年盐水古国的隐秘所在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对于盐水古国留下的这些超越时代的东西,他心中也是满腹的狐疑。甚至有一种错觉,当年的盐水古国,是不是曾有什么穿越者来到这里,以至于改变了它的面貌,让它跨越了时代,从而出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也不在寨门口逗留,飞身跃过了干涸的护城河,向古寨走去。

    古老的寨门出现了些许风化的现象,原本两扇巨门上,以前所刻的一些图画,已变得模糊一片,根本再无法看清它上面本来刻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两扇石门半开半闭。四个人要进去,自然没有什么问题。张横领头就进入了石门,赵子强以及阿娇阿蛮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顿时,石寨里的情形,立刻映入了大家的眼底。

    这里的布置果然与众不同,一条宽阔可容七八头牛并排而行的通道,笔直地通向远方,地面全是青石砌成,虽然上面铺满了厚厚一层的尘土,但仍是让人感觉视野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两边就是一间间的石屋,虽然经历了无数的岁月,有些石屋已出现了风化倒塌的现象。但从还残留的部分来看,这里曾有精心规划的痕迹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凛,并没有走向两边的石屋。在这一刻,盐水神女印变得光彩更甚,无数的影像也从张横心底涌起。

    只见,无数的原始人类,在一座古寨中生活,强壮的男子在捣麦子,或磨粉,也有女子在井边打水,洗衣,更有一些小孩子嬉闹追逐,一副幸福恬淡的生活场井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盐水神女印中对此地的记忆。而让张横意想不到的是:一队人马,突然从画面里出现,正是那个铠甲笼罩全身的雄伟汉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回他却是骑在马上,而身后也跟着数十名身穿铁铠铁甲的壮汉。凝神看去,那些人的铁铠铁甲,虽然也非常威武,但却是最前面那雄伟汉子身上的简化版,档子自然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动,立刻想到了什么。感觉上,那些穿简化版铠甲的人,应该就是雄伟壮汉的亲信。

    张横再次凝目,想再仔细观察雄伟壮汉身上那副奇异的铠甲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看清楚,那一队人马,已然穿过画面,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些铠甲人,就是当时统治这个古寨的头领吗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对这个曾经是盐水古国的秘境,感觉越来越神秘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处于母系社会的时代,别说人们驯服了野生的马,就算是工具也仅是处于石器那个阶段。

    此刻盐水女神印中出现的身披铠甲,脚蹬马骑的队伍,确实已不是当时那个时代应该出现的人。尤其是与一众原始社会的人们一起出现,确实是有一种时光错乱的异样,给人的冲击无与比伦。

    正寻思着,脑海中的影像已渐渐消失,张横也终于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他跨步向前走去。盐水神女印的感应,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强烈起来,仿佛前方有什么东西,正在急切地呼唤自己。

    赵子强和阿娇阿蛮互望一眼,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狐疑。感觉上,自靠近这座古寨,张横的行为变得更加的怪异。

    不过,三人也不敢打扰张横,默默地紧跟其后,向古寨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夜风更甚,黑压压的天空一片阴沉,仿佛要落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寂静的古寨一片死寂,耳边除了呜呜的风声,再也没有其它异响,四人就象是走在一片幽灵地里,一种孤寂的感觉包裹了心神,确实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意味。

    整个古寨并不象表面看到的只有数里,四人一直沿着那条笔直的通道向前,走了大约二十分钟,这才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建筑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脚步一滞,目光凛冽地望向了前面,神情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那座建筑,远远望去,就象是一处祭祀的高台,高达十数米,全是漆黑的巨石砌成,两边还有台阶可以上下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高台的上方,盖起了一座石屋。因为角度的关系,张横等人,却是看不到那座石屋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这里,就是盐水神女印产生感应的所在,张横的心顿时腾腾地热了起来。自己终于寻找到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那么,这祭台上的石屋是什么?自己又能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?

    张横的心变得炽烈起来,他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从左边的台阶,向祭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赵子强和阿娇阿蛮,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不禁各自拔出了武器,神情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自走到这处高台,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,甚至一种阴森森的气息,也把他们笼罩了。

    这让三人都是刹那警觉。意识到这里可能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危机。

    十数米的高台,一会儿就蹬到了上面,一幕奇异的场景,立刻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只见,高台宽阔无比,上方竟然有数十米宽,全部是漆黑的巨石铺就的地面。

    举头望去,中央处矗立着一座方圆有百多平米的一座石屋。石屋的大门洞开着,可以看到,石屋最中央处,放着一张巨大的石椅,一张高有数米的玉石案,透着一股无形的霸道之气。

    因为石屋门并没有完全敞开,所以张横他们并不能看到屋里两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是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中陡地泛起了一抹异彩:“看来,这回是真的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感应到了,在营地中以盐水神女印感应此处的情形,所得到的某种信息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落向了石屋的上方,那里,用一种怪异的文字,刻画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没有得到盐水神女印,肯定认不出这些文字是什么。但是,盐水神女印的记忆里,有盐水古国的文字体系,张横现在没有了这方面的障碍,因此可以清晰地认出这些文字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