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4章 拼死一搏
    银光如炼,天地骤亮,一股无可匹敌的犀利威压,从天而降,向着鬼脸老者狂压而来。

    鬼脸老者心神大震,在他的感知中,张横发出的攻击,那里还是先前四品初期后阶的力量,这根本是达到了与他相同境界的绝世高人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银光中的那条朦胧的银龙,今如实质,张牙舞爪地向他狂扑而来,就象是来自天上的一条神龙,竟然让他有种心神被摄的恐惧。

    鬼脸老者立刻意识到,张横可能是发动了某种秘法,这是要与他拼命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小儿,该死!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怒喝,他可绝对不想与张横搏命,所以,也不想与张横放手一搏。他双手轰然怒舞,一双长袖刹那化为了漫天的袖影,朝着蛮神枪骤然拍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暴声如炸,鬼脸老者拍出的每一袖,就如同是一记铁板,狠狠地与蛮神枪撞在一起。这家伙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,袖影的拍击每一记都重若山岳,狂刺过来的蛮神枪竟然一阵颤抖,速度出现了刹那的凝滞。

    甚至蛮神枪所化的那条真魂银龙,也迅速变得朦胧起来,似乎要被他恐怖的力量拍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鬼脸老者的身形,也迅速向空中飞腾而起,借着反击之力,他意欲脱离战场,重新再来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骤然暴缩,他还真没想到,这个鬼宗的高手,如此的变态,以自己借用此地的地脉龙气,甚至动用蛮神之力,仍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那肯让他逃离,一旦失去这个机会,自己将失去精心营造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张横暴喝,头顶猛地一道金光蒸腾,镇海印轰然怒旋,朝着鬼脸老者劈头盖脸地砸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者,早已蓄势以待,猛然做出了一个怪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压,已然笼罩两人作战的十几丈范围。

    鬼脸老者的身形轰然一滞,被这股突然出现的恐怖气息所影响,不禁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轰鸣骤急,身下又传来兹啦的异啸声,一柄尺状的物品,携着滋滋的厉嘶,朝他击来。

    “小儿!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气得脸都扭曲了。他还真没想到,张横身上的宝贝层出不穷,他现在已是遭受到了第三件对方可怕的兵器攻击。

    鬼脸老者怒极,双手怒舞,两道黑光,就从他袖中怒射而出,正是一对黑漆漆的铁爪。

    鬼脸人终于第一次使用了自己的兵器,两爪一只飞向了上方的镇海印,另一只铁爪凌空击向了下方的尺状兵器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他双袖狂舞,仍是拍击蛮神枪,抵挡那股可怕力量的袭击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劲气横逸,空间翻转,镇海印和伏以神尺,与两只铁爪撞在一起,顿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,四周的气场,也刹那暴乱一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然而,鬼脸老者,突然浑身一震,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。因为,就在铁爪挡住尺状物的刹那,他猛然感觉,自己的一只衣袖,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。

    凝目一望,更是几乎让他气结。只见,衣袖上,多了一根细如发丝的透明细线。让自己这只手行动顿时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“天蚕丝,而且还是经特殊炼制的天蚕丝!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心头一凛。这根细丝在他强悍的真元振荡下,丝毫无损,其所能承受的力量,是何等的恐怖。这样的细丝,除了天蚕丝外,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种天蚕丝,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天蚕丝。极有可能是产自元古的天蚕异种血蚕所吐。更是这世上其其罕见之物。以他的见识,也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鬼脸老者心神大震,张横此刻使出这样的东西,自然是为了影响他的行动。那么,这小子接下来又会使出什么样的阴招,来对付自己呢?

    无数的念头如电光石火间闪过,正当鬼脸老者意欲全力震断天蚕丝之际。陡地,他的脸色再次剧变:“怎么回事,这小子怎么消失了?”

    不错,在他思感死死锁定下,下面的张横,陡然全身爆起了一团墨绿色的光圈,整个人竟然如波纹一样,正在迅速地扭曲,还没等鬼脸人弄清是怎么回事,张横已然消失,甚至连他的气息也完全隐匿,仿佛是真的消弥于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小子要使阴谋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老者猛地反应过来,立刻意识到张横又施展了某种秘法,准备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老者冷哼一声:“区区遁形之术,何奈老夫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张横是施展了高明的遁形术,想出奇不意地偷袭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,他那里会想到,张横区区四品的力量,早已获得了四品后期才可以拥有的大神通。所谓的遁形之术,对于张横来说,那完全就是小儿科的功法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思感竭力扩散,想把隐遁的张横找出来。这个时候,身周的空间微微一震,一种危机感骤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儿,找死!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大喜,猛地手一挥,那只铁爪暗芒暴逸,陡然咔嚓咔察地扭动起来,象是活过来了一样,就化为一道黑芒,猛地向波动传来的方向击去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自己已把握到了张横偷袭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鬼脸老者骇然惊呼:“不,这怎么可能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他确实是被震憾了,原以为以他的力量,可以清晰洞察对方的偷袭。那知铁爪击去,却根本没有任何感觉,仿佛那里仍是空荡荡的一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顿时把他震得心神摇荡,知道自己又是错算了一步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正是时,鬼脸老者的身后右侧,骤然传来了一声惊心动魄的异啸,同一时间,一道凌利的杀气,也轰然斩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大骇,知道自己中了张横声东击西的奸计。但是,他此刻却已是难已变招。上方的一只铁爪,正与那枚可怕的金印相持不下。下面更是有那支银枪狂彪而来,他的一只手拼命地正阻挡着它。

    另一只腾出来的手,因为被天蚕丝所缚,手掌的行动,大大地受了影响,根本难以在这电光石火间,招回那只击空的铁爪应敌。此刻,他是完全处于了挨打的处境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,去死,老夫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身处绝境,鬼脸老者怒吼,神情也刹那变得狰狞无比。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会被一个修为相差几个层次的小辈,逼到了必须生死一搏的地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一团极度耀眼的光芒,从鬼脸老者身上轰然蒸腾暴舞,他全身的气势,似乎猛地攀升了一级,整个人也赫然转身,朝着身后右侧陡地击出了一掌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!”

    此刻,张横正从虚空中浮突出来。手中握着巨阙,一刀狠狠地斩向鬼脸人。

    但是,刀势刚起,他的脸上也浮起了一道震惊之色。他也是没有想到,自己精心营造的有利形势,竟然还是被这老东西以恐怖的实力所破解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大神通瞬间挪移的情况下,一般的超级强者,根本来不出做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当时血族的那名老者,就是在措不及防下,被张横一击重创,几乎当场丧命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鬼脸老者,不但能及时洞察,还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,做出了反击。然而,张横现在已没有回旋的余地,他决不愿放弃与鬼脸老者一拼的机会。要是让他逃走,只怕自己今后的麻烦一卡车一卡车地,最也不会有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一声暴吼:“去死!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那座石屋门上的奇异字体,轰然星光暴耀,一道光柱轰然从天而降,把张横整个人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张横终于使出了最后的招数,引动了此处地杰星宫,与天上七十二地煞中地杰星煞的力量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动地摇,空间扭曲,一股如同是天崩地列的气劲赫然产生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天空响起了刺耳的异响,张横的巨阙终于承受不住鬼脸老者与张横强大的劲气,刹那化为了灰灰。

    这柄当年在倭岛名震天下的巨阙,已然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浑身剧震,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,已是几难在空中悬浮。

    就算他修为强悍,在遭到张横一连串攻击,此刻也已是强弩之末。不但受了重创,而且此刻已是近乎灯枯油烬。

    张横动用地杰星宫的神秘力量,岂是那么容易接下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的张横也是绝对不好过。汩汩的鲜血从嘴角流下来,脸色也是苍白一片在空中看起来有些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但是,目光扫过在下方的鬼脸老者,张横眼眸中再次腾起了杀机:“老家伙,死!”

    张横狂嘶,整个人却是轰然扑向了鬼脸老者。现在他要凭自己蛮神之力改造过的强悍**,与鬼脸老者,做最后生死一搏。

    鬼脸老者修为虽然变态,但玄门中人,除兵家修者,会以**做为修练的一种法门,其他各系各派很少有专门炼体之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鬼脸老者的力量全在术法上,要与张横的肉身相比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