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3章 血战
    “嘿嘿,小老儿,竟敢与老夫做对!”

    突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,七八个身穿黑衣,脸上戴着鬼脸面具的人,猛然从旁边的密林中狂窜而出。与此同时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也刹那笼罩住了连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连老爷子心头大骇,脸色也是陡然惨白一片。骤然降临的威压,让他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。他猛然意识到,突然出现的这七八人个个是修为比他强大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连老爷子一声低喝,奋起毕生的功力,陡地喷出一口鲜血。整个人的身周,也刹那被一团雾气所包裹。

    曾经两次进入大峡谷探察盐水古国的秘密,虽然一直没有寻找到真正的盐水古国的秘地,但却也是让他获得了不少的机缘。尤其是在上次的探察中竟然意外地在一处隐秘之地,得到了一册古藉,其中就纪录了一篇神奇的功法:穿云步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如获至宝,从得到古藉后,立刻勤心修练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的义子李有才感觉义父身上多了一股阴寒的气息,怀疑他在修练某种异术的缘故。

    此刻面对这七八个强大的鬼脸人,他那里还会迟疑,顿时使出了穿云步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如见到猫的老鼠一样,不敢稍有逗留。这不仅是那几人散发的恐怖气息,更是因为他们脸上所戴的鬼脸面具。

    连家虽然是恩施一带的名门旺族,但与真正传承千古的世家,却是不能相比。以他们在玄学界的身份,也只能排入二流的家族。所以,他本来是不知道有关鬼脸门派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,连老爷子却曾遇到过一位千古世家的弟子,当时那人也不知是为了何事,处于情绪的极端低落中。两人在一家酒店相遇,那人不知怎么的就找连老爷子喝酒散心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修为不怎么样,但观人却是另有一套,当看出那落魄之人,修为深不可测,自然是不会怠慢,当下就陪他喝酒。

    喝了大半夜,那人也已醉得不行,于是就口无遮拦了,把玄学界的一些隐秘都说了出来,自然也就提到了神秘组织鬼宗。

    此刻,一看到这七八人脸上就戴着鬼脸面具,而且与当时的那位高人所描术一模一样。再加上这些人的修为尽皆恐怖,连老爷子顿时想到了当时那位高人所说的事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那里还敢迟疑,这才会不惜消耗功力,使出穿云步而逃。

    开玩笑,鬼宗的行事手段阴邪狠辣,一旦要是被他们认定是他们的敌人,后果不堪设想,不但自己会被他们追杀到天涯海角,甚至会连累自己所在的家族。那可能是会灭族的灾难。

    幸好,当时的鬼脸人的目标并不在于连老爷子,完全是为了那个神秘少女。因此,连老爷子总算凭着血遁之术,逃离了那里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了这一次遭遇,连老爷子的心却是完全提了起来。之后的行动,更是小心翼翼,再也不敢公开行动。甚至当张横和小青以及连长河的出现,也不敢现身,与他们见面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,还是有一种深深的忌惮,生怕自己出面与张横他们相会,极有可能被鬼脸人看到。到时,那是真的给张横和自己的女儿带来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正是小青和张横他们,一直没有找到连老爷子的原因所在。连老爷子克意地要避开他们,张横和小青那里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然而,连老爷子做梦都没有想到,现在,鬼脸人竟然直接找上了张横,看他们的意图,似乎就是针对张横而去,这顿时让他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?难道小张竟然得罪过那个神秘组织吗?”

    连老爷子急得团团转。好一会儿,他猛然似是有了决定,一咬牙,脸上也现出了一抹绝决:“不管了,老夫可不能眼看这小子做死。”

    张横与小青的关系,连老爷子自然也已知道,在他的心目中,早把张横当成了自己的乘龙快婿,他岂能眼看张横出事?

    “哈哈,小儿,死到临头还嘴硬!”

    正是时,高台上的鬼脸人哈哈大笑:“老夫今天就称称你这狂妄的小子,有多少斤两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领头的鬼脸人全身暗芒暴逸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威压,轰然高涨,整个人如同是一只夜枭腾空而起,朝着张横飞扑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七个鬼脸人也丝毫没有迟疑,刹那结成了阵势,扑向了赵子强和阿娇阿蛮三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赵子强和阿娇阿蛮早已蓄势以待,三人各持兵器,迎住了攻来的七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阿娇和阿蛮两姐妹,身上也陡地现出了异相。

    只见,她们原本矮小的身形,轰然艳芒骤亮,阿娇的身上,呈现出了一层冰寒的霜花,刹那间身上象是覆盖了一件冰霜的铠甲,整个人的气势,也完全不同了。就象是一位冰雪女神,骤然降世。

    阿蛮也是如此,她的身上猛然腾起了熊熊的烈焰,在这一刻,她就如同是烈火包裹的天兵天将,一股炽烈的焰芒,让她那里还有先前娇娇女的样子,根本就是一个暴力女孩。

    这正是蛮族小巨人的异能,她们身上出现的冰霜和火焰,乃是她们天生的异能。

    此刻,两女再无保留,竭尽了全力,要护卫她们的主子张横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阵奇异的波动荡起,赵子强的身形却是在这一刻,猛然消失。他也施展出了压箱底的功夫:阴阳转换。

    这是蝴蝶寨寨主家传的秘法,因为赵子强在寨中一向出色,很得寨主的欣赏,所以打破常规,把这不传外姓的秘法传给了他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赵子强勤修苦练之下,也已是有所小成。能溶入战技,成为他最大的倚杖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,两声惊天动地的嚎叫响彻,阿大阿二也猛然现声,两只海狒王拍胸跺脚,兴奋之极,还有一条金线也窜舞乱飞。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以及灵犀,在这一刻也被张横招唤了出来,参于了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场中刹那激爆声一片,七名攻上来的鬼脸人,顿时与阿娇阿蛮以及赵子强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们骇然的是:本以为凭七人的力量,再加上结阵的优势,足以把眼前三人碾压。

    那知,双方一接触。七人顿时被打了个心惊肉跳。阿娇和阿蛮的那种诡异的冰火力量,刹那让他们吃了老大的一个憋,七人纵然修为个个都在半步四品,却也无法承受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阿娇阿蛮看似是两个娇娇女,但是,与两女一接触,这才知道,她们那里象表面看起来那样柔弱,根本就是两只霸王龙。每一记都有排山倒海之势,第一个招面,就让其中一名鬼脸人,在措不及防之下,直接被阿蛮撞得狂喷鲜血,象麻袋一样,给撞下了高台,一时半会趴在地上,不知生死。

    这下,几人算是明白了,眼前的这两个看起来象小姑娘的女孩子,绝不是想象中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而是两个可怕的小魔女。

    至于隐身而占的赵子强,也是给了他们不小的威胁。那种神出鬼没的战技,让他们防不胜防,一时间,牵制了他们几乎一半的战力。顿时,双方的战斗,陷入了僵持,剩下的六人也完全打消了轻敌之心,提高了警觉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你是命该绝此。”

    空中响起了领头鬼脸人疯狂地大笑,在此激战的情况下,他仍能有闲遐说话,足见他修为之强悍:“说给你听也不要紧,本来老夫带人来此,乃是听到了外界传扬的盐水古国长生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那知,来到此处,竟然看到你这小子如猴子一样蹦达。”

    鬼脸人不屑地冷笑:“所以老夫也就准备顺手解决了你。等会等你魂消魄散之时,老夫会从你神魂中探挖出你所有的秘密。到时老夫就可以得到真正的盐水古国之秘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鬼脸人不禁又是得意地大笑起来。他曾经在山崖上,亲自看到了张横破解盐水古国的秘境,在他认为,张横是唯一掌握了此地的秘密,所以早已把张横给瞪上了,不仅是因为张横杀了谢卫兵,更是因为要从张横身上获得盐水古国之秘,从而得到长生的真谛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家伙,做梦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眼眸中闪烁着凛冽的光芒:“去死!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石屋门上的地杰星宫四个字,星光暴耀,一股股如同实质般的星光流,汹汹地涌入了张横的体内。骤然间,张横的身上,象是穿上了一套银亮的星铠,一股凛凛的神威赫然出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座古寨也猛然轰隆隆地摇晃起来,地底的地脉龙气,也从四面八方涌来,向张横汇去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张横全身的骨格响起了一阵阵沉闷的异响,他的脸上也渐渐的现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此刻,他终于动用盐水神女印,摧动这座古寨的力量汇住全身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自己体内的真元,象是暴乱的怒海,正在急剧暴涨,以自己强悍的蛮族神力,也几乎到了难以支撑的地步,仿佛要被体内这股庞大的力量给撑暴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气势已是瞬息间涨到了顶峰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手一横,蛮神枪赫然现形,一团银光如同是流星般,就朝着头顶扑落的鬼脸人狂刺而去:“老家伙,受死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空中的鬼脸人,已然到了张横头顶五尺左右,突然感受到下面有异,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骇然的事却还在后面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