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9章 警兆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的全身猛地爆起了一团星光。与此同时,身后那座石屋,也轰然一震,石门上面那四个奇异的字体,陡地象是活了过来,一阵极光暴耀,一道光柱就完全笼罩住了张横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更急,星芒更炽,一个伟岸的巨大身影,从张横身后浮突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尽皆浑身剧颤,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但是,让所有人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异啸乍起,张横身后那伟岸的身形,似是做出了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的动作。刹那,星光闪耀,丝丝的星辉,也从伟岸身体散发而出,把四周的每一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啊,神之显灵,竟然是神之显灵!”

    场中所有人惊呼出声,他们猛然反应了过来,包括翟志超在内,一下子都想到了古籍中记载的神之显灵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做梦也想不到,张横就是得到神支庇护的人。而且,在这一刻,每个人都感受到了,包裹自己的那团星辉,丝丝地渗入了自己的体内,让身体仿佛被温暖的春日阳光所照耀,说不出的舒服和通畅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都沉陷在了这样奇异的感觉里。

    “嗯!就算这是福利吧!”

    安坐在石屋门下的张横,脸上露出欣然之色。此刻显现的现象,其实与先前吓退冯泰然的手法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先前张横已是重伤,在引动此地的地杰煞星之力后,却只摆出一个空架子,虚有其表,却完全是吓人的纸老虎。

    但是,如今张横伤势有所恢复,自然已是可动用地杰煞星的之力,所以,他把地杰煞星的能量,引导到了场中,要让众人也得点好处。

    说到底,地杰星煞的力量,只能引导,一旦离开这里,张横就根本无法借用。张横也就借此来个顺水人情,让所有人都得些实惠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思感已探入自己的体内,细细地查看起了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上,露出了一抹欣喜。此时此刻的体内,完全没有了先前狂暴的真元乱窜,真元的流转,已然变得非常的顺畅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刚才折断的骨头,也早已复位,基本复元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大喜。大还丹不愧十大金丹之一,半粒大还丹,加上地杰煞星之力,他的伤势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几乎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星光明灭,空间微漾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团奇异的星团,终于缓缓地消散,正沉浸在那奇异感觉中的人们,也慢慢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一个个清醒,看到笑眯眯站在面前的张横,不禁都是神情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神光焕发,那里还有受创的痕迹。他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,完全恢复了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头震憾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当他们内视自己的体内,更是惊得目瞪口呆。如今每一个人,似乎都有了别样的感觉,身体就如同是被洗涤了一遍,原先许多无法领悟的难题,在这一刻竟然都有了一种奇妙的感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象是被当头棒喝,真灵灌顶一样,七巧玲珑心,猛地贯通了一窍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本是绝少可能,就如同是传说中的顿悟。但是,在那一刻,却发生在了自己身上。一时间人人惊呆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也立刻醒悟过来,想想先前张横展示的神支显灵,他们现在还有什么可怀疑。在这位神之庇护的少年面前,发生任何怪异现象,也算不得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场中欢呼一片。现在,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,已然完全不同了,多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敬畏。

    张横微笑,与众人打了个招呼,已是走向了翟志超用油布覆盖的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走到跟前,张横手一挥,身边刹那腾起了一团雾气,把他和油布全部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会忘了那些鬼脸人,尤其是最后那名被自己搏命一击的鬼脸老者。他要从这些人中,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先前赵子强要杀那人,却被张横阻止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以鬼脸为标志的神秘组织鬼宗,突然再次现世于人间,这些仅仅都是当时翟志超所言,但张横却根本不知道对方细底。

    这一次虽然让鬼宗之人,全军覆灭,张横心中却是丝毫没底。特别是翟志超所说,鬼宗行事不择手段,对敌更是狠辣无比,动不动就是灭人全家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什么孤身寡人,他必须为自己的家人考虑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手一挥,地面上的油布已然飘了起来,落到了另一边。七名鬼脸人赫然出现在了眼底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迟疑,已走到了鬼脸老者面前。她一眼扫过,以他的思感,立刻看出,只有这个老者,才有气息,其他人都已是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蹲下身去,把老者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!”

    老者突然被人拉动,原本已是昏睡的状态,陡地有了变化,竟然惊呼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睁开眼,看到面前是张横,顿时勃然变色,但他却一时你你你地你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哼!老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神情凛冽一片。他根本不想与老者多说,已然指尖轰地一下,点在了老者的眉心。

    因为,张横发觉,这老家伙的神魂正在消散,他突然的苏醒,根本就是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老家伙修为实在是太强悍,潜意识里还想着要复活,只怕他早已一命乌乎,那里还能坚持到这会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再也不会留手,他需要从老家伙身上,得到更多的鬼宗之秘,所以,他已是使出了一种上古秘法:摄魂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血芒闪过,鬼脸老者陡地浑身一震,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:“你,你,你竟然使用邪法!”

    摄魂确实是正派人士眼里的一种阴邪之术,因为,它能摄取神魂中所有的记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为了得到鬼宗的信息,张横那里会管这些。他本身就是任性而为之人,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。行事仅凭一个问心无愧。对于鬼宗这样邪恶的组织,他自然是无所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听到这老家伙竟然说出什么邪术,他还是感觉非常好笑。也许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说这句话,但是,以鬼宗的行为,竟然也说这样的话,这岂不是一个大笑话?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理会他,全当老家伙是在放屁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的眉心也闪起了一个血色的旋涡,刹那与老者眉心那一点暗芒形成了一条血色通道。无数的符号和影像,已从老者眉心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老者惨号一声,终于不甘地一歪头,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怨毒。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以他达到四品中期的力量,竟然会死在一个小辈手中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。老者残留的记忆,确实是让他心中无比的震动,他终于明白了鬼宗这个神秘组织的一些来历和现在状况。

    其中特别重要的是:他获得了鬼宗对于他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不错,谢卫兵确实是鬼宗之人。不过,谢卫兵却也是鬼宗的判徒。他在埃尔岛实施了一个任务后,在回途中突然失踪。

    鬼宗这些年一直在调查,直到前段时间,查出了一个结果,这个判徒竟然逃入古苗的深处,已然当起了一个逍遥王。以至于这么多年,都毫无消息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鬼宗的人找上门去,却那里还能找得到,只看到了原先的古苗后人,重掌古苗,成了新苗王。

    鬼宗虽然强大,却也不愿与古苗整个族群为战,古苗如今的实力也绝对不可小觑。他们暂时还不敢与古苗公开为敌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也查到了谢卫兵之事,与古苗的新巫神张横有关。所以,张横却是成了他们报复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次的鬼脸人,虽然不是特意找上张横而来,纯属巧合。但既然看到了,那就顺手解决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要追杀张横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让张横欣慰的是:从老者的记忆中,鬼宗的这次追杀令,并没有要灭张横全家这一条。

    显然,鬼宗这么多年的积累,还不敢在俗世公然肆虐。他们之前所杀的那几家,都是玄门门派或世家,震动的只是玄学界。要是连世俗的普通人,也敢大开杀戒,那就会成为真正的公敌。他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胆量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总算松了口气,只要家人不受影响,他确实是安心了。尤其是这次把鬼宗的人一网打尽,这些人就算知道杀他们的是谁,却也无法把消息传送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就在他对老者摄魂之际。突然,一点血光,陡然从老者的手心闪起。紧接着,那抹血芒刹那消失在了空间,仿如是撕裂了空间,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全神贯注在接受老者的记忆,那里会注意这一细微的变化,所以仍是未知未觉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还于此地的地杰煞星有感应,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睁开眼来,可是,那道血芒早已消失,他根本没看到先前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茫然地望望四周,却是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地杰煞星会有一种警兆传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