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8章 心灵之语
    “张横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小青第一个冲上了高台,立刻看到了上面那惨烈的一幕,顿时惊呼,朝着张横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刚奔出几步,她立刻看到了坐在张横身边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啊,父亲,您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小青顿时惊喜交加,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,失踪了这么多天的父亲,竟然出现在此。

    “青儿!”

    连长城身形轰然剧震,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,一对老眼里刹那热泪滚滚,哽咽着青儿的昵称,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,小青是他唯一留在世上最牵挂之人。这次前来探险,原本已是生死渡外。那知现在还能再见到女儿,让他心情激动之极?

    一时间,父女两人抱头痛哭,小青喃喃地说着,却是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等稍稍醒悟过来,当她向张横扑去的时候,却被连长城一把拉住:“青儿,张横伤得很严重,先不要碰他。”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小青一声惊呼,这才看清张横的状况,又是不由一阵尖叫,俏脸变色:“张横,张横,你不能有事啊,张横!”

    她确实是被张横此刻的形象被震骇了。张横满身是血,好几处地方,还是骨头扭曲,显然已是骨折变形,看起来确实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小青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,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:“张横,我对不起你,如果不是我要你陪我一起寻找父亲,你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,张横,张横,是我的错,是我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此刻的小青,心中悲痛不以,也是悔恨交加。她宁愿所有的伤,全部落在自己身上,她也绝不想看到张横成了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“青姐,我没事的,这些全是外伤,很快就会愈合。”

    张横望着小青,听着她那翻发自心灵的话语,不由也是眼眶中腾起了**辣的东西,心中更是感动不以。这些话,都是小青发自内心,最真切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!”

    张横怜惜地伸出一只手来,轻轻地爱抚着小青的柔发:“我怎么会让你来承受,如果真有这样的事,我愿意用我的命来保护你,也绝不会让你受一点伤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娇躯剧震,那里还忍得住,一下抱住了张横的胳膊,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,已深深地震憾了她的心灵。有张横这句话,她感觉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,即使是此刻马上死了,也不会再有什么遗憾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和女儿,连长城长长地舒了口气。心中更是欣慰之极。

    有婿如此,夫复何求?

    看到女儿有了一个好郎君,这何尚不是世上做父亲最高兴的事?

    “张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徐恒以及娟子等人都奔上了高台,远远地就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本该与小青一起到来。不过,当他们奔到高台下的时候,看到了台下的那具被斩首的尸体,又看到这人掉了的脑袋,竟然戴了一个鬼脸面具,翟志超不禁脸色大变。立刻阻止了所有人,先是把那具尸体给处理了。这才与大家上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还让徐恒和娟子,把所有的手下,都约束在了高台下,不允许任何人上台。

    看翟志超如此的慎重,众人心头满是狐疑。但看翟志超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也只好心里闷着个闷葫芦,跟他走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地与张横打招呼,张横颌首为礼,一时也无法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现在张兄弟受创很重,正在疗伤,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,眼神中却是多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敬畏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早已看到了台上横七竖八躺倒一地的人,以他的目力,立刻看出,地上的六名鬼脸人,尽皆是一流的高手,修为全在半步四品左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位白发苍苍,看起来象是受了重创昏迷的鬼脸老者,竟然是位达到了四品中后期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这让翟志超心头大震。一名四品中期的超级强者,加上六名半步四品的一流高手,竟然全部被张横的这几个人打趴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那么,张横这个人他到底凭什么力量,才能做到这些?

    一时间他也完全被震动了。就算出身炼丹世家,他也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功法或丹药,能让人在短时期内力量暴发,甚至跨越几个等级与敌人做战?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也不再犹豫,走向了那几具尸体。细细地察看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越看翟志超的心头越沉重,这些人死法各不相同,连他的经验,也看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当他最后来到那名昏死在地的鬼脸老者,他的心头更是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老者完全只差了一口气。不但全身的骨骼全部粉碎,而且内腑也是处处重创。甚至神魂都在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以他四品中期的修为,竟然被人弄成这样,当时他所承受的攻击该有多强大?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情况,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无法救回他一条老命了。

    翟志超心中的惊疑已是无以复加。他现在是越来越搞不懂,当时张横到底是使用了什么样的神奇功法,才能把这样的超级强者,伤成这样。以翟志超的认知,就算张横当时是以神魂自爆,也绝不可能产生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翟志超终于站了起来,手一挥,一张油布,已把这六个鬼脸人都覆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不让徐恒以及娟子的人马,上这高台来,就是不愿更多的人看到这些鬼脸人,以免神秘组织的事情,透露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鬼脸人的尸体,该如何处理,就等张横伤势有所恢复,到时让他来决定。

    “啊,大哥,您竟然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连长河也走上了高台,突然看到连长城,不由大喜过望,猛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先前带着一众连家弟子,追蹑宋长风等人。连家最擅长武道箭技,先前一箭震摄宋长风的那人,就是他所发。

    因此,连长河也不客气,就追着宋长风,想把他们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宋长风早已是惊弓之鸟,却哪里还会停留,趁着夜色,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连长河追了好半天,却没有搜索到对方的行踪,最后无奈地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连长城竟然就在高台上,确实是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从当日连长城所留的遗言,连长河以为,今后是最也见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长河!”

    连长河此刻的伤势也有所恢复,张横身上所带的一些疗伤圣药,虽然不能与翟家相比,但确实也是不凡,尤其是所用的药才,都是他从历险的古迹秘地所获得。那可都是真正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不要说炼成药丹,光是那些药材组合起来,也足以比拟一些江湖中所谓的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两位老兄弟再次相逢,都是感慨万千,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是连长城有所恢复,阿娇阿蛮以及赵子强,也已创伤有所回复,甚至连两头海狒王也已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阿大阿二确实是天生异禀,虽然遭到两位半步四品的强者攻击,身上的骨头都折了好几根。但是,服了伤药后,就开始恢复,半天下来,已是能爬起来活蹦乱跳了。

    至于灵犀,它在失去战斗力后,早就被张横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,百美图所在的那片山崖,是它如今修练的好地方,百美散发的魂力,可以帮它提高修练的速度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次百美不能出来,不然,这场战斗可能就要轻松的多,不会所有人重创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百美每次出来,都会损耗大量的能量,而且,在无法补回这些能量之前,根本不能走出江山社稷图。

    而先前在盐苍弄的槐树林,她们刚为了对付那些血蝙蝠,就强行出来一次。现在却是无法帮忙了,所以,张横当时并没有招唤她们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,等待着他创伤恢复,一时间,场上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,到了最后,谁也不敢出声,生怕打扰了张横的治我疗伤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。突然,张横全身腾起了一圈彩光,一股强悍的威压,也刹那弥漫四周。

    “醒过来了,醒过来了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,人人振奋,个个激动。

    此刻,再看张横,果然与先前的惨样不一样了。不但身上的骨折,已然消失,竟全部回复了正常。而且,大家也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张横身上那股澎湃的力量,正轰然旋转。所有人都有了一种错觉。仿佛现在的张横,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大旋涡,以他为中心,四面八方的元气,正疯狂地向他汇聚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颤,大家都是玄门中人,而且还个个都修为不低。因此,他们对修练的场面,都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此刻的表现,却实在是让大家震憾。无论是谁,平生都没有见到这样疗伤的情形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全部惊呆了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更加骇然的事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阵异响响彻,一幕让所有人完全震憾的情形,刹那出现在了这片高台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