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5章 两败俱伤
    彭彭彭!

    一连串闷响响起,鬼脸老者终于拼起最后的余力,击碎了身后的那柄巨阙宝刀。但已是真元耗尽,整个人也如同是殒石般摔向地面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张横却是怒吼一声,身似降世魔神,合身从空中狂扑而下:“去死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声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,张横就这么撞向了鬼脸老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鬼脸老者眼眸中露出了惊骇之色。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然而,他此刻确实已是再无余力迎击。陡地,他的眼眸里现出了一抹怨毒之色,身上猛然闪起了一团黑芒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两人终于撞在了一起,鬼脸老者惨号一声,整个人象是烂泥团一样,被撞飞了数十米,一下子摔趴在地,竟然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张横也是不好过,身体被反弹了数米,这才彭地摔落到地面,五官流血,一下子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利用蛮神之力改造过的强悍身体,张横把鬼脸老者一下子击倒。但是,在最后一刻,鬼脸老者,也是使出了拼命一搏之法,想以燃烧神魂来反击张横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已是到了强弩之末,竟然连神魂自爆都难以启动,最终只是形成了一道神魂冲击力。

    不过,以他百多年的修为,这道神魂冲击力也是无比的恐怖,让张横受到了一次可怕的冲击。以至张横也瘫软在了地上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“小张!”

    场中传来了惊呼。此时此刻,那边的激战已然结束,只是,场中多了一个人,连家老爷子也已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高台上,六名黑衣鬼脸人,一个个横七竖八地躺倒地面,个个血染衣衫,死相更是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,最终还是阿娇阿蛮和赵子强以及连老爷子四人成了最后的胜家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四人,也是个个受创,模样不忍一睹。全部瘫软在地上,几乎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至于两头海狒王和灵犀,也软软地趴在地上,昏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这是海狒王自张横从海底冥宫中,带出来后,受伤最严重的一次。不但全身的骨头都断了好几处,内腑也是受创,如果不是它们的身体实在是强悍。只怕早就毙命当场。

    灵犀也是这样,原本金色的身体,已然黯淡无光,显然是体内的力量已是完全耗尽。

    刚才所经历的那场战斗,可以说也是赵子强他们平生所遇到的最惨烈一战。如果不是他们所用的战技,完全出乎敌人的想象,根本不是寻常门派所使用的功法,说不定现在倒在地上战死的极有可能是他们,而不是七名鬼脸人。

    说起先前的战斗,确实是有几分侥幸。当阿蛮和阿娇以及赵子强三人,他们攻击六名鬼脸人时,随着时间的过去,这六人已渐渐地熟悉了他们的作战方式,顿时,原先僵持的战局,立刻扭转了过来。三人两兽以及灵犀这条灵物已完全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眼看他们就要落败,就在这个时候,连家老爷子也赶到了场中。看到高台上的恐怖场面,连老爷子已是心中大骇。但是,事情既然到了这个程度,他也是豁出去了,什么也顾不得,就准备向上冲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还没有举步,突然发现,台下还有一名鬼脸人,正盘膝而坐,似是受了重创,正在调息休养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连家老爷子对鬼脸人也是充满了怨恨。正是这些人的存在,让他这些天来,一直象老鼠一样,只能躲在暗处,不敢露面。甚至在见到自己女儿和张横后,也不敢出头相见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有便宜好捡,他那会有丝毫犹豫,立刻拿出了武器,趁那人正调息的当儿,一刀斩掉了他的脑袋,先解决了这个残兵。

    斩杀一人,心中的怨气也发泄了不少,连老爷子也总算有所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望望高台,再看看四周的环境,他的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稍倾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已然转身,跃到了高台不远处的一处石屋顶上。站在这里,可以看到高台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老夫就在这里玩玩偷袭。”

    连老爷子的神情陡地一凛,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在三品大圆满,修的是兵家武道。与台上六个鬼脸人相比,还差着很大一截。如果上去与对方硬拼,只怕对方随便一人,便可杀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想到了远程偷袭。做为连家的家主,他身上自然也藏着威力强大的兵器,在现在的情况下,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心念及此,连老爷子的眼眸陡地变得凛冽无比,手一翻,一件古朴的小刚弩已出现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小弩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而成,上面刻满了奇异的符号,一股犀利的杀气,散发而出,显然这张弩,曾经杀死过不少的人,这才会有如此浓重的血气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的神情更见严厉,双手握住了小弩,全身腾起了一层淡淡的青光。

    此弩名为天机弩,乃是他上一回进入盐苍弄后,从那个秘洞中所获得,应该是传自元古的一件大杀器。也是连老爷子如今最大的倚仗。

    此刻他全身的功力都灌注到了天机弩上,目光却是望向了高台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陡地,天机弩一声震颤,发出尖锐的啸声,朝着高台上一位鬼脸人射去。

    高台上众人激战正酣,那里会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。其中一名鬼脸人,正被两只海狒王缠得死死的,陡地感觉到危机来临,他心中大骇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已无遐应付身后的偷袭。鬼脸人陡地狂吼,手中一对日月轮拼尽了全部的力量,射向了面前的阿大和阿二。

    他这是真的拼了命,就算是死,也要拉上垫背地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阿大毕竟只是凶兽,打架全凭本能,鬼脸人的突然爆发,他那里还躲得过,顿时被日月轮砸了个正中,惨号着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阿二也是骇然惊魂,猛地转身,扑向了阿大。

    但是,它却犯了错误,在如此激战的情况下,另外的鬼脸人,那里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一柄飞链锤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背上。

    顿时,阿二怪嘶着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被连长城瞄上的鬼脸人,却也中了招,后脑勺刹那被小箭洞穿,整个人飞了起来,等落下地,半个脑袋早已成了一个烂西瓜,那里还会有命?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连长城的眼眸里蒸腾着汹汹的煞气,小驽再次转向,锁定了那个用链子锤偷袭阿二的那个鬼脸人。

    他的天机弩一次可以装两枚弩箭,射了一枝后,他可不想放过那个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撕裂空气的异啸骤起,弩箭狂彪而来,那个使用链锤的鬼脸人,还来不及变招,弩箭已从他肩头洞穿,几乎一下子就要了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人修为强悍,总算在间不容发之际,躲过了要害部位,这才算是逃过了一劫,但也是身受重创,几乎丧失了一半的战力。

    一下子一死一伤,鬼脸人这边的力量大减。赵子强等人大喜,立刻拼起全力反击,战况顿时扭转了过来,剩下的四名鬼脸人,已然处于了下风。

    眼看战况急转直下,鬼脸人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,更是想到了对面偷袭之人正是他们落败的关键,如果任是那人在不远处偷袭,只怕这场战斗已然是绝无胜算。

    立刻,那名重创的鬼脸人,就冲下了高台,向着连老爷子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此时自然不能弃了众人逃跑,在一连串弩箭的截击无效后,终于与那人硬拼一场。

    只是,那名鬼脸人纵然受创,但他的修为毕竟达到了半步四品,还是让连老爷子难以抵挡,最后,两人几乎是同归于尽。幸好连老爷子身上,有连家的一件护体宝甲,这才算是勉强留了一条老命。

    当他抬头望向高台,看到赵子强等人,也已结束了恶战。剩余的鬼脸人已惨死当场,三人却也只剩下了喘气的份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也不犹豫,拼命地向高台走去。想看看张横和最后一名鬼脸人这一战的最后结果。

    那知,等他好不容易爬上高台,正好看到了张横和鬼脸老者两败俱伤的场面,这才会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赵子强第一个反应过来,也管不了自己身上的伤势,连滚带爬地向张横那边冲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阿娇和阿蛮两姐妹,哭喊着就爬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等一众人来到张横身边,脸色顿时个个骇然之极。现在的张横,形象实在是太恐怖了,不仅浑身是血,而且身上多处的骨骼扭曲,气息更是微弱到了极点。似乎稍有不慎,就会魂消魄散。

    阿娇阿蛮俏脸变色,她们对张横的身体状况最是了解。这位曾接受过蛮神赐福的天子,他的身体本是无比的强大。就算是被外面世界的大卡车,迎头撞上,也不会有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他身体受到如此的重创,根本就是被一座小山给砸了一记。足见先前与那鬼脸人的硬拼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阿娇阿蛮那敢迟疑,连忙把几粒疗伤的丹药拿了出来,给张横喂入了嘴中。

    “老鬼,去死!”

    赵子强陡地怒吼,挣扎着站了起来,朝着鬼脸老者趴伏的地方走了过去,整个人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老大张横,竟然惨遭如此惨烈的伤势,赵子强是真的愤怒了。他也管不了什么,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杀了这个鬼脸老者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是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鬼脸老者的身边,也不看他那死狗样的惨相,举起手中长剑,就要把他分尸。

    “不要,赵大哥!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一个微弱而沙哑的声音,陡地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!”

    赵子强浑身剧震,整个人都猛地象中了定身法一样,僵立当场。

    续尔,他象是从梦中醒了过来,又是发出了一阵欢呼:“张少,张少,你醒过来了,谢天谢地!”

    赵子强已然听出那沙哑的声音正是张横所发,这让他立刻明白,张横醒过来了。他顿时惊喜若狂,那理还会理会地上的鬼脸老者,拼尽全身的力气,就朝张横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果然,张横此刻已被阿娇和阿蛮扶坐了起来,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四周众人。只是,当他看到赵子强正要举剑斩杀那名鬼脸老者,他的脸色不由大变,连忙喝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,您醒过来就好,您醒过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子强兴奋的语无伦次,不由一下子扑到了张横面前,跪地大哭大笑,形如癫狂。

    “嗯,赵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看到赵子强和阿娇和阿蛮都在场,又看到了一名感觉陌生却又有些眼熟的老者,也坐在自己身边,他一时却有些发愣。感觉上这老者似乎很熟悉,可就一下子想不起来他是谁。

    正寻思着,突然,一声长笑传来:“哈哈哈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。想不到小子你竟然在这里,看老夫今天如何把你锉骨扬灰,哈哈哈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